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8节

文舒郡主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听得多了,便开口说几句,若是不耐烦,便理也不理人。

陆清荷羡慕的看着被众人拥戴的文舒郡主,那一身贵气是自幼养成的,天底下,只有这样身娇肉贵的人,才称得上天之贵女。

她自己虽有倾国倾城的容貌,可这一副皮囊哪比得上尊贵的出身。

陆清荷心里想着,有些走神,连给郡主行礼都慢了一步。

而这样恰好就引起了文舒郡主的注意,她挑了挑眉,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陆清荷脸上上下打量,半晌才道:“这是哪家的姐姐?竟生得这般好看!”

高月言在一旁说道:“几位都是工部陆侍郎家的千金,陆家大姐姐已经和庞家定亲。”

“哦,工部侍郎家啊……”文舒郡主这才似笑非笑的收回视线,这么漂亮的美人,原来只是小小侍郎家的小姐,还已经定了亲,不足为惧!

当下只是不冷不热的与陆清荷寒暄了几句,连看也没看陆清竹和陆清兰。

周围的闺阁小姐虽然都还年轻,可生活在豪门深宅的,哪个不是人精,见文舒郡主摆明了态度,也纷纷认清了风向。稍加打听便知道陆家来的三位小姐里,只有陆清荷一人是嫡出,与之定亲的庞家,手握兵权,在朝中倒是有几分势力。

所以大部分的人,只对陆清竹陆清兰打了个招呼,便同陆清荷说话去了。

陆清荷生得一副好相貌,与许多世家小姐都相熟,不认识的彼此客套几句就熟络起来,而陆清竹和陆清兰本就很少出门,根本不认识几个人,很快就被忽略在一边了。

高月言有些尴尬,本想陪在陆清竹和陆清兰身边,同她们说话解闷,但丫鬟来说有贵客到,高月言只能先去迎接客人。

陆清竹神色自若的坐在角落里喝茶,陆清兰捏着手里的帕子,有些局促不安,悄悄拉了拉陆清竹的袖子,压低了声音说道:“二、二姐……我我想去如、如厕……”

陆清兰从未出席过这样的场合,忽然见了郡主,更是紧张,衣袖下的手都快出汗了。

陆清竹看她小脸紧绷,如临大敌,不禁失笑:“好,我陪你去吧。”

高家她来过好几次,也算熟悉,很快就带着陆清兰找到最近的净房。

第12章 挨打

在陆清竹等候的时候,外面走来几个人,迟疑了片刻,还是上去问好:“梓言姐姐。”

高梓言本来是和两个闺阁好友闲逛的,途径此处,没想到会遇见陆清竹,脸上笑容顿消,冷淡的说:“是你啊。”

旁边,高梓言旁边身着淡粉色长裙,身材高挑的圆脸少女笑着问:“梓言姐姐,这是哪家的小姐呀,介绍一下吧。”

高梓言勾了勾唇角,不屑道:“陆侍郎家的二小姐,庶出的。”

高梓言故意强调了庶出二字,果然那少女先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淡了:“这样啊……”

然后也没心思和陆清竹打招呼了,本来见她容貌皎皎如玉,一身淡雅如菊的气质,想着是哪家大家闺秀,没曾想只是个庶出的小姐。

陆清竹看到那少女的态度,也没什么反应,知道高梓言向来看不惯自己,若是她出言反驳,说不定会更惹她生气,索性闭嘴不开口。

结果高梓言见陆清竹一副闭口不言,仿佛受了委屈的样子,就觉得生气,凉凉道:“怎么不说话了?是我说错了吗?”

陆清竹觉得头疼,无奈道:“姐姐没说错,我的确是庶出。”

高梓言哼了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既是如此,就该有自知之明,认真自己的身份!”

高梓言也不知她有什么本事,竟然哄得高月言团团转,一个庶出的丫头,时常往高家跑,真不知打的什么主意。

想到这儿,高梓言莫名觉得不对,陆清竹如此讨好高月言,哄得她天花乱坠,该不是在打高嘉行的主意吧?

高嘉行可是高家的嫡长子,今年秋试极有可能夺魁的人。日后若是中了状元,连公主都尚得,凭一个出身卑微的庶女,竟然也敢肖想高嘉行?

高梓言冷笑一声,犀利的目光落在陆清竹身上:“你想尽办法讨好月言,莫不是想嫁进我高家?”

陆清竹猛地抬头,先是愣了一下,她想嫁进高家?

高家唯一还未婚嫁的男子,只有高嘉行,高梓言竟以为她想嫁给高嘉行?

而陆清兰净手完出来,就听见高梓言说了这句话,又惊又怕的站在那里不敢动。

“梓言姐姐,你误会了,我对高大哥没有丝毫爱慕之心,也从未想过嫁到高家。”事关女子名节,这事要是传出去,她还有何脸面,陆清竹不想别人误会,想也没想就解释。

然而,高梓言却挑了挑细眉,眼底有不屑:“高大哥?叫得可真亲热,还说不是肖想我堂兄?我奉劝你一句,莫要痴心妄想,觊觎不属于自己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