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13节

等没了外人,万氏甚是幸灾乐祸的与陆清荷道:“得了太子妃请帖有什么用,依然改变不了她庶出的身份,还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结果在千娇百宠的文舒郡主面前,什么都不是!”

陆清荷手里拿着针线,绣着一张鸳鸯戏水的红盖头,听到万氏这话,手里的动作顿了顿,轻笑道:“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既然她有心巴结太子妃娘娘,不如让她去试一试好了。”

跳梁小丑而已,再怎么试,也翻不出什么花样。

第20章 赴宴

万氏轻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就凭她也想高攀太子府,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简直是痴人说梦!”

陆清荷也不答话,绣花的动作却停了下来,很快又听万氏小声说道:“也不知她是使了什么办法,竟然迷惑了太子妃,以前倒没看出来她这点本事!”

陆清荷没了兴致,秀气的眉毛轻轻蹙了起来,眼底隐隐有暗光浮动,缓缓道:“大概是合太子妃娘娘眼缘吧!”

万氏嗤笑一声,嘴里又咒骂了几句,不好在陆清荷一个小姑娘面前说的太难听,便准备离开,临走前叮嘱陆清荷:“你这盖头绣几针就成,剩下的就让府里的绣娘去绣,仔细别累着了。”

说起来,陆清荷离出嫁的日子还有不到半年。

当初,陆家能与庞家结亲,是因为两家多年深交。那时陆通只是一个七品的县令,还是地方官,山高水远,与京城隔了千里。

陆通初初上任,就遇到大雪压境,众多百姓受灾苦不堪言,朝廷赈灾的银钱也因雪深难行,耽搁一些时日。当时一些灾民心生恐慌,不知怎么被挑唆起来,就拿起武器叛乱,险些砸了衙门。

此事传到皇上耳朵里,便下令让已是禁军副指挥使的庞勋带兵镇压,二人也因此结识。

没两年陆通调任京城,进了户部,做了个小小的主事。虽然同那县令一样都是七品,但意义却完全不一样。

县令是地方小官,八百年都见不着皇上一面,但户部主事却是实打实的京官,一年到头还有机会见一见天颜,结交的也是各路名门勋贵。

陆通也曾中过举人,虽然名次靠后,但好歹做了一个县令。凭着自己的本事,摇摇晃晃二十年时间,坐到了户部侍郎的位置,也算是不错了。

但这个时候的庞勋已经是骁骑营副统领,手握重权,是禁军中的精锐之师。文官与武将升官的途径不同,文官若想上升一级,尤为艰难,要是没有震惊朝野的功绩,几乎一辈子就是在这个位置停滞不前。

但武将不同,想要建功立业,上阵杀敌即可,有了军功,晋升自然不是问题。

所以庞勋在陆通还是七品主事的时候,就已经战功累累,做了骁骑营副统领。

而庞勋之子庞卫,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众多勋贵子弟中,庞卫曾也是与高嘉行盛兰舟这样的人物并肩的,只不过他们从文,庞卫从武,年纪轻轻就任河西节度使。

等年底庞卫回京述职,就会长留京城,与陆清荷的婚礼就定在来年正月。

有这样优秀的夫家,是陆清荷最骄傲的事。

一众闺阁好友中,没几个人有她这样完美的亲事。她与庞卫自幼相识,情意深重,等明年她嫁到庞家,就真的是扬眉吐气,若是庞卫争气些,将来封侯进爵都不在话下。

而这一切全因她是陆家的嫡长女,只有嫡出的女子,才有机会嫁进勋贵豪门。而庶女的女儿就不尽然了,运气好的或许能嫁到门户相当的人家,若是家中对婚事不尽心的,可能就会随意挑个夫婿,或是庶出,或是续弦,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在陆清荷眼里,自己两个庶出的妹妹,也该是这样的人生,陆清竹尚小,身边有亲娘在,以后或许能嫁个好人家。

而像陆清竹这样,母亲早逝,外祖家也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商人,身后根本没有能撑腰的人,以后的婆家也必定不会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

至于那个庶出的长兄陆长筠,还不过是个只会读书的呆子,白白占了长子的身份,哪怕此次中举,今后也只能任个五品六品的小官。

陆清荷完全没觉得,陆长筠能在明年春闱考中进士,以他的能力,如果背后没有足够硬的靠山,根本不可能在波涛汹涌的朝廷中站稳脚跟。

陆长筠前路漫漫,尚且不管,眼下让陆清荷忧心的是风头正劲的陆清竹。

不知何时,这个她一直没放在眼里的妹妹,竟然渐渐变了个样,不是她印象中瘦小单薄,唯唯诺诺的样子。

冰肌玉骨,明眸皓齿,渐渐有了女子窈窕玲珑的身姿,陆清荷这才发现那个只小自己不到一岁的丫头,已经成了一个亭亭玉立,倾国倾城的大姑娘。

甚至,隐隐有超过她的势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