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25节

封景澜睡得正沉,忽闻一阵喧哗声由远而近,长年警惕谨慎的习惯,让他瞬间惊醒。刚坐起身,敲门声赫然响起,与其说是敲门,还不如说是十分不客气的拍着门。

与此同时,一道中气十足的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嚷嚷的他脑袋疼:“王爷,王爷!醒了吗?赶紧起床,该去贡院了。”

封景澜没有起床气,但是任谁大清早的,天未见亮就被吵醒,心中也是郁闷。

封景澜强忍着怒气,掀开被子起床,随手拿了一件外袍套上,沉着脸开了门。

门口,叶秋心惊胆跳的低着头,满脸的叫苦不迭,硬着头皮说道:“属下说您尚在睡觉,可盛、盛小公子非要来找您……”

叶秋被自家主子阴沉的目光看的说不出话来,生怕封景澜怒极,自己会被盛兰洵连累的遭殃。

好在盛兰洵天不怕地不怕的挡在前面,一脸坏笑的揶揄道:“第一次见美人睡眼惺忪的样子,真是赏心悦目呢!”

倒不是盛兰洵夸张,封景澜当真是天仙似的人物,五官绝色,墨发披肩,身上的衣服稍显凌乱,露出胸口一大片小麦色的肌肤。明明看起来是身量修长偏瘦的人,隔着贴身的里衣,却能隐隐看到他结实有力的肌肉。

封景澜黑着脸,面无表情地说道:“收起你那恶心的眼神,别想肖想本王!”

盛兰洵倒退两步,啧啧道:“放心,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是吗?”封景澜睨他一眼,不知想到了什么,眸光微闪,似笑非笑。

“当然。”盛兰洵挺了挺胸膛,表示自己是再正常不过的男人,封景澜不置可否,一脸鄙夷,盛兰洵痛心疾首,暗骂封景澜没眼光。想起正事,盛兰洵忙道:“你赶紧拾掇拾掇,咱们去贡院,我等会儿还得考试呢!”

封景澜蹙着眉,冷冷道:“你考试关我什么事?”

盛兰洵差点就跳脚了,没好气的问:“难道你死心了?”

封景澜茫然的看着他:“什么死心了?”

“陆二小姐啊。”盛兰洵白了封景澜一眼,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她:“你不去见她了?”

封景澜眸光微沉,暗流涌动,想起这回事,他就恨不得把面前这个人一脚踹飞。

那日去贡院,从头到尾都是盛兰洵出的馊主意,亏他还怀着期待去,结果陆清竹连看都不多看他一眼。要不是他稳得住,脸皮厚,真的就落荒而逃了。

盛兰洵幽幽的看了封景澜一眼,有些心虚的笑了笑,说道:“你别灰心,佳人芳心哪里是那么容易获得的,今日你再去,让陆二小姐看到你的诚意,久而久之就会被你感动,不久就能抱得美人归了!”

封景澜凉凉的哼了哼,皮笑肉不笑,他若再信盛兰洵的鬼话,可就是真蠢了!

封景澜犹记得,科考前两日,盛兰洵兴致勃勃的来向他传授‘经验’,告诉他如何出现在陆清竹面前表现,如何打动美人芳心。

封景澜被盛兰洵天花乱坠的一通馊主意说的心动,现在想想他真是意志不坚定,竟然会被盛兰洵这小子说服,鬼迷了心窍!

眼巴巴的跑去贡院,还借了封珏的名义,结果他话还没说几句,就被陆长筠给拒绝,陆清竹更是满脸的戒备,恨不得立马把他打发走。

封景澜二十几年的岁月里,还没受过这种冷遇,若不是想着那人是陆清竹,他或许就当场翻脸了。

哪怕后来他厚着脸皮跟着陆长筠进去,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尤其是看到陆清竹唯恐避之不及的眼神,胸口就像被人扎了一刀,闷闷的很是难受。

后来想一想也就释怀了,自己本来就有毛病,说到底还算不上一个正常的男人,这些年,他也算心如止水,从未对谁动过一点心思。

陆清竹多好的一个姑娘,他何必再念念不忘去祸害人家,凭添烦恼,彼此都不愉快。

“时辰不早了,你赶紧去考试吧,别耽误了。”封景澜想到这些,就颇为不悦,转身进了卧房就要关门,只剩下一道缝隙时,盛兰洵忙伸手来拦住。

他趁封景澜不注意,又把门推开了些,直接把半边身体拦在中间,死皮赖脸的说道:“王爷你怎么半途而废啊?有志者,事竟成,你才失败一次就想认输了吗?”

辰时未到,陆清竹送陆长筠到贡院,今日的人不是特别多,陆长筠顺利的到门口,就转头嘱咐陆清竹:“你回去吧,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下次也别陪我了。”

“行,你快进去,再看会儿书。”陆清竹点头,催着陆长筠进去,还不等他转身,忽然见不远处有人跟他招手。

“还好赶上了。”盛兰舟一边念叨着,一边热情的搭上陆长筠的肩膀:“陆兄,要考试了吧?咱们一起吧?”

陆长筠后退一步,忙拱了拱手,客气道:“盛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