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7节

陆清竹看的眼花缭乱,没有挑选的心情,可青柳和紫云依旧还是兴致勃勃。

紫云拿了一套天蓝色的如意云纹缎裙给陆清竹看:“小姐,今儿穿这衣服吧?”

陆清竹坐在妆台前,任由明珠给自己梳头,见到紫云捧着的衣服,才想起是自己及笄时新作的衣裙,还不曾穿过。

见几个丫头如临大敌的模样,陆清竹不禁失笑:“何必这么隆重,随意一些就好。”

青柳从妆匣里拿了鎏金镯子出来,附和道:“小姐,今日可随意不得呢,京城里众多勋贵公侯的家眷都会去高家道喜,您好好打扮一番,必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自从上回陈夫人来家里闹过之后,几个丫鬟都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恨不得赶紧把自家小姐打扮的漂亮些,好被某家年轻有为的少年郎看上。

陆清竹看那金光闪闪的镯子,颇有几分无奈:“打扮那么招摇作甚?今日的焦点是高家小少爷,我去跟一个孩子抢什么风头?”

明珠还算沉稳,听见陆清竹这话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也不由得劝一句:“小姐还是好生打扮打扮吧,说不定有宫里的贵人来呢!”

陆清竹微微挑眉,宫里的贵人?

可与她何干?

见陆清竹满面迷茫,明珠笑道:“您已经及笄了,女子到了这个年纪就该嫁人了,若不是陈家那回事,说不定您现在已经寻见良人了。”

天下好男儿多的是,在明珠眼里,陆清竹这样的女子,就应该嫁给身份尊贵的王侯将相,将来扬眉吐气,不至于被万氏母子几人看不起。

“哪有你说的那般容易。”陆清竹撑着下巴,眼底有流动的光芒,“我要嫁的人,不求他大富大贵,但一定要是温柔善良,体贴入微。”

想到这儿,陆清竹脑海里忽然浮现一张带笑的俊脸,温润如玉,风度翩翩。

陆清竹一时间竟忽然觉得坐立难安,心跳加快,好不容易才将这异样的情绪压下去,抬眸看向铜镜中,娇俏的少女已经双颊微红,含羞带怯。

好在几个丫头忙着拿衣裳首饰给她打扮,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

陆清竹轻咳了一声,松了松嗓子,道:“就穿那套藕荷色的吧,素雅端庄,挺适合,不张扬不朴素!”

主子发话了,青柳几个也不敢再多说了,明珠最后还是给陆清竹梳了精致的雾鬓云髻,簪着赤金如意簪,斜插步摇,两缕青丝搭着白色的丝绦垂在肩头,看起来格外飘逸灵动。

蛾眉淡扫,红唇轻点,已是艳若桃李,万千风姿。配上一身藕色广袖轻纱月裙,纤腰楚楚,身段窈窕,真真是人间绝色!

“小姐真好看!”本来青柳觉得小姐应该打扮的隆重些,可看她现在清雅素净的模样,却是要更美上几分。

“油嘴滑舌。”陆清竹嗔她一眼,故意板着脸,门口忽然有丫鬟喊了一声“大少爷”,转过头去便见陆长筠信步而来。

陆长筠带着温雅浅淡的笑,见了陆清竹的打扮直夸:“阿竹今日可真美!”

陆清竹本来被几个丫鬟已经夸的飘飘欲仙了,这下实在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露出洁白的牙齿:“大哥也来哄我吗?”

“我向来只说真话。”陆长筠笑意渐浓,看起来极是儒雅温和,眼底倒映着陆清竹纤细的身影,感叹道:“阿竹终于长大了!”

陆长筠脸上有无奈,有欣慰,还有一丝几不可见的伤感,陆清竹朝兄长一笑,站起身去拉他的胳膊,柔声说:“亏得大哥这些年对我的照顾。”

在她印象里,陆长筠一直都是个温文尔雅的人,待她自是极好。

陆家上下,始终对她保持真心的,大概也只有他了。

亲生母亲在她年幼时就去世了,陆清竹脑海里几乎已经没有她的影子。自幼丧母的日子过得如履薄冰,仅仅年长她两岁的兄长却像是一颗参天大树,始终保护着她。

陆清竹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陆长筠能够金榜题名,娶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

“阿竹,如果今年科举我有幸榜上有名,我便替你寻一门好亲事。”陆长筠郑重其事的保证,眼底有坚定的光芒:“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陆清竹轻轻点头:“大哥有雄心壮志是好事,不过我嫁不嫁人都不要紧……”

“胡说……”陆长筠打断陆清竹的话,不满的瞪她一眼:“女子哪有不嫁人的?如今你已及笄,亲事可以相看起来了。父亲那边……不能指望,可我总希望你能嫁给一个真心疼爱你的男人!”

陆通攀龙附凤的心思早就众人皆知,陆长筠自幼对于这个父亲也只是敬重多一些,并没有什么父子温情可言,陆清竹的婚事,自然也不能指望他。

否则再找个陈家那样的,陆清竹才是彻底掉进火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