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58节

陆清竹顿时气笑了,她被高梓言推下楼梯,受了重伤,躺了半个月才好。而伤人凶手故作姿态的来道喜,她难道还要笑脸迎人,说一声谢谢吗?

“梓言姐姐做过什么,你我心知肚明,何必假惺惺地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

高梓言神色瞬间一边,恼羞成怒的哼了一声:“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陆清竹笑了笑,淡淡道:“你何必装聋作哑,敢做不敢认吗?还是梓言姐姐觉得,我不能把你怎么样?”

高梓言眸光一凝,惊疑不定,生出一丝惶恐来,但很快她又镇定下来,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能耐我何?你说我要把你的那些事说出去,你还能不能顺利嫁进九王府?”

陆清竹秀眉轻蹙,心中微惊,她的事?

“你把话说清楚!”高梓言是打听到了什么,竟然如此光明正大的来要挟她?

“今日在花园里,我都看见,听见了……”高梓言嫌恶的看着陆清竹,啧啧称奇:“真没想到你是如此诡计多端,卑鄙下作,一边勾搭上九王爷,一边竟然还和盛世子不清不楚!你说,我要是把你的心思昭告天下,还会不会有人敢要你……”

“高梓言,你胡言乱语什么!”陆清竹又惊又怒,双颊也因愤怒而生出了红晕,然而她的气愤在高梓言眼里却成了恼羞成怒。

高梓言斜睨她一眼,不屑地说道:“怎么,你敢做,还不让人说了吗?”

第83章 软玉温香

高梓言原本以为陆清竹会急得跳脚,没想到她只是掀了掀眼皮,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行的正坐得端,自问问心无愧,你无中生有,往我身上泼脏水,到底有何居心?”

高梓言咬着牙,见不惯陆清竹沉静稳重的模样,她明明已经抓住了她的把柄,为什么她还能如此淡定。

陆清竹是有一瞬间的惊诧,可转念一想,她和盛兰舟谈话的时候并无逾越之处,只有盛兰舟伸手想替她拂去花瓣,都被她阻止了。

高梓言不分青红皂白,仅凭一面之词就冤枉她和盛兰舟不清不楚。

女子名节何其重要,高梓言若是说其它,尚且还能隐忍不发,可如今她已经是封景澜名正言顺的未婚妻,怎能容忍别人肆意污蔑。

“高梓言,当心祸从口出!你若是再敢胡言乱语毁我名声,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陆清竹着实是被高梓言倒打一耙的行为给气着了,已经给了她警告,懒得再多言,无视高梓言趾高气昂,小人得志的嘴脸,陆清竹转身便走了。

高梓言阴沉着脸,在身后喊了一句:“陆清竹!你会后悔的……”

陆清竹连脚步都未停顿,她从未后悔过什么事,身正不怕影子斜,也不用担心高梓言暗地里胡来。

今日之事陆清竹心里总归有几分不舒服,夜里封景澜来时,她百无聊赖的撑着下巴,翻看着手里的诗经。

封景澜向来神出鬼没,不走寻常路,明明能光明正大的进门,却偏偏爱半夜翻墙,鬼鬼祟祟的潜入陆清竹的闺房。

突然而至的阴影挡住了光,陆清竹回过神来,蓦地抬头,吓了一大跳,嗔怪道:“你怎么突然出现?吓死我了!”

“叫你几声了,也不应我!”封景澜委屈的坐在旁边,幽怨的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有心事吗?”

陆清竹摇头:“无事,就是肚子疼。”

陆清竹来了癸水,肚子涨涨的不舒服,脾气也难免焦躁一些,浑身无力,也抬不起什么兴致。

封景澜立刻露出紧张的神情:“很疼吗?我去叫太医……”

封景澜说罢就要起身出去,陆清竹连忙拉住他,脸上有些热气,扭捏道:“女子都会有的毛病,不必请太医。”

封景澜这才恍然大悟,瞟了眼她的小腹,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

然后便又坐下,把手伸过来往她肚子上摸,陆清竹惊了一下,没来得及拒绝,封景澜已经把手掌贴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屋子里燃着炭盆,一室如春,陆清竹只穿着单薄的衣裙,淡淡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衣料传来,忍不住的有些脸红,不过那点轻微的痛感似乎消失了。

封景澜的手宽大温暖,手指却十分修长,过了一会儿才放开手,凝视着陆清竹泛红的脸蛋:“你今日怎么了?魂不守舍的,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陆清竹想了想,道:“就是外面传言太子殿下有沧海遗珠流落民间,心中好奇,一时想得出神了。”

封景澜不疑有他,温声解释道:“不是传言,是事实!前些年太子南巡的时候,宠幸了一个舞姬,后来就有了一个孩子,她隐姓埋名,太子并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儿子。直到前不久那名女子因病过世,在临终前才送信到太子府。如若不然,那孩子还会在外头。”

知道了来龙去脉,陆清竹一时感慨良多,真不知道那个舞姬是有多大的勇气,才能下定决心生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