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19节

文舒郡主言之凿凿,却还不知悔改,她受尽宠爱,哪里会给一个小小的庶女低头。

见封景澜为了陆清竹对她发火,文舒郡主就莫名觉得委屈,哪怕提起皇上,她也会儿也不觉得怕,恨恨道:“九皇叔,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凶我?你就是被她鬼迷心窍了!”

一直旁观的盛兰洵听见这话,不禁蹙了蹙眉,但他深知文舒郡主脾气,不好此时发言。可封珏却见不得堂妹这样张牙舞爪,尊卑不分,沉声呵斥道:“文舒,胡言乱语什么,竟然和皇叔顶嘴,还不给皇叔和陆小姐道歉!”

他能看得出来,九皇叔对这陆家小姐的维护,也大概猜得出他的心思,眼下也是文舒郡主无礼在前,他若再不制止,他这个堂妹指不定会说出更难听的话。

“我偏不!”文舒郡主本来已经动摇了,只是故意嘴硬,不想低头,原本只有封景澜一人指责,她还可以反驳几句,现在连堂兄都出言责怪她。

文舒郡主既生气,又委屈,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仰着下巴气呼呼的说道:“你们都是一伙的,你们都要欺负我!我没做错,我不会给她道歉!”

说完,也不顾封景澜什么反应,一把抹了眼泪,转身就走了。

“这丫头,真是……”文舒郡主气急败坏的走了,封珏指责也没意义,只能转头与封景澜道歉:“九皇叔别与她计较,她娇纵惯了,下次我见了,会好好说她的。”

“不必了,她的事自有三哥三嫂操心,你说多了,她也听不进去。”封景澜脸色虽然不好看,但到底怒气消散几分,很快又恢复了沉稳温和。

陆清竹一言不发的看了这么久,直到文舒郡主上了马车离开,才垂着眼眸,福身行礼:“多谢王爷解围,时候不早了,臣女先行告退。”

“陆小姐,方才……”陆清竹虽然面色平静,可封景澜还是能看出她的疏离,心里暗骂文舒不懂事。

“王爷不必多说。”陆清竹想也不想就打断了封景澜,她抬起头,一双杏眸泛起丝丝涟漪,她看着封景澜,缓缓说道:“是臣女不懂规矩,冒犯了文舒郡主。为避流言蜚语,让旁人误会,往后臣女见了您,必定会绕得远远的。”

言毕,陆清竹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太子府,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陆清竹认得是陆家标志,知道是陆长筠来接自己了,便抬脚上了马车。

陆长筠果然等在马车里,见陆清竹面色沉沉,脸上没有丝毫笑意,就忍不住道:“怎么了,阿竹,谁欺负你了?”

陆清竹扯了扯嘴角,淡淡道:“我没事,大哥,咱们回去吧。”

陆长筠欲言又止,可见陆清竹已经靠在马车上闭起眼睛,只点头说好。

眼看着马车缓缓消失在转角处,封景澜的神色越来越难看,哪怕他尽量控制住了,可封珏和盛兰洵还是能看出他的异常。

盛兰洵虽然游手好闲时常惹祸,可在男女感情方面,他可是人精,见封景澜眼巴巴的看着陆清竹上了马车离开,满脸不舍的样子,就知道这万年铁树要开花了。

他贼兮兮的靠近封景澜,小声道:“王爷,您是不是喜欢上这陆家小姐了?”

封景澜怔了怔,然后冷冷看他一眼:“这与你何干?”

封景澜说话语气生硬,盛兰洵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而他刚刚听陆清竹说的那两句话,就知道这襄王有意,神女无心!

看陆清竹恨不得躲瘟神一样,直言不讳的拒绝了封景澜,就明白这万年铁树将来的路不好走啊。

他叹息一声,循循善诱:“王爷您何必瞒着我,就您看陆小姐的眼神,我就知道你对人家另有所图。”

封景澜斜着眼看瞪他,对盛兰洵最后几个字深表不满。但他还是沉住气,没有开口。

于是盛兰洵看他这样,心里偷笑,叹气道:“然而,王爷,您刚才听见陆小姐说什么了吗?她说以后要离您远远的,这态度显而易见,明显就不喜欢您呀!”

封景澜眸光晦涩不明,狠狠地瞪了盛兰洵一眼,他自然听见了陆清竹的话,还用他再来重复一遍,戳他心窝吗?

想起陆清竹离开时,刻意疏离的眼神和话语,他心里就一阵烦闷,似乎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直叫人咬牙切齿,难以纾解。

他略微想了想,问:“你有什么办法?”

盛兰洵一头雾水:“什么什么办法?”

封景澜觉得他是故意整自己的,抿着唇不回答,盛兰洵一拍脑袋,忽然转过弯来:“王爷您是说如何获得佳人芳心?”

封景澜不说话,盛兰洵却突然拍了拍手,笑了起来,这一笑很快就控制不住,笑得浑身发抖。

封景澜看着盛兰洵无语至极,怒道:“行了,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作者有话要说:万年铁树开了花,刚春心萌动就被无情拒绝,九王爷表示天都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