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57节

封珏眸色一顿,若无其事的点了头,跟着下人去了正院,暖阁里灯火通明,榻前的火盆燃烧着银丝炭,一室温暖。

封珏打了门帘进去,便见双亲各自坐在一边,太子面无表情,太子妃双眼通红,似乎才哭过。

封珏带着一身寒气,双手冰凉,太子妃心疼的拉过他到火盆前:“天这么凉,怎么不多穿一些?”

封珏笑了笑:“儿臣刚从二弟那里过来,并不冷。”

听到封珏一声‘二弟’,太子妃动作一顿,眸光微凉:“让下人安排就是了,你操那么多心做什么,你才刚上朝听政,需得把精力放在国事上。”

封珏明白太子妃的敌意从何而来,她对云齐的偏见一时半会是不会消除的,只能温声劝慰:“不碍事的,母妃别担心,二弟如今进了府,就是我们封家的子孙了,往后我会教他读书识字,孝顺父王和母妃!”

太子妃撇撇嘴,心里颇不是滋味,她很想反驳封珏一句,她不需要别人的儿子的来孝顺。

可太子在面前,她不好再多说云齐的不是,只得转移了话题:“珏儿,再过几日你就十七了,是否该考虑终身大事了?”

上一次在皇后寿辰上,她就想请皇上皇后赐婚来着,后来因为封景澜和常家的事,她才没有当众提起,即便后来私下里,她追问过封珏几次,他都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以往或许还能等一等,可眼下,多了一个皇孙,封珏再不是独一无二的身份,她怕再拖下去,儿子拥有的一切就要被人觊觎了。

封珏略微垂下眼,淡淡道:“儿臣现在不想成亲,母妃别逼我了。”

“我怎么是逼你呢?”太子妃气极,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封珏:“母妃一心都是为了你好,还有几日你就该过十七岁的生辰了,你父王皇叔们在你这个年纪都已经定亲成亲了。”

封珏心中有惊涛骇浪涌过,他莫名生出几分愧疚来,那些隐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永远无法宣之于口。

即便是面对亲生的父亲母亲,他都只能深深藏起自己的情绪,不停地找借口来拒绝:“再等几年吧,母妃不必为儿臣操心,儿臣心里有数。”

“再等几年?是几年?”太子妃不满的说道:“再等几年,我和你父王都老了,我这个当娘的就盼着你早日娶妻生子,你说你怎么就不肯呢?你看看盛家兄弟俩,再有些时日,兰舟就该上你外祖家提亲了,开年兰洵也要定下了,你怎么不和他们学学?”

“兰洵?”封珏蓦地抬眸,眼中有波浪起伏,迟疑的问:“他……也要定亲了?”

“是啊,顺安王妃和我说过,她看上魏御史家的千金了,等兰舟的婚事定下,便要考虑兰洵了,他比你还长一岁,也是到了娶亲的年纪了……”

太子妃后面的话,封珏根本没有听进去,此刻他耳边只充斥那一句话。

盛兰洵也快要成亲了……

是了,盛兰洵比他还年长,是该到了娶妻纳妾的时候了。

可为什么,他胸口仿佛被人狠狠刺了一刀,心痛的难以呼吸。

从前盛兰洵往烟花柳巷去找那个红雁姑娘时,他都不曾在意过什么,因为他知道顺安王妃是不会同意青楼女子进门的。

所以渐渐地他竟然忘了,盛兰洵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建功立业,娶亲生子,他应该走上他自己的道路,而不是被如此不堪的自己拖下水。

封珏幡然醒悟,心中苍凉不已,他不该再胡思乱想,毁掉他的前途,盛兰洵有光明的未来,而他也有自己的人生……

盛兰洵应该得到幸福的,有些苦……让他一人承受就好!

太子妃看到封珏怔怔失神,不由得疑惑:“你怎么了,珏儿?”

“无事……父王,母妃,此事改日再说吧,儿臣累了先行告退。”说罢,封珏便起身落荒而逃,出了温暖的屋子,冷冽的寒风刮在脸上,才逐渐冷静下来。

陆清竹乍一听闻太子忽然多了一个私生子的消息时,还一时震惊的不能接受。

听闻是封景澜亲自去城外驿站接的人,她很想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近来封景澜有些忙碌,不见身影,她又不好上门去找他,只能作罢,想着今后找到机会再细问他缘由。

另外,高月言派人送来话,请她上门一叙,陆清竹便没别的心思了,有些日子没见到高月言怪想念的,去了高家,一路有奴仆恭敬的引着她去高月言的住处。

四下无人了,高月言才拉着陆清竹眉来眼去笑的十分狡黠:“是不是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陆清竹一头雾水:“什么不一样了?”

“旁人对你的态度啊!”高月言笑眯眯的拉着陆清竹的手,感慨道:“阿竹,我是真的替你高兴,没有想到你竟然和九王爷成了一对,今后你做了九王妃,可就真的扬眉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