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28节

最后到底没依万氏的意思,狠狠地惩罚的陆清竹,只让她回漪澜院去闭门思过,这几日不许出门。

陆清竹倒是没想到陆通怎么这么好说话了,闭门思过又不是什么大事,权当静心养性了。

然而,万氏听见这个消息却不得了,气得一把摔了桌上的茶杯。这样似乎都还不够撒气,又把能看见的东西一通砸碎。

先骂陆清竹白眼狼,尊卑不分,故意辱骂嫡母。又骂陆通负心汉,厚此薄彼,全然不顾她的尊严,只护着庶女。

万氏嚷嚷了好一阵,如意园里鸦雀无声,丫鬟们躲得远远的,无人敢上前劝阻。

万氏最后气得瘫坐在椅子上,流泪满面,捶胸顿足的骂着:“这个薄情寡义的男人,我就知道……他偏心,还是护着那个贱人的女儿……不要脸的男人,李氏那个贱人死了十年了,你还念念不忘!”

屋子里被万氏砸得一片狼藉,凌乱不堪,陆清荷劝了一阵无果,只能让人先进来收拾,坐在万氏身边,温声安慰:“母亲,您别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

“那个小蹄子就是故意的,翅膀硬了,想着要去勾搭那些有权有势的男人了。”万氏喋喋不休的骂着,一想到陆清竹今日说的那些话,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尤其是让她想起了李氏,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陆清荷倒了一杯茶来,伺候万氏喝下:“母亲别担心,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有您和父亲安排,哪有她自己选择的道理!更何况,这男婚女嫁,讲究门当户对,一心做着不着天际的白日梦,也是枉然!”

万氏抹了抹眼泪,恨恨道:“可你父亲向着她呢!我能怎么办?他一心想要攀上太子府那根高枝,这陆清竹现在是娇贵的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了。”

陆清荷明媚的眼眸里掠过一抹算计,轻笑道:“母亲若想治一治陆清竹,也不是没有法子,眼下就有一个好机会,母亲忘了?”

万氏有些茫然:“什么机会?”

“您忘了常夫人了?”

万氏迟疑着:“你的意思是说……”

陆清荷点头,缓缓道:“常夫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找您闲话家常,说难听点,常家也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名流世家,纡尊降贵来我们这里是为了什么?”

必然是另有所图啊!

可是万氏不太相信,常夫人和常公子会看上陆清竹,虽然只是继室,可常家是名门望族,常玉又无子嗣,续弦和原配也没多少差别。

“可那常家公子,真的看上陆清竹了?”

陆清荷勾了勾唇,笑颜如花:“看没看上,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万氏拧着眉,一言不发,陆清荷靠过去,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半晌,万氏才瞪大眼,犹豫着看向陆清荷:“这可以吗?”

陆清荷不以为然:“又不是什么出格的举动,怎么不行?常公子若是看上了陆清竹,是她的福气。常夫人自然也会感激您,将来我们和常家做了亲家,便有极大的好处。”

万氏摇头道:“可我总觉得这事不妥。”

“母亲别忘了,陆清竹是怎么不把您放在眼里的,您受得了,女儿可不愿让您受委屈。”陆清荷语气愤然不已,眸光沉沉。

说起这个,万氏最后一丝犹豫都消失了,拍了拍手,果断道:“那好,我明日就给常夫人送拜帖去。”

秋闱第三场结束后,陆清竹彻底放松下来,这几日虽未出门,可难免还是提心吊胆的。但陆长筠好在信心满满的样子,他直言考中应该没有问题,只是不知名次如何。

但陆清竹觉得,名次暂且不论,只要能考中,就是最后一名也没关系,再努力一些,明年春闱前五十进士及第也不是没有可能。

如此,陆清竹倒放宽了心,陆长筠表面上虽不着急,可等待放榜这几日还是坐立不安的。

日子慢悠悠的晃过,总算到了八月十八放榜这日,陆清竹早早的就起床,陪着陆长筠去贡院看榜单。

贡院外,早早的被围了一个水泄不通,数不清的考生挤在榜前,等着放榜。

陆清竹陪着陆长筠等待的时候,见兄长面无表情,浑身紧绷,不禁笑:“大哥是怕考不中第一名吗?”

陆长筠摇头:“第一名多半是高嘉行。”

高嘉行文采出众,是极为出色的佼佼者,陆长筠有自知之明,能考中已经是奢望,他有预感,自己的名次肯定是中间靠后,第一名无论如何也不可能。

临近午时,礼部的人终于大张旗鼓而来,九门提督领着一队士兵护卫秩序,礼部尚书命人将一张三尺余长的红色的榜单挂在墙上。

看榜的考生蜂拥而至,陆清竹身为女子不好去挤,陆长筠让她在一旁等候,自己去看榜。

陆清竹等待的时候,偶尔会听见一声尖叫,有人不顾形象的喊着:“我中了、我中了……我终于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