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51节

这倒不至于,毕竟是皇家子孙,只要帝后开口,太子妃也拦不住,可太子总觉得难以解释,无缘无故多了一个儿子,只怕朝臣都要笑话他了。

太子满腔的苦水化作一声叹息:“罢了,等我先去和父皇母后说说吧……”

封景澜点头道:“我和皇兄一起去吧,多一个人好说话。”

太子这会儿正需要一个人出谋划策,帮他说话,于是垂头丧气的应下了。

陆清竹和明珠乘着九王府的马车,带着半车的赏赐回陆家。

皇宫到陆家有些距离,坐马车也得要大半个时辰,陆清竹本来想着晌午能回家,却不想还未到闹市,马车就突然剧烈颠簸了一下。

骏马嘶鸣,马车不停晃动,马夫大惊失色,好不容易才控制住马儿,使它暂时温顺下来,忙朝陆清竹道:“陆小姐,您先下马车,马受惊了,奴才担心伤着您!”

马夫是九王府的人,驾车十余年,经验老到,他开口了陆清竹自然不会说什么,正好她也想逛逛街,便和明珠下了马车:“那你先安抚它一下,我们走着回去。”

马夫犹豫了一下:“王爷吩咐奴才要送您到府上。”

陆清竹笑了笑:“不碍事,你把车上的东西送到,在门口等我就好。”

前面是集市,到陆家就一炷香的时间,要不了多久。

马夫只能应下,把狂躁的马牵到一边,陆清竹裹紧披风和明珠一起走。深秋季节已有几分凉意,不过走了一段路,在热闹的集市上,人也暖和了几分,心情也跟着豁然开朗起来。

明珠跟在陆清竹身边,狡黠一笑:“小姐,您要不要买什么东西?”

陆清竹挑了挑秀眉:“你知道?”

“当然。”明珠忍不住笑,陆清竹这段时间受了伤,在家休养不能出门,整日不是躺着就是坐着,已经憋得烦了,今日好不容易有机会,自然想出来逛逛。

没有女子不喜欢街上那些小玩意儿的,陆清竹难得出门,听着小贩叫卖的声音就觉得十分有趣。

逛了一阵,陆清竹找了一家卖胭脂水粉的商铺,买了一些香料,准备带回去做几个香囊。

陆家在城北,进了坊院,都是大户人家的府邸,紧紧相连,相比闹市,就要安静许多。

过路的行人并不多,大白天的,陆清竹也没什么好怕的,然而就因为没有心生警惕,一时疏忽大意,才很快落入了陷阱之中。

陆清竹正和明珠说说笑笑的往前走时,忽然见路边有两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对地上一个蜷缩着的人拳打脚踢,半晌才骂骂咧咧的转身离开。

陆清竹并未把这一幕放在心上,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疼的满地滚的人身上,她倒没有走近,远远的问:“你怎么样了?有没……唔唔……”

陆清竹话还没说话,忽然被人拽住了胳膊,下一刻便被一张格外难闻的帕子捂住了口鼻。两个呼吸的时间,就觉得头晕眼花,脚下一软,便控制不住的往下倒。

眼皮快要合上的时候,陆清竹隐约看到有一辆马车飞奔而来,身子一轻,就感觉被人粗鲁的扔了上去,身子磕在硬邦邦的马车上,一阵疼痛,然后就没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陆清竹才感觉到身下剧烈的晃动,脑海里混沌迷茫,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眼皮仿佛有千斤重,一直睁不开。

迷迷糊糊的思考了一阵,陆清竹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在马车上,似乎还有男人交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可她现在又累又困,实在没有力气去分辨他们说的什么。

昏昏沉沉的睡了许久,陆清竹才觉得恢复了一点力气,挣扎着动了一下沉重的身子,才看到自己的手脚都被绳子捆住,明珠也躺在自己身边不省人事。

“明珠……”陆清竹试着喊了一声,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小声极了,轻飘飘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马车依旧还在不停地颠簸,陆清竹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神智,思考了许久,都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什么人这么大费周章的掳她来?

陆清竹脑袋里过滤了一遍,她似乎没有和谁结过怨啊?把她挟持来,是想带到哪里去?

面对未知的一切,陆清竹不禁生出一股恐慌来,她十五年的人生,从未遇到过这种危险。上一次让她这样提心吊胆,还是三年多前在报国寺的时候。

她趁着万氏上香的时候,在山脚下玩,结果迷了路,认识了高月言。然而不等她们说几句话,就遇到一群抢人钱财的山贼。

好在那几个山贼也算有点良知,见她们两个半大的小姑娘,也没生出邪念,恶狠狠的抢了她们身上所有的钱财就逃之夭夭了。

陆清竹和高月言因此逃过一劫,才结成了莫逆之交。虽然没有危及性命,可还是给两个小姑娘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