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42节

成平公主是爱花之人,公主府专门瞥了一个宽敞的花房,这个季节,花房最多的便是菊花,丝丝缕缕的芳香钻进鼻子,十分好闻。

设宴款待宾客的茶水和点心,都是菊花所制,足见主人的用心良苦。

成平公主的宴会,邀请了不少人,陆清竹除了看见了好姐妹高月言和魏怀柔,还有许子宜和高梓言。

高梓言近来甚少出现在人前,陆清竹乍一看到她,还有一瞬间的惊讶。和上回比起来,她似乎消瘦了不少。

陆清竹疑惑之时,高月言私下和她说,高梓言消瘦是因为皇长孙封珏。

“我听我祖母说,太子妃很快就要替长孙殿下请旨赐婚了。”

这么快?

陆清竹挑了挑秀眉,好奇的问:“是哪家的千金?”

高月言眼神微闪,笑了笑:“说起来,你也认识。”

第60章 心头之恨

陆清竹心生疑惑,但忽然间又想到一个人,迟疑道:“常曦华?”

高月言“咦”了一声,惊讶的瞪大眼:“你知道?”

其实并不难猜,毕竟常曦华的出身已经算不错了,她的父亲是当朝太傅,虽无实权,却是太子的授业恩师,后来又教长孙殿下启蒙。

封景澜冲冠一怒,断了常玉一条腿的事传得沸沸扬扬。

但这仅是常玉的问题,并不影响常太傅在太子心里的重量。况且现在皇上年迈,太子继位在即,身边总少不得重臣辅佐,若是和常家联姻,将来太子继承大统,掌握天下也有助力。

到那时,封珏自然而然就会被册封为太子,常曦华嫁过去便是太子妃,青云直上,将来还会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早在太子妃举行宴会的时候,陆清竹就看出了太子妃对常曦华的欣赏。

如今,也不过是等皇长孙亲自点头,时机一到,便能请皇上皇后赐婚了。

上回因为常玉失礼的事,陆清竹隐忍不发,也是有这个原因。

她怕将来常家地位水涨船高,常家人心生不满,会刻意打压她和陆长筠。

她自己倒无所谓,可陆长筠明年还有最为重要的春闱和殿试,万万受不得影响。

他有满心抱负,鸿鹄之志,断不能因为她而失去大展宏图的机会。

封景澜为陆清竹出恶气,是因为心疼,陆清竹为陆长筠而隐忍,是因为担忧。

她感激封景澜相护,除了陆长筠,她从未在别人身上感受到,这种呵护备至的关心。

身边能有一个为你奋不顾身的人,真的是一件温暖而感动的事。

今日常曦华并没有来公主府赴宴,但陆清竹听说,常曦华也曾收到了成平公主的请帖,常家是名流世家,常曦华出身不低,受邀也在情理之中。

但今日,临近晌午,常曦华都还没出现。她最是恪守规矩,讲究礼节,不会无缘无故的迟到,这个时辰还不来,大概就真的不会来了。

常曦华缺席的原因,陆清竹也能猜到一二。

封景澜去常家找麻烦,断了常玉的一条腿,常家人心里指不定怎么痛恨封景澜,只是动手的人是位高权重的九王爷,常家众人敢怒不敢言罢了。

今日常曦华不来,倒也免去了诸多的尴尬。封景澜到底是伤了常玉一条腿,成平公主虽也厌恶常玉强人所难,欺负弱小的女子。但封景澜此举,也有些急躁了,若是常曦华真来了,彼此都难以自处。

今日赴宴的人众多,少一个常曦华,也不是多要紧的事,她真要不打算来,左不过是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一下,想来成平公主也不会说什么。

此事,果真如陆清竹所料,没多久就有常家的管事上门请罪,说是常曦华偶感风寒,早起不适,无法出门。

成平公主温和一笑,明知缘由,也不拆穿,落落大方的说道:“那可得请大夫好好看看,女子的身体最是金贵了。”

常家的管事谢恩,忙不迭的告辞了。

席上,众人眼神微妙,有些知道大致原因的,纷纷把视线投在陆清竹身上。

陆清竹只当没看见那些打量的目光,低着头吃自己面前的佳肴。

午后,成平公主领着众人往后花园去赏菊花。

公主府的花园面积宽阔,种植了许多绿树和鲜花。但秋风瑟瑟,九月里的花已经尽数凋零,唯有一簇簇色彩斑斓的秋菊傲然盛放。

魏怀柔“呀”了一声,指着一簇花丛里的几株深紫色的菊花:“公主府里竟然有墨菊,我以前来过数次竟然都没发觉。”

墨菊是最为名贵稀少的品种之一,花盘硕大,颜色红中带紫,紫中透黑,在一众白的黄的菊花中格外显眼。

没想到成平公主竟把这样名贵的墨菊,和普通的菊花一起种植,实在是有些……暴殄天物。

成平公主听见了魏怀柔的话,淡淡一笑:“你来只是没碰上花期罢了,这么漂亮的花,摆在花房里见不着阳光雨露,才是暴殄天物。还不如栽进土里,供人赞美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