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48节

“多谢王爷。”

待陆清竹过了门槛,封景澜自然而然的松开手,动作流畅,并无过多失礼之处,陆清竹的心莫名安定了几分。

身后陆清荷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的握紧拳头,指甲深深地陷进手心里,一股强烈的不甘和嫉妒从心底萌生,紧紧咬着牙扯出僵硬的笑容,才不至于当众失态。

凭什么?

她陆清竹的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庶女,竟能如此风光无限,劳师动众的让全家人相迎?

难道真如传言那般,九王爷要上门提亲,娶这个身份卑微的庶出丫头?

她不甘心啊!

凭什么她要被陆清竹踩在脚下,明明她才是陆家唯一的嫡女,为什么她所有的风头,都让陆清竹那个贱人占据了?

仇恨的种子在心里萌芽,陆清荷最后一丝冷静都消失殆尽,此时此刻,她唯一想到的,就是一定要让陆清竹跌入尘埃,再也翻不起风浪!

陆清荷幽怨的看着陆清竹和封景澜相携而走的身影,旁边陆长鸿拉了她一把,小声道:“妹妹你放心,那个小贱人得意不了多久了!”

第68章 一亲芳泽

陆清荷的表情微微一变,然后轻轻颔首,眼底有冷芒掠过。

进了门,陆清竹先行回了漪澜院,她有伤在身,不能久坐。后背结痂的地方,痒痒的有些难受,让明珠打来水,重新上了药,凉丝丝的浸透到伤口,才觉得舒服些。

药是封景澜给的,有淡淡的清香,黏糊糊看不出什么。但她也知道,这一定是好药,别说是寻常百姓,就是富贵人家,也不一定能用得上。

刚换好衣裳,走出内室,陆清竹就见封景澜站在窗前,翻着她桌上的那些书,阳光洒在窗上,他的轮廓分明的侧脸,也染上明亮的光芒,生出几分难以直视的虚幻来。

“王爷不是在前厅吗,怎么过来了?”陆清竹走过去,封景澜便抬起头,唇边漾开浅浅的弧度,说不尽的风流倜傥。

“有事和你说。”

陆清竹疑惑道:“什么事?”

封景澜看了看跟在陆清竹身后的明珠,意思很明显,而明珠也很识趣,他一个眼神就瞬间心领神会,立刻就道:“奴婢去外边候着,小姐您有事就唤奴婢。”

待明珠出去,陆清竹才无奈的说:“王爷你说吧。”

封景澜看了她一眼,在桌前坐下,桌案上还有陆清竹以前临摹过的字帖,她的字娟秀工整,看起来就很赏心悦目。

看封景澜不慌不忙的样子,丝毫不像有事要说,陆清竹有些哭笑不得:“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没事啊!”封景澜一脸欠揍的模样,悠悠道:“就是想和你说说话!”

于是,陆清竹很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王爷,您可真是闲的!”

封景澜身上没官职,连个闲差也没挂,整日喝酒赏月,骑马打猎,惬意又潇洒。

不过自从认识陆清竹后,他那些风花雪月的爱好都没了,整日都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可以来见她一面。

最近,陆清竹受了伤,他们俩之间倒因祸得福,有了一丝进展,虽然这些微的一点进展基本可以忽略,但还是值得欣喜的。

再过几日,等陆清竹彻底康复,他就带她进宫去,然后让父皇赐婚。

这个想法在心里蠢蠢欲动,让封景澜觉得有几分火热,他炙热的目光落在陆清竹身上,不由自主的去拉她的手:“阿竹。”

“你放开我!”陆清竹娇喝一声,脸颊一热,被封景澜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手掌被他攥住挣脱不开。

“好好好,我松手便是了……”封景澜怕陆清竹挣扎太厉害,会牵扯到伤口,只能依依不舍的放开。

陆清竹狠狠的嗔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王爷有什么赶紧说,这是我闺房,您还是少来为妙。”

说起这个封景澜颇有几分遗憾,今日进了陆家,他说来漪澜院探望陆清竹,陆通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前几次他怎么就夜里偷偷摸摸来找陆清竹呢?明明可以正大光明的走进来,他偏偏去翻墙,跟做贼似的,实在有损他的威名。

以后,他便可以借着这个理由,时常上门,要是和陆清竹定了亲,就更加来去自如,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阿竹,过几日你跟我进宫吧。”

陆清竹怔了怔,惊讶不已:“进宫做什么?”

封景澜站起身,隔着书桌看着陆清竹,目光温柔缱绻:“让父皇见一见你,然后给我们赐婚!”

陆清竹瞠目结舌,瞪大了眼,恼羞成怒的哼了一声:“谁说要嫁给你了?”

封景澜脸上的笑渐渐收敛,神色也正经起来:“我担心你!从前总想着还能等着你点头,可那日见你受伤,我就不想再等了。在我身边,我总能护你一二!”

陆清竹忽然说不出话来,心里的震撼无以言表,她其实不想这么早嫁人的,可面对封景澜,她此刻却不知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