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43节

陆清竹和仪姐儿说:“承蒙仪姐儿不嫌弃,就叫我姐姐吧!”

“不行!”封景澜浓眉一皱,义正言辞的否决了:“不能叫姐姐!”

仪姐儿要叫陆清竹姐姐,那辈分岂不是就乱了,陆清竹生生的比自己矮了一辈了。

“那我该怎么叫啊?”仪姐儿不太理解,为什么不能叫陆清竹姐姐,她分明和怀柔姐姐,月言姐姐一样年轻啊!

而且,舅舅自己也说过,比自己年长几岁十几岁的女子,都能称呼为姐姐。

封景澜一噎,有些语塞,他抬头,正好看见陆清竹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明明眼神平静无波,他却品出了几分警告的意味。

封景澜立时哑口无言,伸手摸摸仪姐儿的脑袋,无奈妥协了:“暂且就叫姐姐吧……”

反正迟早有一日会叫舅母的!

仪姐儿也是挺会随机应变的,舅舅这么说了,她便听话的唤了陆清竹一声姐姐。

陆清竹勾了勾唇,收回视线,朝仪姐儿轻轻一笑:“仪姐儿真懂事。”

然后与高月言魏怀柔说道:“不是要去高台上赏花吗,走吧!”

魏怀柔看了看封景澜,脱口而出:“九王爷他……”还在呢!

陆清竹连看也不看封景澜,笑着道:“咱们都是女子,王爷在此诸多不便,我们自然要保持距离。”

魏怀柔这下可不好再说什么了,她也听说了陆清竹和封景澜之间的那些事,九王爷今日跟传言里狠辣无情,要了常家公子一条腿的样子判若两人啊。

或许封景澜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全程都放在了陆清竹身上,清淡平和的眼眸里盛满了笑意,仿佛夜空里璀璨夺目的万千星辰,深情而温柔。

不过但看陆清竹的样子,似乎对九王爷并不怎么上心呀。

封景澜悻悻的摸摸鼻尖,故作淡定的说道:“你们去赏花吧,我……就不去了。”

免得招人嫌。

他今日已经惹怒了陆清竹,可不敢再得罪她了,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实质性的进展,他可不希望陆清竹对自己有不好的印象。

封景澜显然是太过自信了,他在陆清竹心里已经没有什么好印象可言了,要不是看在他出身尊贵的份上,陆清竹或许早就沉着脸把他赶走了,哪里还会这么憋屈的忍受着他的无赖行径。

这会儿看见封景澜,又让她想起在马车上一幕,更是气不打一出来,语气冷硬的说道:“王爷自便吧,我们先走了。”

那边有几个小姐看到了封景澜,纷纷过来请安行礼,封景澜一时被挡住,脱不开身,只能任由陆清竹走了。

高台之上,视野辽阔,正好能将后花园的精致尽收眼底,沿着阶梯上去,刚站了一会儿,高梓言和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少女走了过来。

陆清竹一个不认识,但见高梓言面无表情的过来,她还是客气的打了一声招呼:“梓言姐姐。”

她心知高梓言眼高于顶,从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打了招呼后便不说话了,然而这时高梓言却冷幽幽的开口了:“如今果真是攀上高枝了,竟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陆清竹简直要气笑了,也不知是谁不把人放在眼里。一直高傲自大,目中无人的,是高梓言自己好不好?

现在她倒来指责她的不是?

陆清竹扯了扯嘴角:“梓言姐姐眼里不也没有旁人吗?”

她至少还端得规矩体统,从不主动与人交恶。

可高梓言一直就对她恶语相向,从未给过好脸色,真正的大家闺秀,应该斯文有礼,谈吐大方,不骄不躁。而不是像高梓言这样口出恶言,惹是生非。

高梓言微眯了眼,怒火中烧:“你说什么?”

陆清竹淡淡道:“姐姐听到是什么,便是什么。”

“陆清竹!”高梓言气得脸都红了,咬牙瞪着她,恨恨道:“你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高月言把陆清竹往后拉了拉,出来打圆场:“堂姐,你别说了,这里是公主府,小心惹公主生气。”

“连你也要护着她?”高梓言看到高月言的动作,冷冷道。

“阿竹我们先走吧。”高月言不想理会无理取闹的堂姐,索性拉着陆清竹往前走。

高台上人不少,下阶梯之时,陆清竹走在前面,高月言前脚才踏出一步,忽然被人推了一把,脚下猛地踩空,重心不稳的朝前面倒去。

陆清竹没来得及反应,就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扶住高月言。

然而,她脚下根本受不住力,人直接腾空,下一刻便天旋地转摔倒在大理石阶梯上。

一股剧痛从后背传来,接着便眼前一黑,头晕眼花地滚了下去,从头顶到双腿,都痛得无以复加。冷汗一个劲的往下流,痛得她低声哀嚎。

陆清竹从数十阶的石梯滚下去,早已吓坏了不少人,胆小的一些少女已经吓得花容失色,惊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