卷十二 全省统考 -Quiz 135- 信号中断!?

  又一面玻璃被打破。
  
  苗悦莘的蛇舞卷破了金奈奈的好多镜子,在地上灵巧地游动,可是专注考试的考生们都没能发现它的存在。
  
  那条蛇不怕光,金奈奈的技巧全都对蛇没用。
  
  『哈哈哈,临仙的女生,看看你还能保持从容不迫的样子吗!?』苗悦莘亢奋的要死。眼看蛇舞就要攻破金奈奈的最后防线,她露出了胜利的邪笑。
  
  而金奈奈还是睁着大眼,一副没事的样子。
  
  因为她想自己的任务就是把答案告诉梦明,现在反正她都快把题目答完了。
  
  还剩下一道论述题。
  
  一定要坚持住,坚持到答完。即使看见梦明似乎敌不过丁墨,也要帮梦明到考试结束的最后一刻。
  
  『别挺了,你的镜子全都没了!你最后一题论述题的20分就全交给我吧!』
  
  苗悦莘无比嚣张,她令蛇赶紧去咬金奈奈,让金奈奈昏过去无法考试。
  
  蛇凑过来了,金奈奈抬脚踩它,可是它一一闪过。
  
  『不用挣扎了。没了镜子的你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生。』
  
  其实金奈奈是一直听梦明的,没有用镜子向苗悦莘动手,而是一直在保护着自己,才会让苗悦莘这么嚣张。她现在想,如果老早就对苗悦莘使用天使的哈哈镜,苗悦莘才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没错,只要对苗悦莘那个人使用哈哈镜,就根本不用管她的那些毒物了。
  
  可是现在……
  
  镜子都没了。
  
  真是倒霉。金奈奈这么想。
  
  蛇又向她咬了过来。
  
  难道真就这么完了?
  
  论述题的20分……得不到这20分的话,自己的成绩不就又要落后一大截?
  
  会给妈妈骂的啊。
  
  不止如此……
  
  还有梦明呢?
  
  如果自己拿不到这20分,岂不是让梦明的考试更加费劲!?
  
  梦明对自己一直都充满信心,考前还对自己说过:“你没问题的。”
  
  既然梦明都这么信任自己,怎么能让他失望了!
  
  他曾说过,一定要考进全省前十!金奈奈想起,当时在那病房里,在外头听见的梦明那种气势,还有曾见过的他所做的努力……
  
  虽然那天金奈奈没有走进病房,但她知道梦明和司马曜一之间的事,她完全理解梦明的目标!
  
  绝不能让梦明的辛苦白费了,要坚持写完这最后一题!
  
  没错,必须对苗悦莘使出天使的哈哈镜,才能停止蛇舞的攻击。
  
  可是……手上已经没有用来攻防的镜子了。
  
  ——没了镜子的你,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生。
  
  ……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生?
  
  女生……
  
  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女生而已?
  
  才不是。金奈奈不愿承认。她相信,自己绝不会是普通的女生,弟弟陈斐曾说过,自己是最强的C类生!
  
  她是最强的才对!
  
  是的,自己绝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不但要把全部分数都拿到,还能保护梦明!!
  
  顿时,一滴眼泪,从金奈奈的大眼中滴出。
  
  『怎么?』苗悦莘一惊,『吓哭啦!?』
  
  才没有呢。
  
  这滴眼泪……不,这不是眼泪……!
  
  这是一颗……
  
  天使的水晶球啊!
  
  近午的阳光从窗口射入,照耀在这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球上。
  
  明光四射。
  
  ——天使的哈哈镜!
  
