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47节

那个老男人见色起意,看中了红雁,非要点她伺候,红雁不肯,他便出银子替她赎身,硬是带她回家。

盛兰洵把那钱庄老板赶走,本欲替红雁赎身,但红雁推辞不肯,他劝说一阵无果,便不再强求了。

他后来便时常来伊人阁,听红雁弹琴唱曲,一来二去,就觉得这个身世可怜的姑娘很招人疼,存了心要替她赎身,带她离开这个水深火热之地。

只是好景不长,没多久他进出青楼的事,就传到了顺安王妃的耳朵里,被耳提面命告诫了几次不听,王妃直接让盛兰舟动了手,揍得他一个月下不来床。

后来等盛兰洵伤好,不死心的又偷偷摸摸来找红雁姑娘时,却被一次次的拒绝,根本见不了她的面。

盛兰洵这人做事虽然很离经叛道,但意志却莫名的坚定,对那红雁姑娘也是一往情深,哪怕冒着被母亲大哥揍人的风险,也要见一见红雁。

他本来还怀着红雁若是不见他,大不了改日再来的心思,没想到刚和封珏进了伊人阁,红雁就迎了出来。

封珏是第一次进入这样的地方,从踏进门的一刻起,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周围一群莺莺燕燕围了上来,娇滴滴的喊着‘公子’,闻着浓重的脂粉香,他显些忍不住要作呕。

但他转头去看盛兰洵时,却发现他的目光一直追随一个从楼梯上下来的女子。

那女子冰肌玉骨,弱柳扶风,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盛兰洵露出灿烂的笑容,迫不及待的走过去:“我终于见到你了,我来过几次了,你为什么都不肯见我?”

红雁盈盈一拜,语气恭敬而疏离:“是奴家的不是,请盛公子原谅。不过,还望公子日后不要再来伊人阁,您是万金之躯,不适合来这样的地方。”

盛兰洵脸上的笑容僵住,大受打击:“为什么?”

红雁垂首,声音柔柔弱弱的:“奴家不能耽误您的前途,您是王府的嫡公子,该是大展宏图,满心抱负,何能为一己儿女私情破坏名声。”

听着红雁的话,盛兰洵烦躁极了:“是不是我家里人跟你说过什么了?”

“盛公子多虑了!”红雁连头也不曾抬一下,柔声说:“您请离开吧,将来也莫要再来了。”

红雁说罢,便朝盛兰洵和封珏福了福身,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盛兰洵忽然没有勇气追上去,看着红雁翩翩身影在转角处消失,垂头丧气的问封珏:“殿下,你说我母亲是不是找过红雁了?她怎么都不搭理我了?”

那些香气往鼻子里钻,令封珏极度不适,但在盛兰洵面前,他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不管有没有,你都不该来这里。那位姑娘说的对,你是顺安王的嫡次子,顺安王在镇守边疆,保家卫国,你也该学你父亲一般,不能污了他的英明。”

盛兰洵心里翻江倒海的,从未像此刻一般迷茫,他近十八载的人生,一直过的风生水起,从未受过半点挫折。

他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就因为红雁是青楼女子,就要受到别人的偏见?母亲和大哥,又凭什么来干涉他的人生?

那些所谓的宏图霸业,功名利禄,他一点也不喜欢,若是可以选择,他宁愿做个普通人。

顺安王府的衣钵,有大哥这个做世子的继承,他逍遥自在,随性潇洒的当个富贵闲人难道不行吗?

盛兰洵心里异常的郁闷,被红雁拒绝,受了很大的打击,闷闷道:“走吧,殿下,我心情不好,你陪我喝几杯!”

出了伊人阁,盛兰洵直奔天香楼,拿着酒就往嘴里灌,封珏阻拦不及,他已经喝了好几杯,火辣辣的酒下肚,盛兰洵呛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封珏面无表情的替他拍着后背顺气,盛兰洵酒量并不算好,一旦喝多,嘴里就念念有词的嘀咕着。

仅仅喝了半壶酒,盛兰洵就脸色通红,双眼迷离了,他摇摇晃晃的喝下杯中酒,就开始口齿不清地吐苦水:“红雁姑娘说她不想见我了……我该怎么办才好……”

盛兰洵满嘴的红雁姑娘,封珏听得多了,已经无动于衷了,淡淡道:“去伊人阁找她吧,赎身,再带她回王府。”

“不行不行……”盛兰洵虽然喝得迷糊,但思绪还算清晰:“我母亲和大哥知道了,还不得打死我……”

封珏嗤笑一声,嘲讽道:“那你就老实点,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盛兰洵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拍拍封珏的肩膀,盯着他道:“殿下还说我,你不也是怕你父王母妃呢……”

封珏眼中有淡淡的光,他看了看自己肩膀上那只手,然后注视着盛兰洵泛红的脸,自嘲一笑:“是啊,我也痴心妄想来着。”

盛兰洵叹了一声气,含糊不清地说道:“殿下啊……你说我为情所困,不肯成亲还情有可原,你跟我年岁相仿,怎么还不着急娶妻生子……你可是皇长孙,将来是要做太子,做皇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