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18节

常太傅夫人生常曦华时,已经年过不惑,算是中年得女,故而对这个幼女十分珍爱,琴棋书画都是亲自教导。

太子妃此言已经是极高的评价了,常曦华面露欣喜,却还是没有得意忘形,失了体统规矩,恭敬的与太子妃道谢:“多谢娘娘夸赞,臣女愧不敢当!”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小可爱们的地雷!

看到有人看,我真是深感欣慰啊。

地雷评论尽情炸过来吧,助作者爬榜,么么哒啦~

第27章 暧昧

太子妃又笑着夸赞了常曦华几句,那边封景澜看似很认真的在看桌上的画,他的目光却在人群很快中看见了陆清竹,心中微微一动,然后慢慢踱步到她身边。

她低垂着头,不言不语,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封景澜可以很清晰的看见她头顶的发旋。

封珏心里虽然没想过要在这些小姐里挑选正妃,但不好不给太子妃面子,眼角余光瞥见盛兰洵笑嘻嘻的拿着那些画左看右看,他压下心里的烦躁,也走近去面前,正好面前的一幅画吸引了他的视线。

一张并不大的宣纸满满当当的画满了荷叶,看似杂乱无章,可仔细一看就能看出特别之处来。一道弯曲的长桥,从荷叶中穿梭而过,半隐半现,水中有倒影,天边有孤雁落霞。

一幅绚烂恢宏的莲池黄昏图!

盛兰洵见他看一幅画看得很认真,也看了看:“这幅画也不错啊,谁画的?”

封景澜的注意力原本都在陆清竹身上,听到盛兰洵说完这话时,他见一直低头不语的陆清竹抬起头来。

心念一动,他这才收敛了心思,往那幅画看去,本是漫不经心的看了几眼,但仔细一看却生出几分惊艳来,陆清竹的实力,远远在他想象之外。

陆清竹福了福身,道:“这是臣女所画,献丑了!”

“不丑啊,挺好……”盛兰洵的话戛然而止,忽然咦了一声,偏头盯着陆清竹看:“是你呀!陆家小姐,别来无恙啊!你还记得我吗?上次在天香楼,你跟九王爷吃饭的时候,我们见过的?”

陆清竹只觉得当头棒喝,哭笑不得,好端端的盛兰洵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么多干什么?让她安安静静的做个陪衬不好吗?

现在盛兰洵堂而皇之说出他们见过面,还牵扯到跟封景澜吃饭的事,这下在场所有人看她的表情都十分微妙了。

连太子妃也在听见这话时也皱了皱眉,看了看盛兰洵,又看了看封景澜,问道:“你们都认识陆小姐?”

盛兰洵也没多想,太子妃一问他便准备开口,刚要说话,却听封景澜手握成拳,抵在嘴边轻咳了一声,缓缓道:“倒是见过两次,陆小姐聪明伶俐,蕙质兰心,臣弟印象深刻!”

封景澜此话一出,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陆清竹的目光就更加意味不明了。

这话说的暧昧不清,明显就带着一层别的意思,还有人反应不过来,不知道陆清竹是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跟九王爷牵扯不清。

两人见了两次面,还曾一起吃过饭,这关系说不密切都没人相信。

陆清竹觉得很是头疼,也不知封景澜怎么会突然冒出这句话。她若是再不解释的话,她跟封景澜的关系怕是要越描越黑了。

想了想,陆清竹道:“上次是王爷不小心弄脏了我的心爱之物,所以才想趁此机会请我吃饭赔罪,并没有别的意思!王爷盛情,自是不敢拒绝!”

陆清竹说话不卑不亢,没有丝毫遮掩,但却把话头成功引到了封景澜身上。

这么一说,无非就是变相的解释,请她吃饭,完全就是封景澜自己的意思,她碍于尊卑有别,无法拒绝。加上这喜怒无常的九王爷做事向来出乎意料,似乎能做这种事,也不是多离谱。

封景澜听陆清竹字里行间都在撇清跟他的关系,微微有些不愉快,但他知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若是再多说,让人想歪了,便有损陆清竹闺誉了。

于是,他露出笑容,故作潇洒的说道:“那是,不过陆小姐你这画挺好,师从何处啊?”

封景澜转得一手好的注意力,陆清竹知他有心解围,从容不迫的答道:“是家兄所教,略微学了皮毛。”

盛兰洵说完话,感受到这望月亭诡异的气氛,才觉自己失言,好在封景澜转移了话题,他连忙凑过去,呵呵笑道:“你这若是皮毛,那你兄长岂不是丹青妙手了!你画技了得,你兄长肯定也不差,他现在可参加科考了?还是何处任职?”

陆清竹道:“多谢盛公子夸奖,家兄现下停学在家,准备下场考试。”

“那巧了,我也是要参加科举!你兄长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盛兰洵忽然又来了兴致,滔滔不绝的说道。

封珏一把拉住他,冷声道:“你这么多话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