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56节

至此,封景澜和陆清竹的婚约算是正式定下,钦天监选出的大喜之日,在来年正月二十八,是为黄道吉日。

九王府的人抬着聘礼请陆清竹一一过目,鲜艳火红的礼品一件件摆在大堂中,令人应接不暇,看得多了,她几乎有些眼花,懵懵懂懂的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

在这之前,她都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赐婚的圣旨她小心存放着,她能感觉到陆家上上下下的人对她的态度,似乎都不同于从前,恭顺中带着一丝敬畏。

她心里有几分欣喜,可更多的是对来一无可知的未来踟蹰不前。直到今日封景澜亲自送上了聘礼,看着聘书上她和他并排的名字,才仿佛从缥缈的云端落到地面。

聘礼一下,这门婚事可以说是板上钉钉了,陆通喜不自胜,盛情邀请了陆清竹的舅舅李敏德一家上门观礼。

李敏德心里虽然对这个妹夫深有不满,但外甥女终于有了归宿,他也欣慰不已,对陆通有意的炫耀,也就视而不见了。

陆通忙着清点聘礼,李敏德这才有空和陆清竹说说话,看到外甥女时,他莫名生出几分酸涩来,仿佛看到妹妹的影子一般。

当初李氏嫁人时,也是这个年纪,皎皎如玉,风华正茂。只是她命不好,遇到个薄情寡义的丈夫,郁郁而终。

李敏德不由得多看了不远处的封景澜一眼,他一身宝蓝色长袍,气宇轩昂,风度翩翩,和陆清竹站在一起,当真是一对无比般配的璧人。

第80章 怨念

李敏德叹息一声,低头与陆清竹道:“你就要嫁人了,将来要好好照顾夫君,侍候公婆,不可依着自己性子胡来。天家皇室不比寻常人家,凡事都得小心一些,谨言慎行,方不会出错!”

李敏德发自肺腑的一番话,让陆清竹心尖暖融融的,她知道舅舅是真心关心自己,除了陆长筠,也别人同她说过这样的话了。

原本这些话,该是作为父母的来和女儿说,但李氏早逝,陆通一心只有功名利禄更加指望不上,现在唯一能让她信任的长辈,也就只有李敏德这个亲舅舅了。

她眨眨眼,将流露的热意驱走,柔柔点头:“我会的,舅舅放心。”

封景澜第一次以未来女婿的身份上门,自然免不得给陆清竹的家人送上见面礼,送给陆通的一本前朝大家留下的孤本手书,陆通本不大爱这些,平日里去了解,也只是附庸风雅罢了。

不过,他也不是没眼力,封景澜送上的孤本已经是绝无仅有的,他虽不懂行,可也知道这书有多贵重,当下便喜笑颜开的接受了。

给万氏的是一匹深色缠枝纹云锦布匹,能够裁上一身衣裳,万氏故作姿态的接过那匹沉甸甸的云锦,心却飘飘然的要飞上天了似的。

云锦啊!寸锦寸金的云锦,万金难求,封景澜竟然舍得送给她?

天知道她这会儿有多激动,上回皇后赏陆清竹的两匹云锦,她看见了心里还泛酸呢,多珍贵的东西,皇后竟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就赏给了陆清竹,九王爷也不是她亲生的儿子啊,怎么还能这么大方。万氏不禁想,不愧是统领六宫的皇后,财大气粗让人羡慕!

如今,封景澜面色平静的送上一匹云锦,万氏立刻就觉得跟做梦似的,就是皇亲国戚,达官显贵也不一定能穿上云锦的做的衣裳啊,如今封景澜为了讨好陆清竹,可是下了血本了!

送上给陆通万氏的见面礼后,封景澜又送了一些宫里时兴的首饰和小玩意儿给陈姨娘和陆清兰母女。

陈姨娘完全没有意料到九王爷会送上见面礼,诚惶诚恐的道谢,就差没有下跪谢恩了,万氏在旁边看着嘲弄的翻了个白眼,暗骂一声没出息!

封景澜从头到尾都保持着愉悦的心情,待人温和有礼,丝毫没有摆架子,这令陆通格外的精神抖擞,扬眉吐气,终于有了一种熬出头的畅快之感。

陆长鸿犯了错丢了脸,因为留下把柄,现在不敢出来见人,陆清荷久病成疾,郁郁寡欢,自然也缺席。

午膳过后封景澜让人把陆长鸿陆清荷的见面礼送过去,才尽兴而归。

陆清竹一阵无语,封景澜此举如此招摇,分明就是故意去膈应他们兄妹的,也不知陆清荷收到礼物会怎么想,大概是更加记恨她吧?

罢了,反正她在陆清荷心里也没什么好印象可言了,多添一桩也无所谓,恨便恨吧!

离庞卫去世已有近一个月的时间,陆清荷一直将自己关在屋子里,甚少出如梦居。

听着前头热闹喧哗的声音,陆清荷修花枝的手微微一顿,她倚在窗前,听着不远处两个小丫头低低的谈话声。

“你说你刚才见着九王爷了?”

“是啊,可俊俏了,跟画上的仙人似的。”

“很早以前就听闻九王爷貌若潘安,英俊无双,没想到如今竟成了咱们家的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