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49节

封景澜这话说的高傲自负,若不是看他笑着,陆清竹险些当真了,不过她可没想过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

若是意外,她尚且忍受了,但她受这么重的伤,全然是人故意为之,那就另当别论了。

以往,她没本事,因为担心高月言夹在中间难受,才没有和高梓言正面起冲突,可如今她枉顾姐妹之情,连自己的亲堂妹都能动手,长此以往,怕是连杀人都敢了。

不过陆清竹也没想把事情闹得多大,毕竟还有高月言在,高梓言名声坏了,也会怪高家人教女无方,影响声誉。

更何况高月言很快要定亲了,她并不想给她添堵。

不过封景澜既然说了愿意帮她,那陆清竹就没什么好顾虑的,心里想着要找个机会去一趟高家了。

在遇见封景澜以前,从未有人告诉她可以肆意而为,来替她收拾烂摊子,终于有人真正将她放在心上,陆清竹忽然觉得这种狐假虎威,仗势欺人的感觉也挺好的!

封景澜低头去看陆清竹的表情,她眼光流转,面露狡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从前他在陆清竹脸上看到都是恰到好处的微笑,从未见过她如此生动活泼的一面,像是一只偷了腥的猫,爪子在他心上挠得痒痒的。

陆清荷阴沉着一张脸回了如梦居,身边万氏一直在不停地念叨:“这个九王爷,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看上了陆清竹这个小贱人,真是令人惋惜!王妃娘娘,多么气派尊贵的称呼,一想到以后要这么称呼她,我就恨不得给她两巴掌!”

“好了,母亲。”陆清荷忍不住皱眉,万氏说来说去都提到陆清竹,她听得烦躁极了:“您别再提她了!”

万氏像是没见陆清荷脸上的戾气,自顾自的数落:“我心里也堵得难受呢,你说她怎么就这么好的运气,可以攀上高枝呢?可怜我的鸿儿,科考失利,前途未卜,如今连媳妇都娶不到,该怎么办才好啊!难道,以后我们全家人都要看陆清竹那个小贱蹄子的脸色了吗?”

陆清荷沉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万氏絮絮叨叨的闹着,一想到她说的那个场面,要随时看陆清竹的脸色,心里的火气就愈发重。

都是陆清竹!若不是她,她和二哥如何会落到如此地步,让人嘲笑,她不能再忍了,那个眼中钉,必须除掉!

陆清荷咬着牙,双手紧紧握拳:“母亲您别骂了,与其在这里生闷气,还不如想办法,如何让陆清竹安分一点。”

万氏抬起头来:“你有法子?”

陆清竹伤好,能够完全行动自如已经是在十日后,封景澜给的药几乎有奇效,她用了一段时间,那一团丑陋的伤痕渐渐变淡。

女为悦己者容,背上那么大的伤疤,说不介意是假的。不过唯一庆幸的是伤在背上,隐秘的地方不会有人看见。

但不得不说,封景澜考虑得尤为细致,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令她十分吃惊了。

九月二十这日,封景澜让陆清竹早起,和自己一道入宫。

天未见亮,陆清竹就被陆通派人叫了起来,对于这次进宫,他是分外在意的。

连陆清竹穿什么样的衣裳,该说什么样的话,都事无巨细的给她讲了许久。

陆清竹还是第一次见陆通对自己这么上心,虽然他的目的显而易见。

“你进了宫,一定要谨言慎行,在皇上皇后面前,说一些好听的话,千万不能说错话,惹怒了贵人。”

陆清竹也没多说,温顺的点头:“是,父亲,女儿记住了。”

“皇宫里的,都是万人之上天潢贵胄,你要是有机会,可以多和她们认识结交,对……对你将来甚有好处。”

陆通说的快,差点说成了自己,囫囵着绕了过去。

陆清竹心里暗自冷笑,没有拆穿,陆长筠送她出门,陆通不在,他才低声道:“阿竹,你进了宫要万事小心,父亲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里。宫里的人,没一个是好惹的,你能不多说,就不用开口。少说少错,多说多错,有什么事,让九王爷挡着就行!”

陆长筠一本正经的把封景澜当挡箭牌,陆清竹忍不住笑了笑,清澈的杏眸里,有柔柔的光。

“大哥放心,又不是吃人的老虎,没有什么好怕的,不是还有王爷在吗!”

陆长筠眸光微闪,探究的目光落在陆清竹的身上,她笑颜如花,说起封景澜时,语气也很自然。

或许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脸上自然而然流露出的笑容。

不知不觉间,封景澜已经在她心里有了不一样的地位。

陆长筠作为旁观者,一切心知肚明,看得明明白白。陆清竹虽然嘴里没明说,但他看得出来,此次进宫她也是默认的,不然封景澜是不可能强行带她去的。

陆清竹愿意敞开心扉,有了中意的人,明明是件值得开心的事,陆长筠这会儿却笑不起来,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涩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