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11节

封景澜把她着急忙慌的样子看在眼底,轻轻一笑,摇着手里的折扇,却是说不尽的风流倜傥,他抬头看了看天,与陆清竹道:“说到底,也是我的不是,时辰不早了,不如我请姑娘吃饭赔罪吧?”

陆清竹这下是彻底愣住了,九王爷请她吃饭?为何?

陆清竹忽然想到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家里有父母等候,不敢多留,臣女告退。”

不是她故意要扭曲封景澜的意思,而是她心里总觉得这样身份的人,应是高高在上,对她完全是嗤之以鼻,连个眼神也不舍得给,更不用说要请客吃饭赔罪了。

封景澜睨她一眼,见她眼底满是防备,颇有些无奈。缓缓收起折扇,指了指头顶的天空:“急什么,下雨了,用了午膳再走也不迟,你一个千金小姐总不能淋雨回去不是?”

陆清竹这才发现天上乌云压顶,大雨倾盆而至,片刻就如断了线的珍珠似的,噼里啪啦的落在地上,绽放出一圈圈涟漪。

第17章 邀约

她顿时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了,本想说自己乘了马车,可封景澜已经吩咐身边的侍卫叶秋:“去隔壁天香楼订一桌席面。”

“是,主子。”叶秋恭敬的领命,还未转身又被封景澜喊住。

“等等,不用订雅间,就在大堂,支个屏风就成!”

叶秋难得一见的愣了愣,封景澜又催促了一声,才快步离去。

陆清竹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现在发生的事,完全超乎她的预料。

尤其是封景澜的出现。

上一次见面,她还记忆犹新,微波粼粼的湖面泛着画舫,而他站在船头,衣袂飘飘,遗世独立,恍若画中谪仙!

身为万人之上的九王爷,封景澜似乎也没什么架子,甚至帮助被窃贼欺负的妇人幼童,虽然处理事情的方式有些血腥,却总归还是一个好人。

但这样,也并不表示她愿意跟他接触。陆清竹下意识的觉得封景澜这个人并不简单,曾经征战沙场,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杀过的人也不知有多少。

她一个一无是处的闺阁少女,并不认为尊贵无比的九王爷会看上自己。

封景澜此举,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陆清竹心生戒备,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然而陆清竹防备过头,却是冤枉封景澜了。

他没什么心思,也没什么目的,只是单纯的觉得陆清竹这个姑娘很特别,比他平日见过的大家闺秀都要与众不同。但也仅仅只是好奇新鲜,尚未生出一丝暧昧的男女之情。

封景澜话都说到这份上,她再拒绝就显得不识好歹了,听闻这九王爷喜怒不定,她还是小心行事的好,万一得罪了他,指不定有什么下场。

陆清竹怀着忐忑的心情跟着封景澜出了及第斋的大门,天香楼就在及第斋背面,不用淋雨,直接从廊沿下左转过去就到了。

陆清竹落后封景澜身后四五步远,封景澜身形颀长,不魁梧也不单薄,是恰到好处的修长高挑,白衣加身,更是如松如竹,气质如华。

他今日穿着的很随意,一头墨发只是简单挽着发髻,用一根白玉簪固定着。唇边噙着淡淡的笑意,如沐春风,云淡风轻。

封景澜长了一双极其好看的眼睛,是别人所说的桃花眼,满含清波,熠熠生辉。

陆清竹想,他若是换上女子的罗裙,不用点脂抹粉,除却身量略高大些,那出尘绝代的容颜,定是完胜天底下绝大多数的美人。

封景澜进门时偏头看了陆清竹一眼,只见她低着头,神色恍惚,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自然不知陆清竹的心思,若是他知道自己在陆清竹眼里美得雌雄莫辨,还幻想他身穿女装的场景,大概要气得连平日温和潇洒的气度都顾不上。

天香楼是京城有名的酒楼,装潢精致典雅,菜色丰富奢华,颇有盛名。

现下临近正午,四处坐满了人,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封景澜果然只是在大堂订了隔间,放着一座画着翠竹的屏风。

坐在里面,只能影影绰绰的看到过往的客人。

青柳和紫云在屏风外等候,叶秋也目不斜视的站在一边,只有明珠在陆清竹身边伺候。

封景澜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很是自然的坐下,对陆清竹招招手:“陆小姐别拘礼,坐吧!”

“多谢王爷。”陆清竹回了礼,这才小心翼翼的坐在封景澜对面。

本朝民风开放,男女同席也正常,陆清竹虽然觉得有几分别扭,但也还能接受,毕竟是九王爷的命令,她也不能不从呀。

好在封景澜考虑的也算周全,在大堂里吃饭,避免了男女授受不亲,又不显得那么尴尬。

菜品还没上,两人相对而坐,她微微抬眸,暗暗观察封景澜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