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39节

只是还未到门口,就远远看见一匹枣色的骏马,在马车前停下,一个风光霁月,俊朗无双的男子自马上下来。身如玉树,翩若惊鸿。

马车停下,封景澜就走了过来,陆长筠才掀开车帘,看到封景澜不由得一愣,随即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知王爷光临寒舍,有何贵干?”

封景澜不知道陆长筠语气里的愤怒从何而来,但面前的人是未来大舅兄,封景澜好脾气的没有同他计较,笑眯眯的回答:“自然是来找陆兄你啊,听闻陆兄和阿……二小姐出了门,故而在此等候,没想到正巧遇上,真是缘分!”

陆长筠眉头轻蹙,跳下马车,朝封景澜拱了拱手:“王爷抱歉,今日有事,恕长筠不能相陪,您请回吧!”

封景澜只当没听见陆长筠的逐客令,目光落在他身后的马车上:“那我见一见阿……二小姐吧?”

封景澜得寸进尺的要求,令陆长筠火冒三丈,本来就因为今天的事,气得不行,现在又来个九王爷纠缠不休。

陆长筠实在没什么好脸色了,冷声道:“舍妹身为深闺女子,岂可随意见外男,王爷莫要强人所难……”

“大哥!”陆清竹低低唤了陆长筠一声,面不改色的下了马车,客气的向封景澜行了礼:“王爷有话便说吧!”

封景澜一噎,当着陆长筠的面,他怎么说得出来?

封景澜憋得难受,祈求的目光落在陆清竹身上。

陆清竹心绪复杂,本来心里还堵着一口气,可看封景澜无辜又委屈的表情,愁绪莫名消散了几分。

陆清竹暗暗叹了声气,与陆长筠道:“大哥,你稍等,就说几句话。”

陆长筠拧着眉头,狠狠地瞪了封景澜一眼,终究什么话都没有说,默默后退了几丈远,隔了一个合适的距离。

没了陆长筠,封景澜莫名松懈了下来,温声细语的对陆清竹说:“你去祭拜你母亲了?没淋雨吧?”

陆清竹眸光轻闪,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没有,就弄脏了衣裙,已经换过了。”

“那就好。”封景澜脸上露出笑容,眼底有亮亮的光芒,又道:“昨晚有件事我忘记跟你说了。我阻止了常夫人请旨,常太傅觉得难堪,临时找了借口,说是常玉中意陆三小姐,你们都提防一些。这常玉……不是什么好人!”

陆清竹脸上的笑容一滞,微微垂下眼睑,遮住眼眸里复杂的情绪,缓缓点了头:“我明白了,多谢王爷提醒。”

封景澜见此,忍不住蹙眉,陆清竹今日的情绪似乎不一样,和他说话也是心不在焉,仿佛有什么要紧的心事一般。

封景澜没能忍住,低头看着她,轻声问:“怎么了?今日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吗?”

陆清竹脸色一变,没想到封景澜观察的这么仔细,她这么隐瞒,他竟也能看出异常来。

陆清竹咬了咬唇,不甚在意的摆摆手:“没有,王爷别乱想,您自便,我先回去了!”

说完陆清竹就准备转身离去,忽然听封景澜一声轻喝:“你等等!”

下一刻,她纤细的手腕,便被一只宽大的手掌抓住,动弹不得。

封景澜略微提高了手,陆清竹轻软的衣袖便滑了下去,露出藕节一般白皙的手腕,一圈青紫的印迹赫然映入眼帘。

封景澜的眸光瞬间就变了,眉头紧锁,沉声道:“你手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撞着了。”陆清竹随口找了个借口,想要挣脱封景澜的钳制,但封景澜丝毫没给她挣扎的余地,虽然他并没有用力,可就是无法挣脱。

封景澜的眼神深邃且锐利,视线紧紧盯着她手上的痕迹,陆长筠远远的看见,连忙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冲封景澜道:“王爷,请自重!”

封景恍若未闻,只偏头看了陆长筠一眼,又把目光移向陆清竹略显苍白的脸颊:“撞伤可不是这样,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了?”

陆清竹想也不想就摇头否决:“没有,王爷想多了。”

“你骗我。”封景澜自认还是能了解陆清竹一点的,她今日明显不对劲,手上还莫名出现了伤痕,若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他都不相信。

陆清竹不愿宣之于口,这让封景澜觉得有些烦躁,他眼底有冷凝的光,沉沉的盯着陆清竹看了一阵,松开手,淡淡道:“你不说我也能查到!”

说罢,便直接转身离开,翻身上马,策马奔腾,很快消失在眼前。

陆通才从工部回来,听说九王爷光临,惊得朝服还没换,就匆匆的跑出来迎接,结果才跨出门槛,就看到那抹修长矫健的身影扬长而去。

陆通不满的皱着眉:“这九王爷刚来怎么就走了,长筠,清竹,你们怎么也不留王爷吃顿饭。”

陆清竹心乱如麻,什么心情都没有,听见陆通这话,连眼皮都不掀一下,淡淡道:“王爷有事,先行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