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15节

本来看陆清竹就不顺眼,可是第一次见面,摸不清对方底细,想着能让太子妃亲自邀请的人,应该也有几分手段。

没想到这个身份卑微的庶女,竟然招惹上文舒郡主了。

今日赏荷宴的目的众人心知肚明,这个陆清竹也来参加,说不定太子妃已经存了某些心思。虽说她的出身不值一提,可多一个人就多一重竞争,能趁此除掉一个对手,也是求之不得的事。

众人心照不宣,认真的看好戏,高月言忽然见文舒郡主对陆清竹发难,还一头雾水,不知道她是哪里得罪了这个千金郡主。

高月言面带疑惑的看向陆清竹,却见她从容不迫的开了口,声音清润,吐字清晰:“郡主恕罪,我万没想过要同您作对。那衣服是为了今日赏荷宴,家父特地请绣衣坊做的。不曾想,也能有幸让文舒郡主看上,绣衣坊收了我的钱,自然想着不要得罪于我,才冒犯郡主,实属无心。若是我提前知晓,必不会夺人所爱,亲手把衣服送到郡主手上。至于绣衣坊,不过是做买卖的普通人,还请郡主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为难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求收~求评~求支持!不然码字没动力啊!

第23章 比试

陆清竹这么一说,众小姐们立刻听出点苗头来。

原来是文舒郡主看上了陆清竹预定好的衣服,绣衣坊收了陆清竹的钱,自然没有再卖给别人的道理,可郡主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是势在必得的,若是自己得不到,别人莫想要。

虽说被抢了东西,可陆清竹的也没有计较的意思,那一句夺人所爱,分明是说的郡主。

众人心思各异,可分明能听出陆清竹的意思,是想把责任归在自己与绣衣坊身上,希望郡主大人大量不与他们计较。

然而这个显而易见的台阶,文舒郡主却没看见,并不想顺着下来,反而拧着眉,瞪着陆清竹道:“你的意思,是我错了?”

是你错了,可没谁敢说啊!

陆清竹忽然觉得头疼,偏偏还得认真应付文舒郡主的话:“是我的疏忽,与郡主无关。还希望郡主不要计较!”

高月言在一旁听了一会儿,总算理清了来龙去脉,若是陆清竹的错,文舒郡主得理不饶人还说的过去。

分明是她自己非要强买别人的已经付过钱的衣服,绣衣坊的人不过遵循做生意的规矩,哪里就得罪了她。

高月言气极,明明是文舒郡主无理取闹,怎么还言之凿凿的来找陆清竹麻烦?

“郡主,那衣服是阿竹事先量身定做的,您个子更高些,穿着也不合适,软烟罗再好,也比不上您身上的云锦。”高月言实在忍不住开口要维护陆清竹,语气却还算恭敬,只是目光有些冷然。

文舒郡主不满的看了她一眼,怎么连高月言也要替陆清竹说话。

一个平平无奇的庶女,什么时候和高家二小姐关系这么好了?

文舒郡主心生怨怼,就想连高月言也嘲讽几句,可忽然想起今日赏荷宴的目的,太子妃有意替侄子留意亲事,她断不能在这个时候得罪高月言。

毕竟高嘉行可是高月言一母同胞的亲兄长,将来她嫁到高家,高月言就是自己的小姑子,少不得来往。若是自己言行被高月言捅到高嘉行面前,再让高家夫人和老夫人不喜,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文舒郡主心里百转千回,一瞬间冒出许多想法,只片刻的迟疑,就恢复了高高在上的模样,淡淡道:“罢了,既然月言开口了,我也就不同你一般见识了。”

说完,便真的转身,坐回椅子上不说话了。

看戏的众人正在兴头上,没等来郡主发火,就发现这戏已经结尾了。

郡主虽然故意要找麻烦,但最后并没有大发雷霆,陆清竹也还安然无恙。

一场风波就这样,偃旗息鼓,销声匿迹。

一些小姐们颇有些失望,意犹未尽之时,芷禾从外面进来,朝着众人行了一礼,扬声道:“众位小姐请随奴婢去望月亭,太子妃娘娘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在场的闺秀们听见这话,皆是眼前一亮,立刻摆出自己最完美的姿态,跟在芷禾身后,往望月亭去。

陆清竹故意走在最后,魏怀柔与她走在一起,小声道:“陆姐姐,你没事吧?”

刚刚,她本来也想帮忙的,可奈何人微言轻,怕说多了更令郡主生气,只能作罢。

陆清竹感受到魏怀柔真心实意的关切,心中一暖,轻轻摇头:“我没事。”

高月言瞥她一眼,视线落在前方的文舒郡主身上,压了声音与陆清竹道:“往后你见了她都绕道走,这样的人便是不结识也罢。”

陆清竹莞尔,看来高月言对文舒郡主的印象也不怎么好啊,说的跟洪水猛兽似的,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好,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