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17节

不知是不是错觉,陆清竹这一次见封景澜,总觉得他和之前有些差别。

虽然还是那副出尘绝世,超凡脱俗的样子,眼眸却不似以往清淡平和,看着她时,似有暗流涌动,让人看不清道不明。

她跟在封景澜身后,有意无意的拉开一些距离,虽说他现在是笑着,未露锋芒,但陆清竹莫名觉得封景澜还是一个危险人物。

听说九王爷喜怒不定,变化无常,上上次,她亲眼所见他面不改色要了人的一个手指,还是心有余悸的。

以陆清竹对封景澜的了解,他这样的人,应该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所以,现在不管怎么样,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

封景澜察觉到陆清竹有意无意的疏远,无奈的叹了一声气,长长的睫毛微微垂下,掩盖住那若有似无的一丝怅然。

二人上了长桥,往望月亭那边走,不时有宫女太监经过,见到他们无不是惊讶的表情。

陆清竹神色早已恢复平静,让那些人的讶异的,大概是封景澜的突然出现吧!

靠近了望月亭,人越来越多,看见封景澜个个都是满脸震惊,和丝丝缕缕的惊艳。

魏怀柔绕了一圈没找着陆清竹,心里有些着急,突然见她出现,喜不自胜:“陆姐姐,你去哪里了?叫我好找啊……九、九王爷?”

魏怀柔瞪大了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封景澜。

因为魏驸马的关系,封景澜也算是看着魏怀柔长大,熟稔道:“怎么,见了我很惊讶?”

“不不,自然不是……”魏怀柔忙不迭的行礼,周围的一些小姐们,本是在望月亭围作一团,乍一看到一个神仙似的男子忽然出现,先是愣了愣,清楚封景澜身份的,连忙过来行礼。

封景澜客气道了一声免礼,白衣猎猎,俊逸出尘。

一众少女皆是十四五岁的年纪,从小养在深闺,甚少见外男,忽然看到封景澜这般容颜绝色的男子,无一不是惊艳激动。

陆清竹无奈叹息,封景澜这幅模样,果然是到哪里都是焦点。

到了望月亭,陆清竹这才发现亭子里还有另外两个男子。

一个温文沉稳,气质卓然。一个目似晨光,风度翩翩。

正是皇长孙封珏,与顺安王府小公子盛兰洵。二人立于太子妃身侧,在笑着说些什么。

见到封景澜,盛兰洵率先开口:“王爷你怎么回事?干什么去了,等你许久了!”

“一路花红柳绿,忍不住驻足欣赏了一阵。”封景澜面不改色的说完,又朝太子妃拱手施礼,道一声:“皇嫂。”

太子妃已经听盛兰洵说过,封景澜也来太子府了,故而没有多少惊讶,笑着问:“九弟今日怎有空过来?”

封景澜没在朝廷里领过官职,整日喝酒打猎,赏花游湖,闲得发慌,没什么正经事,偏偏太子妃又揶揄他没有空闲。

封景澜面色如常,被调笑几句,也丝毫不恼:“素闻太子府满湖风光,犹如仙境,我从未在这个季节来过,今日听闻皇嫂举办赏荷宴,所以特意来看看。”

太子妃颇有些无语,所以不请自来,这么娴熟?

问题是这赏荷宴请的是名门望族的千金,不是请的你啊!

太子妃面上不显,温声道:“正巧各家小姐们要准备作画题诗了,你们不如留下,做个评判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老九真可怜。

作者也真可怜,没有评论,没有地雷,想哭。

第26章 评比

封景澜还没开口,盛兰洵就已经兴致勃勃的点了头:“好呀好呀!”

封珏按了按眉头,无奈道:“你添什么乱啊?”

“怎么叫添乱呢,如此风雅之事,怎么少得了我?”盛兰洵朝他翻了个白眼,丝毫没觉得这动作有多么不雅,他向来在封珏面前自在惯了。

见他这般模样,皇长孙只觉头疼,好在太子妃也知盛兰洵的德行,见怪不怪了。

“既是如此,那你们就在旁稍坐片刻。待诸位小姐们作完画,一一评判。”

封景澜道了一声好,便坐在一旁,怡然自得的品茗。

盛兰洵向来是以封景澜马首是瞻,见他落座,也跟着过去坐在旁边,见封珏还皱着眉站在原地,想也不想就去拉了他一把,拖着他坐在自己旁边。

封珏偏头看了他一眼,沉默不语。

太子妃早已让人准备好笔墨纸砚,摆在案桌上,又道:“时间过半,众位小姐可以动笔了。”

各家小姐们早在看到几个英俊潇洒的男子时,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尤其是皇长孙,天之骄子,将来极有可能封为太孙。日后皇上驾崩,太子继位,他便是储君,若是有幸做了长孙妃,将来甚至还有可能母仪天下,当上皇后。

即便今日不能入太子妃和皇长孙的眼,便是让盛家小公子和九王爷另眼相看,也不失为一个好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