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59节

“好啊……”文舒郡主一想到能和高嘉行并驾齐驱,策马奔腾就尤其的高兴,但又意识到不妥,忙改了口:“我还是不去了,我骑术不佳。”

大家闺秀不宜骑马打猎,姿势太难看了,要是风吹乱了她的头发怎么办?高嘉行看见了,岂不是会嘲笑她?

盛兰洵‘咦’了一声:“我记得三王爷给郡主请过师傅教授马术呀,郡主怎么如此谦虚?”

“怪我学艺不精。”文舒郡主心里恨盛兰洵恨得咬牙切齿,好端端的怎么总要拆她的台?

她那骑术,顶多在马场里骑温顺的小母马,要是真到了树林里打猎里,估计摔下来也有可能。她可不想冒这个险,要是伤了脸就不妙了。

高嘉行从善如流:“郡主千金之躯,的确不便做此等危险之事。”

高月言笑眯眯的扯了扯高嘉行的衣袖,撒娇道:“哥哥,我想要一只兔子。”

妹妹开口,高嘉行自然有求必应:“好,我去给你猎一只兔子回来!”

文舒郡主心里酸酸的,恨不得撒娇的人是自己,对着妹妹,高嘉行就满脸宠溺。和她说话却不假辞色,冷漠疏离。

文舒郡主憋闷得很,忍不住想高嘉行是不是真的不喜欢自己?连一句话舍不得多说?

少女情窦初开,总是来的猝不及防又不可思议,那年春日她在御花园放风筝,遇见一个翩翩少年郎,她走了神风筝断线落在了假山上,那少年二话不说爬上假山替她取下风筝。

再次飞扬的风筝,如同她的心一样辗转起伏,高嘉行的影子便如同磐石扎根在她脑海里,连三王爷三王妃有意无意的要为她择婿,都找借口拒绝了。

文舒郡主委屈的看着高嘉行,眼中有控诉,他无动于衷的和高月言说着话。

陆清竹偷偷看了看文舒郡主泫然欲泣的目光,莫名的觉得有几分幸灾乐祸,刁蛮任性,也总有软肋吧!

本来封景澜说陆家人都能来看冬猎,但陆清荷才没了未婚夫有热孝在身,不宜出门。

陆长鸿上回犯了错,留下把柄在陆清竹手里,恨不得夹起尾巴做人,万氏儿子女儿都不省心,自然也不好意思出门,只有陆通和陆长筠来。

眼下皇上年迈不能狩猎,陆通和其他官员们自然在行宫伴驾。

陆长筠是读书人马术并不精,想要狩猎还是有难度的,不过盛兰洵一见到他就非要拉着一起去。

不过他们一行人自然不敢和封景澜他们相比,待侍从牵了马来,便一同骑着马进了猎场。

陆清竹叮嘱陆长筠要注意安全,等和高嘉行他们离开,才转头看依旧还依依不舍,盯着高嘉行的文舒郡主。

好半晌,文舒郡主才收回视线,看法陆清竹略带嘲笑的眼神,微微一怔,怒道:“陆清竹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重重的哼了一声后,文舒郡主才又在众人的簇拥下离开了观景台。

陆清竹哑然失笑,高月言小声嘀咕:“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使小性子,说什么天家郡主,一点规矩都不懂!”

陆清竹弯了弯唇角:“好了别气了,她今后再娇纵刁蛮,迟早会受教训的,犯不着和她置气。”

恶人自有恶人磨,即便文舒郡主是王爷之女,她只要还是这般无理取闹,欺人太甚,将来难免也会有吃苦受累的时候。所以,她们也无需多管,自寻烦恼。

高嘉行骑着马飞奔进了山里,盛兰洵在后面笑得不能自已,嘲笑道:“嘉行,文舒郡主又不是洪水猛兽,你竟然落荒而逃了!”

高嘉行松了一口气:“我不想和她说话。”

一直以来他对文舒郡主都没有什么好印象,刁蛮任性,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只会惹人厌烦。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娶这样的女子为妻!

文舒郡主不知道在高嘉行的眼里,自己早就没有嫁给她的可能了。

高嘉行有鸿鹄之志,立志凭靠自己的本事出人头地,眼下祖母和父亲母亲虽有提过他的亲事,却并没有催促逼迫的意思,相反先行处理高月言的婚事。

盛兰洵看在眼里羡慕异常,唉声叹气的说道:“你和陆兄都要参加春闱的人,如今妹妹都要嫁人了,你们还能不急不缓的读书。怪我没本事,没能考中秋闱,不然还能和你们一同准备应考了。”

陆长筠道:“你与我们不同,你是王府嫡子,前途无量,即便不能高中,将来也能大展宏图!”

盛兰洵愁眉苦脸,他忧心的不是这件事啊!盛兰舟的婚事定下,就该轮到他了。

高嘉行见盛兰洵如此,便问:“怎么?你母亲催你成亲了?”

“是啊!成亲真没意思,我才多大年纪,真不知我母亲在急什么……”今日出门,顺安王妃还循循善诱的告诉他,要与魏家小姐主动打招呼说话,彼此认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