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32节

万事脸色一变,冷声呵斥:“你怎么说话的?”

陆清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平复了心情,平静的说道:“母亲明白我的意思,现在我就跟您说清楚,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嫁给常公子,您死了这条心吧!别妄想着借我可以攀上这根高枝,我说过我不会同意,您就别白费力气了!”

“陆清竹……”万氏冷哼了一声,脸上的表情险些挂不住,但碍于在场还有其他的客人,不好再多说,只能把心里面的怒火压下去,在她耳边低声警告:“儿女婚事向来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容不得你拒绝。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否则,有你好受的!”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新书预收,求支持!

接档文《对冤家以身相许》

老冤家死对头成了我救命恩人,要求我以身相许,怎么破?在线等,急!

预收奇幻言情《仙路迢迢》

每次临近成亲,她的未婚夫就因功德圆满,渡劫飞升。接连把四个未婚夫送上天,是什么体验?当她有朝一日也飞升天界,遇见那么多眼熟的人,是什么体验?

小可爱戳右上角作者专栏,可预收新文,感谢支持!

第47章 公主相邀

陆清竹席上食不知味,草草吃了一点就不想动筷子了。

高月言将她的动作尽收眼底,待宴席结束,便拉着陆清竹躲到一边说悄悄话:“阿竹,你看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是不是我二婶说话太难听了?你别同她计较,她这人向来刻薄尖酸,我都不想理她。”

陆清竹晃了晃脑袋,赵氏说话固然难听,可让她心里更不舒服的是常玉嚣张轻浮的态度,和万氏陆清荷算计她的心思。

那些糟心的事,她连提也不想再提了,只转移了话题,转头去看高月言:“你家里可有操心你的婚事了?”

高月言一愣,面露羞涩,然后飞快的点了点头:“我祖母问过我意思,我自然都依她。只是大哥尚未定亲,我的婚事也不能操之过急!”

高月言虽是面带羞涩,可眼角眉梢都是甜甜的笑意,高家给她订的亲事,必然是她心甘情愿的。说起这个,陆清竹倒有好奇起来,问道:“你心上人是哪家的公子啊?你还从未跟我说过!”

以前她问的时候,高月言总是闭口不答,她怎么旁敲侧击都没用,没想到今日她却干脆的回答了,红着脸道:“是……顺安王府的世子,盛兰舟……”

“盛兰舟?”陆清竹下意识的呢喃,心里仿佛风浪涌过,一片狼藉。但她很快就整理好了情绪,把那一丝几不可闻的酸楚压了下去。

其实,她早就该猜到的。从前她去高家时,高月言常常把顺安王世子挂在嘴边,她自然也跟着了解了盛兰舟。

那时,陆清竹以为是高家和顺安王府交情匪浅,高月言提起盛兰舟也正常,不曾想原来是少女芳心萌动。

若是知道高月言喜欢的人是盛兰舟,那她无论如何也会和他保持距离。

陆清竹突然庆幸,自己陷得不深,那一点旖旎的倾慕,早就随着她认清现实时消失无踪,如今知道了高月言的心意,她竟觉得有几分难言的畅快。此时此刻,她才觉得有些不曾放下的东西,已经彻底烟消云散了。

陆清竹扬起一抹轻松的笑容,看着高月言,温柔的说道:“月言,恭喜你。你一定会幸福的!”

他们本就是门当户对,天造地设,在一起再合适不过。

“我会的,阿竹,谢谢你。”高月言羞赧一笑,亲热的拉着陆清竹的手,温声道:“你若是不喜欢那常家公子,回绝他便是,不必勉强自己。我也听说那常公子已有几个妾室了,你要嫁给他,可有得头疼了!”

陆清竹微微颔首:“我明白,我会处理好的。”

离开常家的时候,陆清竹坐在马车上,连一句话都不说,闷着头看着窗外。万氏说了一阵,见陆清竹还没反应,就要准备发火了,陆清荷给了万氏一个眼神,示意她息怒。

然后,陆清荷才露出笑容,对陆清竹道:“二妹,你别同母亲置气了,母亲这也是为你好。”

陆清竹露出嘲讽的笑,双眸里闪过冷芒:“既是为了我好,大姐怎么放心让我跟常公子独处?”

陆清荷脸上的表情彻底僵住,有些心虚的说道:“你说什么呢……”

陆清竹瞥了她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大姐何必装傻,你我心里都明白的,只是为了给大姐留点面子才不戳穿,大姐又何必再咄咄逼人呢?”

陆清荷自知理亏,此刻被陆清竹一说,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万氏在一旁冷眼看着,快到陆家时,才对陆清竹道:“你别想着找什么借口,拒绝这门婚事。我告诉你,你的婚事,有我跟你父亲全权做主,由不得你胡来!”

陆清竹不怒反笑:“母亲这是拿我的婚事来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