  ……
  
  苗悦莘趴下了,蛇舞停息了。
  
  金奈奈坚持住,提笔写完了最后一题。
  
  苗悦莘真没想到,金奈奈没了镜子也能继续考试。
  
  现在她一定愿意承认金奈奈不是普通的女生了吧。
  
  金奈奈自信地整了整眼镜,舒了口气。刚才她只不过是突然想起之前在梦明病房外,听过许诃所说的一个“古老的说法”,而苗悦莘又当她是普通的女生,正好给了她提示。
  
  金奈奈笑了——
  你知道吗?眼泪,是女生最强的武器哦。
  
  
  
  哲学考试结束。
  
  试卷全被收走,考生们纷纷散场。
  
  梦明依然坐在自己的D203,默默地低头望着桌面上留下的刀痕,和好多个大洞。
  
  有监考人员催他离开,准备封锁考场以备下一场考试。而梦明似乎没有听见,一直就这么坐着,坐着。
  
  偏过头,丁墨已经不在了,那边只剩下一地的纸屑。它们没有火焰,无法飞起。
  
  梦明的身体已经逐渐恢复了,可他却挪不开一步。
  
  ——“抱歉,看来我们的考试只能暂时中止了。”
  
  这是丁墨临走前对梦明说的话。
  
  因为刚才考试期间丁墨收到了奇怪的消息,说AB楼那边,云丰的徐鹤君和姚颂,还有几个厉害的LC考生被不知什么人破坏了准考证,同时绍庭也有些拔尖的L类生遇害。
  
  虽然梦明根本不想管那些,只想一心赢下丁墨,但丁墨却已无心应付梦明。
  
  『可恶……』
  
  梦明的挑战,就这样被中止了……?
  
  “可恶……太可恶了!!”
  
  梦明咬牙用力敲着桌子。他就是要证明自己的实力,自己比丁墨强!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赢,机会就此失去了。
  
  他不知道该埋怨谁。
  
  怨外界?梦明很清楚,如果什么意外也不发生,再照那样考下去,输的人是梦明。
  
  怨自己?自己修炼不到家……可是自己还存在无限的可能性,不一定就会输啊!!
  
  他又敲了一下桌子。
  
  监考人员又来到D楼二层,把梦明撵出了考场。
  
  
  
  考区的信号管理处,徐鹤君和姚颂,还有各位准考证被损坏的考生聚在一起,在和管理人员谈话。
  
  “这一定是人刻意所为。”徐鹤君冷静地说,“我代表在此的所有考生,要求归还我们的考试资格。”
  
  管理人员也愁。
  
  所有被破坏的准考证都无法修复,是信号器核心被破坏了。遇害的全是成绩优秀的考生,所以光看这现象,任谁都觉得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再加上从第二场考试开始,就在阳旭的高灿飞和部分考生身上发生了此类事情。所以考生们要求归还考试资格的事情,也是合情合理。
  
  可是……
  
  “可是……考场规则已经明确地说明,信号消失的考生就失去考试资格。这个我……”
  
  管理人员很难办,毕竟他的主要工作是负责信号掌控,他说的话并不能算数。
  
  “所以我给你们联系了主监考,他来了。”
  
  考生们转过身,只见绍庭科技大学考区的主监考走了进来,是一个颇有气派的领导型男士。
  
  主监考说:“我知道你们的要求了。”
  
  “我们还要求考区负责调查这件事情的真正原因。这完全是监考的漏洞。”徐鹤君说。
  
  “抱歉,我只说我知道你们的要求,没说答应。”
  
  所有考生愣了。
  
  他不答应!?
  
  主监考神情严肃地,用低沉的嗓音铿锵有力地说:“虽然你们的准考证坏得很离奇,可是我们在监考上也并没有任何失误,而且发下的准考证全经过严格检验,也都是合格的。”
  
  “那又如何?有人破坏了我们的准考证!”
  
  “是谁?”
  
  “呃……!”
  
  考生们呆住了。
  
  “我说过了,我们的监考清清白白,没有发现舞弊行为,更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你们的准考证是被他人刻意损坏。”主监考义正辞严地说,“准考证信号消失,考生就失去考试资格,这是规则!”
  
  “可是你们不管不可抗因素的吗!?”
  
  主监考说:“当然管,只要你能说出原因。现在既然你的准考证是人为破坏,那么就请你抓到那个人,找到证据或让他承认。这样我们才能名正言顺地归还你们考试资格。”
  
  “……”
  
  “可你们全都说不出原因和凶手,我是否能认为是你们自己考试没考好,而故意弄坏了准考证,得到一个不想考的理由呢?”
  
