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34节

李敏德是大风大浪里走过的人,见惯了各种场面,片刻的不适后,就能滔滔不绝的阿谀奉承:“王爷多礼,您能亲至,实在蓬荜生辉,草民荣幸之至!”

封景澜温和一笑,转而把目光移向陆清竹,陆清竹眼观鼻鼻观心,直接视而不见。

封景澜有些微的失落,但没表露出来,维持着风度:“时候不早了,我先告辞了,改日再找陆兄一叙。”

陆长筠巴不得封景澜赶紧走,好不容易等送走这尊大佛,才彻底松了一口气,陆清竹同样也是如释重负。

李敏德看到他们兄妹的反应,不禁皱眉:“这位是宫里哪位王爷?”

陆长筠也不隐瞒:“皇上幼子,当今九王爷。”

“九王爷?”李敏德明显也是听过他的名号的,缓缓道:“我听说这位九王爷,年少时也是个能文能武的人才,如今怎么……”

怎么就变成这个模样了呢?虽然不说纨绔跋扈,可跟传说中能以一敌百,令人闻风丧胆的沙场战神,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啊!

现在的封景澜翩若惊鸿,仿佛画中走出的仙人,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高傲清冷的气息,哪里像是征战沙场,双手沾过鲜血的军营中人。

陆清竹心里正生着封景澜的气,连他一句好话都不想说,冷冷道:“舅舅别理他,这个九王爷行事乖张怪异,阴晴不定,您往后见了他,一定要绕道走!”

否则后患无穷,比如她。

李敏德看着陆清竹,迟疑了一下,问:“阿竹,我看……那位九王爷似乎对你很特别的样子。”

李敏德这话已经是很含蓄的表达了,只差没说,那位九王爷似乎对你有意啊!

只是怕陆清竹脸皮薄,才委婉的问。

陆清竹眉心一颤,心虚的摆摆手:“怎么可能,舅舅看错了。”

不知为何,有关封景澜的事,她就下意识的想否决。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虚,明明她也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一直纠缠不清的,也是封景澜,她怎么就觉得难以启齿呢?

陆清竹都如此说了,李敏德自然不好再问。不过从刚刚短暂的相处来看,那个九王爷,也是个温和有礼的人,至少没有摆出什么架子,反而如此平易近人。

若是他真的对陆清竹有意,假以时日观察一番,要能结成亲事,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心念电闪之间,李敏德心里已经盘算了很多,但却没有对陆清竹说。

回了在京城购置的宅子,陆长筠陆清竹坐了一会儿,看时间不早便要告辞:“舅舅刚来京城,人生地不熟,若有什么需要,就派人来陆家告诉我们。”

李敏德颔首:“放心吧,这些日子辛苦你们兄妹俩了,早些回去休息。对了,过几日就是你们娘亲的忌日,等我安排好了,就同你们一起去。”

难为李敏德还记得李氏的忌日,陆清竹心里感慨不已,笑着点头。

回去的路上,陆长筠忍不住问:“阿竹,九王爷今日怎么会来天香楼?”

陆清竹摇头,一肚子的火气:“我也不知道,他这人怪得很,来无影去无踪的。”

连她的闺房,都能轻而易举的出入,还有什么地方他不敢来。

陆长筠犹豫了一阵,看着陆清竹说道:“我看他似乎对你有意,你呢?可否中意他?若是你们两情相悦,你要嫁给他也并非不能……”

陆清竹惊讶不已,连忙制止住陆长筠接下来的话:“别别别……大哥,你别乱猜了,我不喜欢他。”

“真的?”陆长筠有些不敢相信,因为之前陆清竹也是这样说,他了解妹妹,自然也相信。可这段时间,封景澜出现的频率实在有些多,且每次都与陆清竹有关。

抛开别的不谈,封景澜本身也绝对是一个万里挑一的人。谦和有礼,温润如玉,没有皇亲国戚的高高在上。

而且,他似乎对陆清竹真的是一往情深,哪怕他们兄妹俩冷眼相待,三番两次的给他脸色看,他也从未生过气,至少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来。

陆长筠开始反思,之前是不是自己对封景澜有些过分了。如果他对封景澜友好一些,再观察观察他的表现,倘若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对陆清竹好,或许也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陆长筠考虑的很长远,打心底里希望陆清竹可以嫁一个善良正直,对她真心实意的男人。

陆清竹的想法却不尽相同,对于嫁人,她心里仍然有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第50章 皇长孙

她应该嫁什么样的人?她嫁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将来年复一年的日子里,她的夫君会不会一如既往,不改初衷的对她好?

怀着这些心思,陆清竹觉得自己嫁人的那日,仿佛遥遥无期。

她渴望一份纯粹而深刻的感情,可却不想把所有的期盼和真心都托付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