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22节

陆清竹手撑着下巴,依言去观察那盘棋局,能摆出这样棋局的人,必然技艺精湛。果然她便听盛兰舟开口说道:“这是寺里一位大师留下的棋局,他钻研棋艺已久,与人对弈时,恰巧走到这一步就无路可走了。我正好见了,便打算来试一试,结果都看了半个时辰了,还是无解!”

陆清竹秀眉微挑,笑道:“即使如此,世子无解也正常。”

“那你看看,能不能解开?”本来盛兰舟只是说笑而已,也没怀着多大的期待,然而待他说完这话,就看见陆清竹点了点头。

“真的?”盛兰舟又惊又喜,心里一时百味杂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不过说完他又觉得自己语气带着质疑,会让陆清竹误会。

盛兰舟有些慌乱,想要解释,却见陆清竹拿起一颗棋子,思考了片刻,从容不迫的放下。

盛兰舟微怔,看到她落子的地方蹙了蹙眉,呢喃道:“这已经……”

陆清竹弯了弯唇角,道:“这已经输了!”

盛兰舟盯着桌上的棋局,无端生出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来。

陆清竹想了想,道:“这本就是死局,无解!世子何必拘泥于这方寸之地,围困其中?佛法讲究‘放下’,痛苦源于执念,执于一念,困于一念,当然痛苦。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正如这棋局,错乱无解,明知如此,世子若还一心想要取胜,那便是自寻烦恼,自添痛苦罢了!所以,又何故把输赢二字看的那么重要,非要执念于此?”

盛兰舟顿悟,霎时间觉得豁然开朗,眉头舒展,扬起春风般的笑意,连一双黑眸里都是灼灼的光芒:“原是我狭隘了,竟不如你看得透彻!”

陆清竹摇头,道:“不过当局者迷罢了。”

盛兰舟轻叹一声,视线自然而然的落在陆清竹脸上,她面色宁静,目光如水。年纪轻轻,安能做到风雨不动,大彻大悟,哪怕参透无上佛法也不能轻易做到。

也是他不了解,眼前的少女,本就与众不同,和他见过的那些大家闺秀都不一样。

但他又说不出哪里不同,只觉得看着她眼角眉梢的融融笑意,心里也觉得欢喜。

陆清竹被他看着,表面不慌不忙,坦然自若,可心里莫名生出一丝奇异的感觉,心脏砰砰直跳的厉害。

直到一位不速之客到来,才让她波澜起伏的心脏归于平静。

几名奴婢簇拥着一个高贵典雅的妇人而来,身姿款款,说不出的雍容华贵,她看着陆清竹,脸上带着笑,目光却有几分复杂。

盛兰舟的眉头几不可见的蹙了起来,却还是喊了一声“母亲”。

陆清竹赶紧站起身,恭恭敬敬的行上大礼:“清竹参见王妃娘娘。”

顺安王妃看了她半晌,又看了看盛兰舟,才道:“你是陆家二小姐?”

陆清竹愣了愣,垂首道:“是。”

顺安王妃笑容可掬,温声问:“素来报国寺求签灵验,今日我带兰舟来,特意来替他求一求姻缘。不知陆二小姐,是否也是?”

陆清竹低着头面色未变,一颗心却提到了嗓子眼。

顺安王妃虽是闲话家常般与她说话,可陆清竹还是听出了一点不对劲,仔细一听,分明是带了几分咄咄逼人的气势。

她身为闺阁女子,尚未谈婚论嫁,哪里会如此明目张胆的,自己来寺庙求姻缘。

顺安王妃莫不是故意这样说?

那她何故要为难自己?就因为刚才自己和盛兰舟在一起?

陆清竹一时间百感交集,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但面对顺安王妃,她只能维持尊敬恭顺的态度:“王妃娘娘说笑了,婚姻大事自有父母做主,臣女不敢逾矩。”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有点卡文,半天写不出几个字……

第33章 情窦初开

“母亲……”盛兰舟脸上浮现一丝不快,对于母亲并不算客气的话感到烦闷。尤其他看到陆清竹低眉顺目,无可奈何的模样,就觉得……心疼。

顺安王妃偏头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热,却饱含了警告,话却还是对着陆清竹说:“兰舟,随我去抄写佛经,不打扰陆二小姐了。”

陆清竹一凛,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不等盛兰舟回答,她便道:“是臣女叨扰了,哪有让王妃和世子移步的道理,臣女先行告退!”

说罢,便微微福身,恭敬的行了礼,才转身离开,连看也不曾看过盛兰舟一眼。

盛兰舟愁眉紧锁,眼底情绪翻涌,闭眼冷静了一阵,才看着顺安王妃,沉声道:“母亲,我与陆小姐不过是偶遇,对弈一局罢了,您何苦要把话说的那样难听,赶人家走?”

毕竟在他眼里,母亲从不是个咄咄逼人的人,待人亲和温柔,他颇为敬爱。今日她的态度,有些反常了。

“兰舟啊……”顺安王妃目光意味不明,拉了盛兰舟的手,轻轻拍了拍,叹了声气,道:“我这是为了你好!你和那个陆二小姐,男未婚女未嫁,私下见面成何体统,要是传出去了,可是影响你们的声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