  “……你!”一向冷静的徐鹤君有点恼怒了。他想冲上去揪住主监考,还好被姚颂拦住。
  
  “我还是这个意思。”主监考闭上眼说,“我们的监考没有纰漏,没有看到考场里有什么犯人。你们想要拿回考试资格,请提供犯人的证据。”
  
  
  
  大海广阔无边,海风中的苦味仿佛更加浓郁了。
  
  海浪依旧那样拍打着礁石和沙滩,但沙滩边一个考生都没有,浪花声只显得孤寂。
  
  梦明独自坐在椰林的尽头,海岸的崖边,双眼呆滞地望着大海。
  
  总觉得,大海的颜色变得愈发浑浊了。
  
  “你已经坐了两个小时了。”叶玲的声音从梦明身后传来。
  
  梦明没有搭理,他心烦着。
  
  “考试还没结束哦。”
  
  “我知道啦……”
  
  叶玲能够体会梦明的感受,知道他现在真的是很郁闷很郁闷,都不想继续考试了,所以才跑来这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独自静静发呆。
  
  “那么你决定怎么做?”
  
  “没决定。”
  
  叶玲想问梦明是继续考呢,还是放弃考试,和那个魔术师走。可是梦明却根本不知道考虑了些什么东西,只是一个劲发呆。
  
  “好吧……如果你决定不考,放弃了你的同学们的话,那我也不说什么了。”
  
  “什么意思?”
  
  放弃同学们?
  
  自己的成绩如何,都不会影响到同学们的成绩啊,顶多是个校排名而已。
  
  “呵呵,你不会没听说徐鹤君和姚颂,还有高灿飞他们全都被破坏了准考证吧?”
  
  因为求胜心切,梦明一直都没太在意这件事情。
  
  他便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除了他们,还有许多成绩优秀的C类生、L类生和他们一样。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故意所为。”梦明的判断还是很正确。
  
  “那么继他们之后,就该轮到丁墨了吧,然后还有临仙中学、观棠中学的考生了吧。”
  
  “什么?”
  
  难道说,今天和自己考试的丁墨,还有临仙中学和观棠中学的考生,也将会遇到同样的事情!?
  
  不说高灿飞,就连徐鹤君和姚颂都在考场上遇害,那么这作俑者的实力,一定很不简单……
  
  叶玲知道,这场考试,包括这个考区,都是有人刻意安排的阴谋。
  
  “诸葛梦明,你会怎么做呢。我事先说明,我可只会保护我的同学哦。”
  
  听了这话,梦明沉下心来。
  
  看起来的确像是故意安排了这个考场,让省重点的优秀考生进来,然后破坏他们的考试……
  
  ……丁墨也会成为目标?
  
  照着么说来,成绩好的考生……
  
  金奈奈,周纶羽……
  
  他们也会被害?
  
  对方是能让徐鹤君和姚颂都抓不住的敌人啊。
  
  还有……
  
  小巧,许诃,白玖……
  
  他们都是L类生,被一下破坏了准考证的话……岂不是……
  
  之前梦明还在犹豫。
  
  他弱,所以理应跟司马曜一走;
  
  但让他突然就这么改变一切,他很不情愿……
  
  明明已经离开了家庭,现在又要让他离开另一个家庭?
  
  这太难做到了。
  
  直到叶玲刚才的话,才让他注意到了那件事情。
  
  以前的家庭,梦明完全没有力量拯救。而现在的家庭里的同学们正面临危险,自己该怎么做?
  
  现在的梦明,是否还会就这么逃走?
  
  “我不会放弃考试的……”梦明说。就算是为了自己,也要考完试,等全部的成绩出来再说。他想的没错,即使他决定离开,也应该先考完这一场试。
  
  但是否该为了同学们,为保护好这场考试及各位的成绩尽一份力呢。
  
  他当然知道,他还有力量的。
  
  虽然现在的梦明依然是一脸彷徨,但仿佛有一种羁绊,让他仍留在考场,无法离去。
  
  “考试还没结束。”叶玲远去了,带着平和的话语,“就看你的了,诸葛梦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