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23节

万氏和陆清荷也送了陆长鸿出来,陆通忙着上早朝,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两人好好应对考试,不可掉以轻心,才匆匆去了皇宫。

万氏今日显然是把对陆长鸿的担心挂在脸上,平时见了陆长筠陆清竹也总要嘲讽挤兑几句的,这会儿一心只有自己的亲儿子。嘘寒问暖的问陆长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东西都没有准备齐全,完全没有把庶长子放在眼里,陆长筠倒也习惯了,对此见怪不怪了。

天未见亮,街道上已经是人来人往,到处可见形色匆忙的考生背着包袱往贡院方向去。

城里拥堵不堪,坐马车几乎寸步难行,幸而贡院离陆家不算太远,走路过去两刻钟便能到。

三年一次的科考,是朝廷一等一的大事,临近贡院,已经有身穿盔甲,手拿长刀的御林军分列四周,维护安全。

贡院外的长街围得水泄不通,陆清竹本想把陆长筠送到门口的,可人太多挤不进去,陆长筠不忍心妹妹跟着自己受罪,忙道:“阿竹,母亲,你们先回去吧,我和二弟进去就行!”

陆长鸿也难得正经的说了句:“大哥说的对,你们赶紧走吧。”

万氏往里张望了一下,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她们身为女眷,也不好挤进去,想想便点了头:“那你们快去,别误了时辰!”

考试时间在巳时正,还有一个时辰,但考生需要提前进入贡院做准备。

陆清竹把包袱给陆长筠,正要和她说几句话,却见不远处一阵骚动,有人交头接耳的往那边看。

很快,拥挤的人群自动分散开来,一个风光霁月,犹如谪仙般的男子翩翩而来。

身形颀长,面如冠玉,唇边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仿佛三月里温暖的春风拂过,令人眼前一亮。

他信步过来,在拥挤的百姓里丝毫不受影响,仿佛是在自家的后花园踱步,手里折扇轻摇,径直走到陆清竹面前,笑得和煦又温柔。

陆清竹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她完完全全没想到封景澜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愣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封景澜睨着她,目光炯炯,神色自若的问道:“怎么了?见到我很诧异?”

陆清竹咽了咽唾沫,何止是诧异,看到他简直是匪夷所思啊。

陆清竹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万氏已经惊呼了一声:“九、九王爷吗……”

万氏是曾见过封景澜一回的,虽然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但他那张出尘绝世的脸,是怎么也无法忘记的。

万氏震惊的还没缓过神来,那个身如玉树,丰神俊朗的男子看了过来,然后微微颔首,甚至拱手施了一礼:“是的,陆夫人。”

“不不不敢当……”万氏大惊失色,忙后退了两步,惊慌失措的给封景澜行礼,下一刻却被一只修长的手虚扶了一把。

“陆夫人不必多礼,我看这里人多,不如我带贵府二位公子进去如何?”封景澜说完,目光便落在了陆清竹身上,眸光似水,波澜起伏。

万氏欣喜若狂,自是求之不得,陆长鸿他们要能早早进去,熟悉一下环境,还有时间再看看书。

万氏正要回答,陆长筠已经皱着眉,不怎么客气的说道:“不劳烦王爷费心了,我们自己进去就行!”

封景澜突然出现这里,大献殷勤,必定是有所图谋。

不怪陆长筠对堂堂九王爷印象不好,自从上回陆清竹跟他说了太子府发生的事,陆长筠就把封景澜视作瘟神,不愿妹妹再和他见面。现在偶然见了,陆长筠如临大敌,不愿和封景澜多说一个字。

万氏这才如梦初醒,脸上堆着笑,忙不迭的说道:“是啊,王爷千尊万贵的,怎么敢劳驾您……”

封景澜被拒绝也坦然面对,丝毫没有不耐烦,反而依旧保持着翩翩风度,温润道:“我顺道,举手之劳而已,陆大少爷这么客气做什么!“

陆清竹听着封景澜的话,一阵无语,他又不参加科考,也不是负责监考,大清早的会来贡院顺道?

陆清竹已经对封景澜的厚脸皮感到头疼,想起上回的事,她就莫名生出一丝怒气来,冷声问道:“王爷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有亲朋是来应考的?”

封景澜见陆清竹总算主动与自己说话,格外的高兴,也不计较她怒气冲冲的质问,笑道:“我送长孙殿下来的,那孩子毕竟是第一次负责秋闱,人生地不熟的,让人担心。”

封景澜脸不红心不跳的说了一通,陆清竹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

皇长孙负责秋闱,她是听说过的。但封珏多大的人了,虽是封景澜的晚辈,可皇家出身的长孙殿下,难道还怕这种场合,需要封景澜相送?

陆清竹并不想戳穿他,既然封景澜这样说,她也不敢说不信,淡淡道:“那王爷去忙吧,我们就不打扰了。”

说完,便转了个身,对陆长筠和陆长鸿道:“大哥,二哥,你们快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