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53节

不远处的封景澜看到这一幕,几乎目眦欲裂,眸中寒意迸发,双手紧紧握拳,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黑衣男人,沉声道:“你若再敢动她一分,我要了你们所有人的狗命!”

这船上有二十余人,都是一些打家劫舍,伤天害理的恶人。除了刚才被射杀的几个,还至少有十人,此刻全部都聚集在甲板上,躲在黑衣男人后面寻求庇护。

“你要动手,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灰衣男人手上有人质,自然有恃无恐,看那个人紧张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在乎这个女人:“她现在在我手里,只要我动一动匕首,她马上就成了一具尸体!”

封景澜勾了勾唇,露出冰冷的笑容,俊朗的五官染上一抹戾气,他幽幽一笑,带着骇人的气息,仿佛来自地狱残忍嗜血的修罗。

他静静地凝望了一阵,淡淡开口:“那你想要如何?”

感觉到封景澜的妥协,灰衣男人心中一喜:“让我离开,我自然会放她。”

“让你离开?”封景澜挑了挑眉,眼中寒意更甚,他看着那个灰衣男人,轻轻吐出几个字:“好啊……”

说罢,封景澜左手微微一抬,修长的手指一动,无数的箭矢伴随着强劲的风力突然而至。

惨叫声顿时响彻云霄,灰衣男人反应过来时,除了他和挟持着明珠的那人,其余的兄弟全部身中数箭,倒在地上哀嚎连连,血流不止。

灰衣男人神色剧变,手里的匕首不直觉的用了力,陆清竹感觉到脖子上越来越疼,一股温热缓缓流下浸透了胸前的衣襟,让她有些站立不稳了。

不远处的封景澜看到这一幕,险些维持不住面上的镇定,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控制住心中爆裂的惊慌无措。

好在下一刻情势突然转变,在那个灰衣男人还未回神之时,一个身影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近,一掌拍在他握着匕首的手臂上。

灰衣男人一声惨叫,手里的匕首应声而落,他的手臂也被一个丰神俊朗的男人瞬间卸下。

动手的人是盛兰舟,封景澜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故意和那人周旋,转移他的注意力,目的就是让盛兰舟悄悄从后面靠近。

好在那个灰衣男人慌乱害怕,已经失去理智,完全没有注意到盛兰舟,这才能够成功。

然而封景澜却不料此时发生了意外,那个灰衣男人虽然受了伤,可另一只手紧紧拽着陆清竹,大有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想法。

后面有船靠近货船,恰好江上有浪打来,两艘船撞在了一起,货船猛地晃动了一下,灰衣男人趁着颠簸的力道,拉着陆清竹往甲板边缘而去。

陆清竹只来得及看清面前波澜汹涌的江水,下一刻冰冷的水霎时间湿透了全身,无边的恐惧扑面而来。

她的手被捆着,根本挣脱不开,掉进水里无疑一死,江水钻进眼睛口鼻里,根本来不及呼救,就沉了下去,这一刻她只感觉到无数的水往肚子里灌,几乎已经无法呼吸。

她绝望的那一刻,看到水中一抹黑影,接着有柔软的什么东西贴上她的唇,牙关被撬开,开始给她渡气,被捆住的双手也很快被解开。

但今日这么一遭,陆清竹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绝望,格外的疲惫,被人拖出水面的那一刻,便彻底晕了过去。

封景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丝毫顾不得浑身湿透,将陆清竹抱到船上,等按压了她胸口,看她吐出污水,面色渐渐恢复了红润,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随行的婢女立刻将陆清竹带到房间里换下衣裳,太医去把了脉,道了一声无碍,封景澜紧锁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盛兰舟看到这一幕,心中微微酸涩,驻足停留了片刻,无声的退了出去。

今日听闻陆清竹失踪的消息,他心中的着急丝毫不亚于封景澜,然而,再多的不安和担忧只能藏在心里。

他没有资格陪在她身边,如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看着她安然无恙,只要她没事,他便能放心了。

至于别的……

总会有人永远陪着她。

盛兰舟走到甲板上,那个灰衣男人被救了起来昏迷过去还没处置,而那个劫持明珠的小喽啰,早就吓得屁滚尿流,瑟瑟发抖了。

盛兰舟暗沉的黑眸里闪过一丝杀意,他看了眼地上的两个人,身形一闪,抬手从身旁侍卫的手里抽出一把利剑,剑影一起,地上的两人已经没了气息。

他掩去身上的杀意,把还滴着血的长剑往地上一扔,沉声道:“扔到江里,喂鱼……”

九王爷心上人失踪的消息不胫而走,还不等陆二小姐回府,已经不少人在陆家门口看热闹。

陆清荷听闻这个消息时,气得将手里的毛笔往桌案一扔,画了一半的秋月图顿时染上了污渍,黑漆漆的像是她此刻的心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