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10节

为了让她在太子妃面前大出风头,陆通竟是舍得花钱了,又是珍品阁又是绣衣坊,这都是京城一等商铺,专供皇家贵族的。

万氏在一旁,听见陆通慷慨大方的说出那些话,心疼的直滴血,珍品阁,绣衣坊,哪是他们这样身份的人能买得起的?

又是做衣裳,又是买头面,陆清竹一人,岂不是要花掉几千两银子?那么多钱,都足够全家上下三个月的支出了。

而这些,仅仅是为了一个死了亲娘的庶女。

万氏气得牙根都在颤抖,陆通眼睛里,现在只有陆清竹一人,合着他正经嫡出的女儿就看不见了吗?

万氏正欲发作,陆清竹已经柔柔的笑起来,对陆通道:“女儿多谢父亲厚爱,只是这珍品阁和绣衣坊的东西价格不菲,女儿实在不敢要。”

“在娘娘面前,可不能失了体面,要是太低调了,谁也看不见你。”陆通意有所指,陆清竹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脸色青白交错的万氏。

如此,陆清竹也不推辞了:“那女儿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眼看着大姐要出嫁了,父亲还是把钱留着给大姐做嫁妆吧,衣裳就做两身就成,至于珍品阁的头面就要一套吧。”

陆通略一掂量,也觉得陆清竹说的有道理,毕竟一下子花那么多钱,他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的,陆清荷是嫡长女,再等几个月就要出嫁了,他总不能厚此薄彼不是。

于是,陆通又对长女道:“清荷你也买两身衣服留着出嫁用,嫁妆体面些,将来去夫家也硬气。”

“多谢父亲!”陆清荷未施粉黛的俏脸带着得体的微笑,一颦一笑皆是丽质天成,风姿绰约。只是无人知道,她广袖下的手已经紧紧握成拳,涂着蔻丹的指甲深深陷进肉里。

后来陆通觉得一家人应该一视同仁,心情一好,便是全家人各做了一身衣裳。

万氏,陆清兰,陆长筠和陆长鸿兄弟俩,以及陈姨娘都得了一套新衣服。

这下,钱花的更多了,偏偏陆通又没忽略谁,一家人都得了好处,万氏想发火都找不到地方,只能敷衍的跟着笑。

中午,陆通特地让厨房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席面,一家人不分男女,坐在一起用了饭,陆通心情好,还让陆长筠陆长鸿陪着喝了两杯酒。

绣衣坊的人很快来陆家量体裁衣,恭恭敬敬的说了,五日后把衣服亲自送上门,正是陆清竹要参加赏荷宴的前一日,时间上也还来得及。

陆清荷个子高挑纤细,连量衣的裁缝都直夸大小姐身段好,云霞给了赏钱,喜滋滋的把人打发走,回来与陆清荷说:“那绣衣坊的人可真会说话,直夸小姐您美如天仙,倾国倾城。”

陆清荷斜躺在窗前的矮榻上,一双美目瞥着院里招摇的柳枝,胳膊下枕着宝蓝色绫罗大引枕,如梦居这处院子是万氏特意为她准备的,坐北朝南,冬暖夏凉,菱窗大开,便有一股凉风扑面而来。

听见云霞这话,陆清荷也只是扯了扯嘴角,淡淡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罢了。商人为利,只要给钱,就能把人给捧上天去。”

云霞赞同的点头,想起今日看到的那些布料,又有些激动的说道:“不过绣衣坊拿来的样衣真漂亮,奴婢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那样漂亮的绸缎,难怪这绣衣坊如此受皇亲国戚的喜爱!”

陆清荷秀气的眉头微微一挑,唇边的笑容有些不屑:“再好的衣服,也得是看什么人穿,以为靠着绣衣坊的衣服,就能飞上枝头,才是华而不实,暴殄天物!”

云霞连忙附和:“小姐说的是,有些人不过是走了大运,那样小家碧玉的人,就是去了太子府,也是被人嘲笑的份。”

陆清荷没有接云霞的话,视线落在桌上才临好的字帖上,娟秀的字迹行云流水,一笔一划,都倾尽了她多年的心血。现在看着,竟是觉得有些刺目。

她已经定亲,不便再去外头抛头露面,如果不然,父亲哪里看得见陆清竹。太子妃面前,又哪里轮得到那个庶女出风头!

陆清荷收起桌上的字帖,扔到角落里,眼底生出一丝阴霾,缓缓道:“太子妃娘娘亲自举办的赏荷宴,必是要邀请一等勋贵家的小姐,过两日你去绣衣坊告诉掌柜的,我们家的衣裳不急着穿,让他们先做别人的,可千万别得罪了那些豪门世家!”

云霞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很快便反应过来,连忙应了。

陆清竹自然是不知陆清荷的想法,收了太子妃的请帖,她也曾苦恼了一阵,但转念一想又觉得释然了。

太子妃举办赏荷宴的目的人尽皆知,陆清竹不知道自己为何能入太子妃的眼,按理说太子妃若是因高梓言的事不满,早在高家就发作了,可她非但没怪罪,还送来请帖。陆清竹自认自己的身份容貌,还不足以让堂堂的太子妃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