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45节

陆清竹颔首:“好多了,多谢王爷关心。”

“那就好。”封景澜神色放松,面露欣喜:“我那里有一盒去疤的伤药,我稍后差人送来给你,用上两个月,就能消除伤疤了。”

女为悦己者容,任何一个女子都不希望干净白皙的皮肤上留下疤痕。陆清竹虽是伤得后背,可伤口面积大,难免会留下痕迹。

他总觉得,陆清竹就应该是完美无瑕的模样,不然看着她背上的伤痕,他难免会心疼。

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眉来眼去,陆通觉得这事八成会靠谱了,心里无比的激动。

但他却故作姿态,露出十分为难的表情,愧疚的和封景澜说道:“王爷大恩,微臣和小女铭感于心。如今小女叨扰公主和王爷,微臣很是内疚,就打算下午安排一辆马车过来,接清竹回家养伤,感谢王爷和公主的救命之恩!”

封景澜看着陆通,不悦的皱起眉,没有多想便说:“她受了伤怎么能随意挪动?”

“微臣会尽量护好小女的,毕竟这是在公主府,不敢给您和公主添麻烦。”

封景澜的心情忽然变得极差,好不容易才克制住心里的那点烦躁,冷冷道:“哪有什么麻烦,陆大人多虑了。”

“是是是,您和公主照顾有周,实乃小女之福。”陆通面露尴尬,迟疑道:“可清竹一个尚未婚嫁的闺阁女子,住在公主府也说不过去,微臣只怕传出去会让人诟病。”

封景澜神情凛然,偏头了陆清竹一眼,眼底有细碎的光芒:“陆大人放心,待阿竹伤好,我就上门提亲,风风光光的迎娶阿竹过门!”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孩子生病黏人,码字时间很少,更新时间也不确定,我会尽量日更的。

第64章 情深

陆清竹原本趴在床上,听着陆通言不由衷和封景澜寒暄,结果忽然听见他最后一句话,顿时惊得支起身子。

然而才动了一下,后背的伤口就扯得生疼,陆清竹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痛苦的哀嚎出声。

封景澜反应迅速,忙过去看她:“阿竹,你怎么了?”

陆清竹一张小脸皱成了一团,咬紧牙关,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鬓角已经浸出了汗水,有气无力的看着封景澜:“王爷你别冲动啊!”

封景澜见她脸色好了些才放心,但却还是郑重其事的说道:“这是我深思熟虑的决定,并没有冲动,我想娶你,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咳咳咳……”陆清竹被自己口水呛到,但背上有伤,又不能咳嗽,只能硬生生的闭着嘴巴忍住,憋得面红耳赤。

封景澜心疼不已,一边替她顺气,一边埋怨的望着她:“你就这么不愿意嫁给我?”

“我……”陆清竹本想理直气壮的拒绝,可她抬头看见封景澜俊朗无双的脸,顿时就来不了口了。从前她明明可以很果决的说出那些话,现在却哑口无言,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她迟疑了,前前后后对封景澜的态度,连她自己也感受到了一丝不同。

那点不同源于何处,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仿佛是面前起了一层浓雾,隐隐约约的有亮光,却怎么也找不着方向。

近来,封景澜那些不加遮掩的心思表现的越来越明显,哪怕她不想承认,也一清二楚了。

尤其是在昨日,她从高处跌下,摔得几乎不省人事,快要昏迷之时,封景澜带着满脸的关切和焦急来了。

不可否认,被他抱在怀里,她的心还是有些触动,他温暖坚硬的胸膛,浑厚有力的心跳,让她生出一种大雨滂沱时找到避处的安全感来。

可嫁人……

她总觉得是不切实际的,这样的事,对她来说仿佛还有很远很远。

之前陆清竹找借口找理由逃避,封景澜尚且能够忍受几分,可事到今日,他已经不想再等。

尤其现在陆通也在,倒不如一次性说个明白,他对陆清竹,也并不是虚情假意。

封景澜看着陆清竹,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现在不信任我,毕竟是你的终身大事,慎重考虑也是理所应当的。但我喜欢你,这是事实!我会努力给你你想要的一切,好好照顾你一辈子!你现在也不用拒绝我,因为你拒绝也没用,我明日就进宫请旨赐婚,等圣旨一下,就算是天塌下来,你也得嫁给我!”

本来陆清竹听到他前半截话,还有些不自在的害羞,毕竟是第一次听见封景澜说这么直白的话。她心里防线险些崩溃时,听见他后面的话,那些怪异的想法瞬间一干二净,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陆清竹深吸气,才不至于对封景澜说出些难听的话,没好气的把头偏了一个方向,淡淡道:“王爷先出去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陆通听见这话就皱了皱眉,正想开口训斥陆清竹不懂礼节,封景澜就已经点头了:“好,你先睡会儿,我先陪伯父伯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