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27节

“为什么?”成平公主皱了眉,十分不解,她分明能从弟弟的言谈中,看出他对那个陆家小姐的心意,他做事向来果断,怎么现在面对喜欢的姑娘,却犹豫不决了?

封景澜觉得这事很难以启齿,毕竟他也是个自尊心极强的男人,费了这么大劲,陆清竹没有对他生出点异样的心思来不说,她那个哥哥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把他视作洪水猛兽一般。

这让他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来,比在战场上面对千军万马还要更加的无能为力。敌人负隅顽抗,他尚且能一剑下去要了他的性命,一了百了。

可陆清竹不愿意,他总不能拿刀架在她脖子上,逼着她嫁给自己吧?

封景澜自认做不出这等强人所难的事,他下意识的希望可以凭自己的真心打动陆清竹。他长这么大岁数,对男女之情一知半解,但也觉得两情相悦的感情最为可贵,就像当初成平公主和驸马那般情深意切。

虽然他也知道,这机会太过渺茫,遥遥无期。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啦~作者又来求一波支持,有红包掉落哦!

第40章 撕破脸皮

成平公主见封景澜面露难色,有口难言的模样,很快就明白了,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惊奇道:“难道是那个姑娘不喜欢你?”

封景澜眼里带着郁色,被成平公主直截了当的拆穿,颇有几分无奈,俊美无俦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自嘲:“我们才见过几面而已,没有深交,哪能一见钟情那么简单。”

成平公主将信将疑的瞥着他,封景澜说的漫不经心,可她怎么听出点咬牙切齿的味道来呢?

成平公主故作认真道:“可这不应该啊!你这张脸别说是女子了,就是男人见了也得走不动路吧?怎么那陆家小姐会看不上你?”

封景澜苦笑不已,都不知道皇姐这话是夸奖他,还是故意嘲笑他。

不过,封景澜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要知道原因还用愁眉苦脸,无计可施吗?

实在是因为他丝毫没有与女子相处的经验,对于得心应手讨女子欢心,他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学会。

成平公主叹了叹气:“罢了,你现在也不必操之过急,日久见人心,那陆家小姐会明白你的心意的。”

封景澜心不在焉的点点头,成平公主又道:“府里菊花快开了,过几日我便办个菊花宴,请各府的千金都来,也给你那心上人送请帖去,我得看看那是多特别的姑娘,能让你念念不忘。”

封景澜明白皇姐的意思,成平公主此举,不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要借着菊花宴的由头,见一见陆清竹而已。

成平公主特意邀请各家千金一起,也避免了单独见陆清竹引起风波,封景澜知道成平公主的好意,不好拂了她的面子,点头应允了。

虽然对于讨女子欢心这事,封景澜一知半解,但男人的心思通常很简单。

守得云开见月明,只要把握住机会,一定能获得佳人芳心。

封景澜这么一想,又立马释怀了,想着等皇姐办菊花宴,他也要去凑凑热闹。陆清竹一身罗裙,衣袂飘飘站在菊花丛中,展颜一笑,定然美极了。

怀着这样旖旎的心思,当晚躺在床上睡觉时,封景澜做了一个从未做过的光怪陆离的梦。

温柔缱绻,却又虚无缥缈,清晨醒来时,他赫然发现自己身体某个部位的变化时,一瞬间睡意全无。

脑海里一片空白,唯有那陌生的感觉在提醒着他,他残破不堪的身体,终于有了一丝反应。

日复一日的期待,渐渐被浇灭,纵然年少轻狂,意气风发,也不得不面对如此残忍的事实。当他以为穷途末路,再无可能的时候,突然又让他看见了希望。

封景澜心情一瞬间变得极为复杂,他很快又想到了陆清竹,原本那些克制而谨慎的感情,却悄无声息的生根发芽,逐渐生长。

陆清竹对这一切一无所知,等陆长筠第二场考试结束,神采飞扬的回家时,她才松了很大一口气。

陆长筠神情自若,无比泰然。陆长鸿却垂头丧气,乌青着眼回了屋子睡觉,连晚膳都不曾用。

万氏一边心疼的念叨着儿子辛苦了,一边吩咐陆长鸿院子里的几个通房丫头,这几日安分些,不许去打扰二少爷。

几个丫头战战兢兢的应了,陆清竹看得唏嘘不已。转头和陆长筠说起这事时,陆长筠也是叹气:“二弟这两场似乎都考得不太好。”

陆清竹不以为然,讥笑道:“本来就是意料中的事,再给他三年,也没机会考中。”

陆长鸿满脑子风花雪月,从未把心思放在正途上,如今临时抱佛脚,看了几天书,企图一蹴而就,青云直上。

机会都是留给有备而来的人,哪有天上掉馅饼这么好的事。

“这么大火气啊?”陆长筠哑然失笑,见陆清竹气呼呼的样子,无奈摇头,忽然想起有件事还没来得及问:“对了,阿竹,那日在贡院外,九王爷和你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