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38节

明珠听着自家小姐言不由衷的谎话,不由得无语。

都怪九王爷,半夜三更来骚扰小姐,还把人都给气哭了。

陆长筠信以为真,没有多问,只道:“那走吧,马车已经备好了。”

陆通每日一早到工部点卯,甚少在家,陆清竹自然也不奢望他会一起去祭拜李氏。

兄妹俩乘了马车到李家宅子,接上李敏德一家三口一起出城。

李氏的墓地在城外西郊,路程不远,坐马车也就半个小时。

李敏德见只有陆长筠和陆清竹两人,不由得皱了皱眉:“你们父亲呢?”

陆长筠道:“今日小朝会,父亲进宫上朝了。”

李敏德忍不住哼了一声,嘀咕道:“没心没肺!”

亏得当初李氏不顾反对嫁给他,好日子没过过几天,就香消玉殒。陆通这个做丈夫的,连她忌日也舍不得抽空去看看,实在令人齿寒!

陆清竹和陆长筠面面相觑,颇有几分无奈。

李敏德和陆通的过节实在太深,二十年的恩恩怨怨,至今没能消散。好在兄妹俩不时能听见陆通和万氏数落李家人,渐渐地也就习惯两家人这种剑拔弩张的态度了。

两家针锋相对多年,要彻底和解是不可能了,李氏已经去世,哪怕彼此放下芥蒂,也不能完好如初了。

陆清竹早对陆通没有什么期待的,他去与不去,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要紧的。

“舅舅别动怒,我跟大哥去就成了。”哪怕陆通去了,也不是真心实意,去了是添堵,那还不如不去。

李敏德只得把那些话咽了回去,又骂了陆通没良心,才把这事揭过不提。

马车摇摇晃晃的出了城,完全没人注意到后面十丈开外,有一辆青顶马车不远不近的跟随着。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是个转折,阿竹和老九感情要升温了,离亲亲抱抱睡觉觉的日子不远了~

第55章 龌龊

马车晃悠悠行驶半个时辰后,便到了西郊。立秋过后,天气渐渐凉爽,今日没有太阳,天空暗沉无光,隐隐有下雨的趋势。

李敏德叮嘱赶紧上了香,祭拜完就回城。

李氏的坟上长满青草,陆清竹和兄长也就每年清明和忌日来两次,大致除了坟头的草,点了香蜡,才磕了头便狂风大作,没多一会儿便有豆大的雨珠掉下来。

大雨倾盆而至,完全出乎意料。陆清竹一时躲避不及,淋湿了头发和衣裳,李敏德赶紧吩咐陆清竹上马车,让车夫驾车回城。

好在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只是浸透了肩膀和裙摆,倒不至于浑身湿透而尴尬。

吴氏担心陆清竹受凉,关切道:“不如我们找个客栈,你先换身衣裳吧?”

这里虽是城外,但也是附属皇城,虽无内城繁华,却也有民居,客栈。他们在官道上,想要找客栈也容易。

陆清竹擦擦半湿的头发,摇头道:“没事,舅母,回家再换吧!”

大雨还在下,为她停车,让舅舅舅母淋雨不好。

李敏德看了陆清竹一眼,道:“雨大路难行,马车也不好走,听你舅母的,前面找个客栈歇一歇,等雨停了再走。”

李敏德都如此说了,陆清竹再拒绝就显得矫情了。马车在一家客栈停下,小二撑了巨大的油纸伞来接客,殷勤的领着陆清竹往楼上客房去。

陆清竹出门都会带上衣物,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现在倒派上用场了。

今日出门陆清竹未带明珠她们,只有陆长筠和李敏德一家人。

换衣服时,吴氏说要帮忙,陆清竹忙拒绝:“舅母坐会儿吧,我自己去就行。”

吴氏依言点头,李敏德带着他们在大堂坐下,陆清竹拿着衣裙上了楼。

往前直行再左转便是她要的客房,小二把她送上楼便退下了,陆清竹道了谢,正要关门,却被一股力道拦住动弹不得。

陆清竹心中一慌,蓦地抬头,便见一个身形高大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口,他目光灼灼,唇边噙着淡淡的笑意,可陆清竹却觉得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常……公子?”

常玉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笑容渐深:“许久不见啊,陆二小姐!”

他虽然是笑着,可陆清竹总觉得那笑容带着别的意味,让她有说不出的忌惮。

陆清竹后退一步,故作镇定的笑了笑:“常公子怎么也在这儿?”

“自然是为你而来!”常玉察觉到她的防备,眼底一抹异色一闪而过,居高临下的看着陆清竹,幽幽说道:“你怕我?”

陆清竹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戒备的看着常玉,从里到外都生出一种警惕感来。

不知道是不是她多虑,总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很危险,至少并非善类。从第一眼开始,她就觉得常玉的看她眼神太过放肆露骨,像是一头饥饿的猛兽,盯着鲜美的猎物,令人心生恐惧。

但此时,常玉并无失礼之处,她不敢大喊大叫,只能尽量维持着面上的冷静:“男女有别,我应该和常公子保持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