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6节

他依旧还风轻云淡的模样,手里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明明是画中仙,做的却是如此血腥的事。

陆清竹心尖颤了一下,虽然吓了一跳,但面色还算镇定,那个盗贼一看便是惯偷,不知道偷盗过多少银钱。

按照本朝律例,屡次偷窃财物,当罚一年牢狱,他如今盗窃伤人,本就是罪有应得,本朝律法严明,少了根手指头也算给了他教训。

这边的动静,很快惊动了远处巡逻的士兵,紧赶慢赶的跑过来,看着这一幕纷纷傻眼,为首的士兵皱着眉,看着地上疼的死去活来的人,和旁边抱着孩子哭的撕心裂肺的妇人,冷声道:“发生什么事了?你们谁伤人?”

目光落在拿着剑的叶秋身上,又见周围的百姓指指点点,很快就明白了,但是瞥见旁边那个似笑非笑的男人身上,质问的话又咽了回去。

这些人都是人精,见眼前人打扮贵气,气质出众,许是宫里出来的大人物。

平日里的横行霸道也收敛了,客气的拱了拱手:“不知您是哪家贵人,这人犯了何事,劳您出手?”

本来那士兵也只是照常问上一问,没打算让这位气质非凡的年轻公子回答。却不想他丝毫没有隐瞒,淡淡道:“我姓封,家中行九。”

封姓是天家皇姓,行九的只有……

为首的士兵瞬间抬头,惊讶无比,竟是要屈膝跪下去,被叶秋拦住。

他摆摆手:“别行礼了,这人盗窃伤人,带回去给你家提督处置。”

“是。”士兵的态度瞬间变得恭敬无比,心里暗叹这小贼也是倒霉,竟然遇见这尊大神。又弯腰拱手,把那受惊的一对母子安抚好,才让手下人架起那个浑身鲜血的小偷离开。

陆清竹听那男子自报家门,发现自己的猜测得没错,他竟然真的是当今皇上幼子,九王爷封景澜!

陆清竹心里惊诧着,视线停留在封景澜身上的时间就长了些,略显昏暗的灯光照亮他丰神俊朗的面容,唇边一抹浅淡的笑容将深邃立体的五官,衬托得更加俊美。

周围围观的百姓本来准备看热闹的,可看封景澜杀伐决断,一句话就见了血,纷纷绕道走了。

封景澜出来醒酒的,遇见这么一件糟心事,便没有兴致再喝酒了,吩咐叶秋打道回府。眼角余光却瞥见一个身穿红色罗裙,艳若桃李的小姑娘盯着自己看。冰肌玉骨,眉眼盈盈,白净的小脸上没有恐惧,也没有倾慕,而是带着……欣慰。

封景澜停下脚步,也盯着陆清竹看,薄唇轻扬,似笑非笑:“小姐可是对我刚才的处置不满意?”

陆清竹回过神来,忙福身行了一礼:“当然不是,那盗贼行凶伤人,罪有应得,小女子觉得您恩怨分明,处置的公平公正!”

“是吗?”封景澜好看的眉峰微微一挑,还以为自己听岔了。

这小姑娘胆子挺大呀,别的女子见了这么血腥的场面,早就吓得花容失色哭哭啼啼了,她竟然还有勇气跟他对话?

正要问一问这是哪家的姑娘,身后有了响动,几个身着常服的侍卫拿着剑过来,封景澜转头就见到了神色焦急的盛兰舟。

“王爷,您没事吧?”

封景澜也没计较他的称呼,无所谓的笑笑:“无事,出来醒酒,帮九门提督抓了个有违律法的小贼。”

盛兰舟松了一口气,不经意的看到了陆清竹,微微怔了一下,随即露出笑容来:“陆小姐也在。”

第9章 来意

陆清竹突然看见盛兰舟显然也是十分惊诧,他一身月白,风清温雅,俊朗无双,想起上次在高家他出手相帮的事,陆清竹不自觉的弯了唇角:“是。”

盛兰舟展颜一笑,眼底有细碎的光:“你如何会在这里?”

陆清竹道:“我跟月言出来赏灯,正准备游湖,高家来人说高夫人即将生产,她便先走一步了。”

陆清竹想起高月言说,高嘉行也是同封景澜他们在一起,现在回家去了。

正巧,盛兰舟也说起这个:“我听说了,嘉行方才与我们在一起,家里送消息来,他就回家去了。”

封景澜见盛兰舟和陆清竹认识,语气熟稔,不禁问道:“兰舟,你们认识?”

“这是工部陆侍郎家的二小姐,上次和皇长孙去高家,与陆小姐有过一面之缘。”盛兰舟本来也不知道陆清竹的身份,那日在高家见她先是能言善辩,又偷偷听墙角的样子,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后来也是听高嘉行主动提起过,又有陆通亲自上门来道谢,他这才清楚。

“原来如此。”封景澜薄唇轻扬,勾勒出明亮的弧度,他偏头又看了陆清竹一眼,眼眸如海,深不见底。收了手里的折扇,也不再多问:“兰洵他们呢?“

盛兰舟回答:“还在画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