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36节

向来淡然如风的九王爷突然变得针锋相对,咄咄逼人,实在让人无比的困惑,在场众人心里纷纷好奇的同时,却又心照不宣的看热闹。

皇上皇后显然也被封景澜突如而来的质问,惊了一瞬,帝后二人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疑问。

皇上看常夫人变了脸色,略微皱了皱眉,今日是皇后的寿辰,宾客众多,常夫人忽然替儿子求赐婚的圣旨,他本来怀着收拢人心的心思,打算成全。

却不想封景澜竟然极力反对,剑拔弩张的态度,让他这个做父皇的都不禁惊讶。

封景澜可从未如此义正言辞的反对过什么,他字里行间都提到陆家,莫非是不同意这门亲事?

皇后和皇上几十年夫妻,最是擅长察言观色,见他面色不虞,忙出来打圆场,半开玩笑地说道:“老九,看看你,这是喜事,理当高兴才对,这么较真做什么?莫非,你倾慕那陆家小姐?”

皇后说完便静静等着封景澜找借口来解释,没想到安静了一阵后,她看到那个长身而立,风雨不动的人,轻轻点了点头,薄唇轻启,无比清晰的吐出一个字:“是!”

仅仅一个字,就足以在殿中掀起轩然大波,众人神色各异,目不转睛的看向封景澜。

盛兰舟眉头紧蹙,眸光晦涩不明,锐利的目光始终锁定在封景澜身上,半晌,才渐渐冷静下来,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酒入愁肠,五脏六腑都开始灼烧,连同炙热的心,都一起颤抖起来。

常夫人的脸色霎时间变得一言难尽了,颇有些尴尬:“王爷说笑了……”

封景澜是再正经不过的神色,轮廓分明的俊脸上并没有一丝笑意:“常夫人如何看出本王在说笑?”

常夫人忽然有些后悔,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那些话了。

本来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的决定,此刻又不禁质疑起来,但封景澜把话说到这个地步,她实在有些坐立难安,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好在皇上皇后都是极其聪明的人,知道这事内有玄机,看封景澜的表情就知道,他不像是说谎。

皇上心里自然是为幼子有了喜欢的女子而高兴,但如今常家来插一脚,他又不好直接落了臣子的颜面。

他心里正考虑着要怎么应对时,常太傅已经站了起来,恭敬道:“皇上,娘娘,微臣斗胆想问九王爷一句话。不知王爷中意的是陆侍郎家的哪位小姐?”

封景澜微眯着眼,眼底有冷芒闪过,不知常太傅葫芦里卖什么药,但他倾心陆清竹是事实,事到如今,也没什么隐瞒的:“是陆家二小姐。”

常太傅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呵呵一笑:“那王爷可真是误会了。贱内替犬子求的婚,是陆家三小姐!”

常太傅此话一出,全场哗然,饶是封景澜都忍不住皱起了眉,但就一瞬间的功夫,他便眉头轻展,露出清浅的笑容来,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如此,果真是本王误会了!”

常夫人忽然听丈夫说出这话时,还惊的不行,刚要开口否决,却被常太傅悄悄瞪了一眼,霎时间不敢再说话。

封景澜眸光微闪,隐隐有暗光浮动,唇边扬起一抹略带嘲讽的笑容,凉凉道:“不过,据本王所知,那陆家三小姐尚未及笄,不过十三四岁,连大门都甚少迈出,贵府公子什么时候见过她?太傅和夫人还特意请旨赐婚?”

封景澜此言一出,常太傅和常夫人的神色,都是一变。

常玉今年二十有三,陆家三小姐陆清兰才刚满十三岁,虽不算老夫少妻,可年龄也差了这么一大截。

好在常太傅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一瞬间的惊恐后就恢复了正常,带着讨好的笑容说:“王爷说的是,可年龄差一些也无妨,微臣和贱内不也差了十几岁吗?犬子虽不才,但若娶妻必定会尊重以加。”

封景澜嗤笑一声:“是吗?”

其实说起来,他和陆清竹的之间的岁数也差得不少,陆清竹堪堪及笄,他都已经二十四岁了,九岁和十岁的差距,好像也并无什么区别。

封景澜这么一想,很快就被常太傅的话说服了。

但常玉温柔待人,可就不太真实了。

常玉花名在外,他也有所耳闻,虽不至于流连烟花柳巷,可身边的女人却是不少,坐享齐人之福。

要他真娶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只怕是会被那些女人欺负的渣都不剩,更何况陆清兰年纪尚小,要成亲也要等到十五岁,两年的时间,常玉估计等不下去。

很明显这是常太傅临时捏造的借口,以常玉的眼光,根本还看不上青涩稚嫩的陆清兰,陆家三个姑娘,除了已经到定亲的陆清荷,那就只剩下陆清竹了。

那常玉喜欢的女子,必然就是陆清竹。

如果是陆清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