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30节

“不用!”说起这个,陆长筠都觉得自己都清醒了许多,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起陆清竹,有损妹妹闺誉,实在令人恼火。

但陆长筠不敢对他发火,只能冷冷的拒绝,可封景澜却容不得他拒绝,挥手让叶秋去准备了马车,拉着陆长筠坐上去。

陆长筠铁青着脸,对封景澜视而不见。马车外,盛兰洵靠在封珏身上,醉得走不动路,看到封景澜,跌跌撞撞的爬起来,朝他们招手,嚷嚷道:“王爷,陆兄……你们要回家了吗,带我一起啊……”

说着就要往马车上爬,封珏眼疾手快的把摇摇欲坠的盛兰洵接住,没好气地瞪着他,语气冷硬:“你都喝成这样了,还往哪儿跑?”

封景澜掀开帘子,看了盛兰洵一眼,目光又落在封珏身上,几不可见的抿了抿唇,淡淡道:“让长孙殿下送你回去吧,我们先走一步。”

说完,便让叶秋驾着马车走了。盛兰洵嘴一垮,一脸悲痛:“王爷,陆兄,你们都不要我了吗?我被抛弃了,你们好狠的心啊……”

封珏听的忍俊不禁,笑骂道:“你戏文看多了吗?”

盛兰洵跟烂泥似的挂在封珏身上,封珏虽比他小了一岁,可身高却比他高出许多。盛兰洵站不稳当,两只手臂环住封珏的脖子,小声嘀咕道:“是啊,王爷跟陆兄都不要我了,红雁姑娘也不要我了……”

盛兰洵醉得不轻,没注意到在说完这话时,他靠着的那个人身体一僵,复而又恢复正常。只是那双一直看着他的眼睛里,隐隐有暗光掠过。

马车不急不缓的从天香楼驶往陆家,到了门口,陆长筠迅速的跳下马车,转身朝封景澜道:“就此别过,多谢王爷相送!”

刚要准备下车的封景澜暗骂陆长筠过河拆桥,脸上却扬起笑容,点点头:“也好,陆兄早点歇息,我先走了。”

“恭送王爷。”陆长筠眼看着马车消失在拐角处,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是那马车拐过转角,却没有再走的意思。

封景澜掀开车帘,抬头看了看旁边的围墙,叶秋疑惑的问:“王爷,您这是?”

封景澜尚有几分薄醉,略微昏沉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一抹倩影。酒意仿佛更上头了,让他整个人都暖烘烘的。

“我进去看看,你在这儿等着我。”说罢,便下了马车,轻轻一跃,便跳上了一丈余高的围墙。

叶秋一边钦佩自己主子酒后还这么利索的动作,一边又不禁惊叹,九王爷是何等风光霁月的人啊,竟然能做出翻墙这种事,为了心上人不顾形象,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漪澜院内,陆清竹刚沐浴完,换了一身藕色的齐胸襦裙,一头长发湿漉漉的披在身后。

青柳来说陆长筠已经回府,陆清竹这才放了心,拿了一本杂书,依靠在窗前,吹着凉风,翻看着书。八月中下旬秋老虎尚猛,还有几分燥热。

见明珠她们还在旁边伺候,便道:“时辰不早了,你们先下去吧,不用在这里陪着我了,我看一会儿书,等头发干了就休息。”

“那小姐早点睡,奴婢就在门外,您有事唤奴婢就成。”明珠也知道陆清竹的习惯,她看书的时候不喜人打扰,于是也不再多留了,退出房间,把门关上。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只有陆清竹偶尔翻书的声音,桌上的灯笼里,蜡烛一点一点燃烧,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陆清竹看了一会儿书,突然听见窗外有些响动,有一个人影似乎从窗前飘过。

陆清竹放下手里的书,站起身去看了一眼,这一看差点没把自己给吓死。

一声尖叫就要从嘴里溢出,却被一只温暖干燥的手捂住,一股浓厚的酒气也随之扑面而来。

“别出声,是我!”封景澜声音略显低沉沙哑,不复往日的清润,可陆清竹还是一下就辨认出来了。

她又惊又怒,第一反应是,封景澜是怎么悄无声息的跑到漪澜院来的。

陆清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外面,夜色静谧,除了封景澜,没有任何人。陆清竹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穿着,没有不妥之处。

陆清竹面露骇然,忙后退了一步,目光如炬的盯着他,低声问:“王爷,你来做什么?”

封景澜隔着窗户,看着陆清竹未施粉黛的俏脸,心中一热,不自觉的就露出笑容来:“来看你啊!”

陆清竹顿时哑口无言,板着脸问:“王爷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你的闺房啊。”封景澜左右看看,陆清竹的房间布置清新雅致,一看就是女儿家的闺房,夸赞道:“很漂亮!”

看着封景澜醉意朦胧的模样,陆清竹气不打一处来,轻喝道:“王爷知道是我闺房,你还敢来?大半夜擅闯姑娘闺房,可不是君子所为!”

这都快子时了,突然一个一身酒气的男人,跑到姑娘家的闺房,任谁都要吓得半死,偏偏这人是封景澜,她拿他毫无办法。她要是已经睡觉了,没穿这么多衣裳,岂不是清白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