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12节

封珏淡淡的瞥了盛兰洵一眼,不想搭理他,可陆清竹不能不回答:“上回在高家有幸见过殿下一次。”

具体的陆清竹也没说,盛兰洵还欲再问,封景澜一把拉住他,不耐烦的道:“行了,问那么多做什么?雨停了,陆小姐你先回家去吧!”

“多谢王爷,臣女告辞。”陆清竹如释重负,等得就是封景澜这句话,一一向几位贵人行礼后,提着裙子就跑了,仿佛身后有什么妖魔鬼怪似的。

封景澜见那抹纤细的身影仓皇逃离,一眨眼就消失在眼前,眉心不自觉的拧了起来。

还是盛兰洵突然拍了拍他,欠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王爷,许久没听红雁姑娘唱曲儿了,咱们去伊人阁坐坐吧?”

封景澜冷嗖嗖的看过来,不咸不淡的说道:“我可以保证,要是你敢踏进伊人阁,你大哥这回肯定要打断你的腿!”

闻言,盛兰洵不禁打了个冷颤,蓦地想起两个月前挨揍的场景。

就因为他偷偷逃课,跑去伊人阁找红雁姑娘,顺安王妃就直接请了家法,将他打了一顿。王妃打累了,盛兰舟就亲自动手,手指粗的藤条打在腿上,他足足躺了十几天才好,而且还被关了一个月的禁闭。

本来挨了一顿打,关了一个月禁闭,已经没什么心思了,可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了,他就又想起了红雁,那个温柔如水,与他惺惺相惜的姑娘。

盛兰洵迫切的想要去见伊人阁,奈何又怕盛兰舟,只能腆着脸与封景澜挤眉弄眼:“王爷,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您帮我瞒着,我偷偷去一趟,一个时辰就回……”

盛兰洵话还没说话,已经感觉到身边一道冰凉的视线。转过头去见封珏黑着脸看着自己,然后便听见他恨铁不成钢的说:“你死了这份心吧,上回王妃已经请我母妃替你留意亲事了,过几日举办赏荷宴,就要从那些大家闺秀里替你找个妻子!”

盛兰洵不在意的摆摆手,显然没放在心上:“放心,我大哥的婚事还没谱呢,哪里轮得到我。”

“自然是有你大哥的,不过你也不远了。”封景澜忽然插了一句嘴,幸灾乐祸的看着他。

盛兰舟的亲事他有所耳闻,顺安王妃有意高家二小姐高月言,估计今年之内就要定下来。到时,离盛兰洵娶亲也不远了。

“你都二十四还没成亲呢,我才十八急什么?”盛兰洵小声嘀咕,风风火火的就要走了:“不行,我得回去阻止我母亲去……”

盛兰洵着急忙慌的走了,留下身后几人,他没注意到封景澜在听见他第一句话时,眼底一闪而过的冷光。

盛兰洵没看见,封珏却察觉到他的异常,心里暗暗替盛兰洵捏了一把汗,提什么不好,非要说起封景澜娶亲一事,谁都知道这是提也不能提的禁忌,偏偏让他这样口无遮拦的说出来。

好在封景澜的变化只是一瞬,也没计较盛兰洵的失言,转头与封珏道:“事情办完了就赶紧回宫,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封珏不敢在这时候惹怒封景澜,虽然他与这个皇叔的关系不错,可毕竟是长辈,他心里还是有些怕封景澜的,诺诺道:“知道了,九皇叔慢走!”

封景澜出了天香楼,让叶秋牵马来,衣袍一掀,轻轻一跃,便驾着马离去。

叶秋战战兢兢的跟在主子身后,知道封景澜现在的模样是生气了,至于是原因可想而知。

一路狂奔进了皇宫,封景澜在东华门把马丢下就回了自己的宫殿。

叶秋忙不迭叫人来把马牵走,见封景澜面色不虞,心里有几分担忧。

封景澜甚少生气,前些年大概还把喜怒哀乐摆在脸上,可自从在边关待了两年,身上被一股肃杀之气代替,尽管这些年他一直笑语晏晏,和气温润,没有摆着王爷的架子。

但跟了封景澜近十年,见证过他在沙场上杀人如麻残忍血腥的叶秋明白,这些只是表象,他只不过是隐藏了所有的心思,活成别人眼中一无是处,逍遥自在的样子。

封景澜一路往房间走,忽然问叶秋:“王府修葺的怎么样了?”

叶秋一凛,忙道:“已经差不多了,等安排下人上下打扫一遍就能入住了。”

封景澜微微颔首,眸光沉沉:“你去安排吧,下个月就搬到王府。”

宫里的皇子公主一到成亲就都要住到宫外,只有封景澜是个例外,因为迟迟没有成亲,一直住在宫里。

宫外有许多府邸,只要他住,只要重新修葺装潢一下就行。

原本封景澜还想等等,但现在忽然觉得有些事是该处理一下了。宫里人多眼杂,想要避开那些耳目不太容易,以后住在宫外行事才方便一些。

“是。”叶秋领命,转身就要下去,忽然又听见封景澜吩咐:“去太医院请杨太医来,不必瞒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