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54节

陆清竹的脸颊瞬间绯红,一把推开他,嗔怒道:“你干什么!”

“亲你啊。”封景澜笑容满面,犹如芝兰玉树,俊美无双。

事情如封景澜说的那般,马车才到陆家门口,便有许多人簇拥着一位面白无须,手持拂尘的大内太监过来。

见到封景澜,那太监先是行了礼,脸上是无懈可击的讨好的笑容:“九王爷,奴才奉皇上之命前来宣旨,请陆二小姐接旨!”

陆清竹心中一震,愕然不已,还是封景澜笑眯眯的拉着她跪下,才听大内总管宣读圣旨:“朕之皇幼子景澜人品贵重,行孝有嘉,文武并重,已过弱冠。今有工部右侍郎陆通之二女清竹,值及笄之年,品貌端庄,秀外慧中,故钦定为皇幼子景澜之嫡妻正妃,择吉日大婚。钦此!”

明黄色的圣旨捧在手心里,陆清竹看着上面的金丝龙纹,这才如梦初醒,忙着磕头谢恩。

封景澜没有进门,他要去调查挟持一事,陆清竹自己进了门,还未回漪澜院,就听过往的丫鬟婢女小声说着什么。

青柳和紫云出来接她,便说了庞卫受伤身亡一事。

陆清竹震惊不已,目光复杂,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庞卫英俊温和,年少有为,她也曾见过许多回,抛去别的不说,庞卫与陆清荷真真天造地设,郎才女貌的一对。

当初,她还曾羡慕过,长姐身为嫡女,才能配得上庞卫这样的人。她曾感叹自己前途渺茫,穷途末路,若不是后来遇见封景澜,一切都会不一样。

她心里虽然不喜欢陆清荷这个姐姐,可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到底还是有一点温情。

眼看着就要成亲了,结果未婚夫却重伤去世,风光无限的未来庞少夫人,一朝成了人人惋惜的望门寡。

陆清竹一时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同情或者惋惜都有。一向心高气傲的陆清荷,经历了这次灾难,怕是要跌落谷底吧。

听说陆清荷回来的时候失魂落魄,浑身是血,连最注重的仪态都顾不得,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哭的撕心裂肺。

陆庞两家到底也是姻亲,未来女婿出了事,陆通自然要上门的,万氏则留在府中安慰陆清荷。

陆清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理人,万氏喊了一阵无果,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低声呜咽:“我苦命的女儿啊!怎么就成了这样呢……”

至今她都接受不了庞卫突然离世的事实,明明年前她见未来女婿的时候,庞卫还是一副风华正茂,气宇轩昂的模样。

她心里还无比的自豪骄傲,能和庞家结亲已经足够令她扬眉吐气。哪里料到,见庞卫最后一面竟然是看到的尸体。

陆清荷一直是喜欢庞卫的,如今却落了个这样的结果,万氏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夜里更深露重,临近子时陆通才带着一身寒气回来。

他搓了搓冰凉的手,看着陆清荷紧闭的闺房,无奈的叹息:“可惜了,可惜了……”

万氏明白他在可惜什么,心里酸涩极了,此刻的感觉就像是通往前方的路被人摧毁,跟只无头苍蝇一样原地打转,无奈又茫然。

庞卫死了,陆清荷的名声自然也会受损,毕竟是还未过门的媳妇,落个望门寡的名声实在不大好听。而且眼下,两家关系也算不错,陆清荷怎么着也得守个一年孝。

万氏就怕将来有人对陆清荷指指点点,影响她将来的姻缘。

想到这些,万氏的眼泪就又掉了下来:“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我的清荷怎么就成了望门寡了呢!”

庞卫伤重去世和皇上给九王爷赐婚两件事,同时在京城掀起了轩然大波,偏偏这两件事还都和陆家有关。

陆通这个时候的心可真就是分成了两半,一边为嫡长女失去优秀的未婚夫而悲伤,一边又因为皇上下了圣旨真正成为皇亲而激动。

同僚有人对他说节哀,有人跟他道恭喜,陆通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打翻了五味瓶似的,随口就敷衍了过去。

谁知道两件事会有这么凑巧,长女的未来夫婿刚身亡,二女的赐婚圣旨就下来了,陆通现在叫苦不迭,哭笑不得了。

其实给封景澜和陆清竹赐婚的圣旨,皇上早就拟好了,封景澜临时派人进宫去请旨,便很快有人来宣读圣旨了,偏偏同一时刻,庞卫重伤不治身亡了。

旁人看着总觉得这其中有些微妙,姐姐才没了夫婿,妹妹就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了未来的九王妃,说起来,难免让人唏嘘。

第77章 吊唁

庞卫伤亡的事很快人尽皆知,皇上为表抚恤,下令让太子与皇长孙一同到庞家吊唁。太子和皇长孙亲临,这已经是莫大的殊荣,庞勋自然感恩戴德,亲自迎接。

但白发人不能送黑发人,太子身为长辈只是远远一观,安慰憔悴的庞勋夫妇。封珏倒是亲自到庞卫灵前,上了一炷香,他看了看棺材里毫无声息的人,沉重的叹了一声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