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3节

“我想嫁谁,还轮不到陈夫人插手。”陆清竹起身,离陈夫人只有两尺的距离,眉眼间蓦然间生出一股凌厉来:“还有,我娘亲是上了宗谱的正经妾室,我从不觉得自己庶出的身份低贱。宫里的娘娘们除了皇后都是妾室,皇子公主们除了太子都是庶出,可照样是万人之上。所以,陈夫人您还是慎言,免得祸从口出!”

陈夫人被陆清竹的气势吓懵了,坐在凳子上半天说不出来了,等陆清竹出了凉亭,才一个劲的拍着桌子,骂她贱蹄子丧良心。

陆清竹停下脚步,回首看着陈夫人不顾形象的怒骂,沉声道:“这里是高家,陈夫人若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就别在这里吵闹,没得失了体面!”

陈夫人被气的厉害,听陆清竹这么一说,更是火大了,三两步走过去,扬声道:“你想息事宁人?我偏不,我倒想让人都看看,你一个小小姑娘就生了攀龙附凤的心,嫌弃我陈家门户小,要进宫当娘娘去!”

听到陈夫人高声言语,明珠脸色涨红,见周围已有过往的丫鬟小厮往这边看,怒道:“陈夫人,你胡言乱语什么……”

陈夫人呸了一声,化着浓妆的脸此刻看起来狰狞无比:“什么我胡言乱语,我分明说的实话,你家小姐眼光太高,旁的人看不上,要进宫当贵妃娘娘呢!”

当年皇上年近六十,做陆清竹祖父都绰绰有余,任谁家姑娘也不会想要进宫去当什么娘娘。陈夫人故意将话说的这般难听,明珠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偏偏拿她这样不要脸的行径没办法。

陆清竹从不曾想,陈夫人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向来自诩高贵的身份,现在却闹得面红耳赤,跟市井刁民有什么区别。

看着陈夫人泼妇般的样子,陆清竹再好的脾气都化作怒气,语气也不再温和:“陈夫人,你当真要在众人面前撕破脸皮吗?这于你们陈家没好处!”

陈夫人现在不管不顾的,只要把陆清竹名声搞臭,以后看谁还敢上门提亲。

“你不是不想嫁人吗,那我帮帮你啊!”

陈夫人的举动,已经引起不少人注意,那边已有客人好奇的往这边看,陆清竹恨不得一巴掌拍在陈夫人脸上。

正欲开口,身后不知何时出现几道人影,浑厚低沉的声音徐徐传来:“这位夫人大庭广众之下对一个小姑娘说出那样难听的话,实在有辱斯文。”

说话的人一身湖蓝色锦袍,剑眉星目,面如冠玉。

身旁的少年更是身穿银纹镶边衣袍,头带玉冠,气质斐然。

陈夫人愣了愣,眼前的几个年轻人锦衣华服,一看就是身份尊贵的贵人,她唯一认识的只有跟在两人后头的高家长子高嘉行。

听闻盛兰舟的话,高嘉行只觉丢脸,自己府里发生这样的事,让两位贵人看到,实在是面上无光。

“陈夫人,我母亲与婶娘在花厅,您赶紧过去喝茶吧!”高嘉行忙朝陈夫人使了眼色,盼着她有自知之明赶紧离开。

然而陈夫人却被那两位少年吸引了视线,想起自己娘家还未婚配的侄女,心下有了主意,小声问高嘉行:“这两位是哪家的公子?可否婚配?”

高嘉行瞬间说不出话来,见盛兰舟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只能硬着头皮介绍:“这两位是皇长孙和顺安王府的世子。”

陈夫人脸色惨白,听到二人的身份,什么心思都灰飞烟灭,膝盖一软就跪在地上:“臣妇见过皇长孙,盛世子。”

“陈夫人是长辈,不必行此大礼。”懒洋洋的声音带着一丝嬉笑,正是皇长孙封珏。

陈夫人的公公曾是皇上老师,虽无诰命,可也算长辈,见了他们本不用行跪拜礼,可她吓得腿软,跪在地上起不来。

封珏面露嘲讽,暗道一声欺软怕硬!

高嘉行见此,忙让奴婢把陈夫人搀扶起来,送到花厅去。

看热闹的人听说了封珏与盛兰舟的身份,这才小心翼翼退到远处,不敢喧哗。

第4章 解围

陆清竹见几人衣着非凡,气质出众,就猜到地位尊崇,没想到竟是皇长孙与顺安王世子亲临。

皇长孙是天之骄子,尊贵无比,她私下里也听高月言说过一些皇家的事。

当今皇上年近花甲,共育有九子两女,两位公主倒是平安长大,皇子们却因各种原因,长大成人的只有五个,大皇子占嫡占长,十几岁就封了太子,娶了高家嫡长女,便是高月言的姑母。

剩下的四位皇子也陆续封王建府,除了九王爷,都已成婚。但除了太子,别的王爷们生的都是女儿,这个诡异的遗传至今让人费解,以至于皇长孙这个独苗自小被皇上皇后亲自抚养,眼看着到了娶亲生子的年纪,才偶尔放他出宫来走动。

能和皇长孙结交,那位盛世子的来头,自然也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