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60节

封景澜被逼着喝了三大碗加了鹿血的烈酒,浑身都燥热起来,六王爷喜爱喝酒,已经醉醺醺了,拿非要拉着封景澜一起再喝。

封景澜可不想再喝那腥臭的鹿血酒,佯装醉酒撑着脑袋直喊晕,然后摇摇晃晃,脚步虚浮的出了帐篷。

走得远了,封景澜的脚步沉稳有力,哪里还有醉酒的样子,他身上酒味血腥味有些重,在寒风里站了一会儿,等味道散去,才往陆清竹住的帐篷而去。

陆清竹原本打算和高月言住一起的,两人尚在说悄悄话,明珠就神色微妙的走了进来:“小姐,九王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盛兰洵:殿下,我拿你当兄弟,你却对我图谋不轨???

第86章 意乱

陆清竹一怔,已经天黑了,外面寒风凛冽天寒地冻的,他来做什么?

高月言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拿胳膊撞了撞她,朝她使了个眼色,压低了声音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九王爷可是心疼你的紧呢!”

陆清竹臊红了脸,嗔了高月言一眼:“胡说什么呢!”

高月言颇为识趣的推了她一把,嘴里催促着:“你去吧,别让九王爷久等了,我先睡了。”

陆清竹想了想便抬脚走了出去,才下了一场大雪,白日里晴空万里,晚上也难得有了月亮,发出微弱的光。周围有侍卫举着火把来回巡逻,每个帐篷外都燃着一个巨大的火盆,照亮夜空,封景澜就站在不远处的大树下,长身而立,如松如竹!

夜风凛凛,吹起他墨色的大氅,风华绝代的容颜半藏在风毛之下,陆清竹借着火光,只能看见他的浓眉,和灼灼耀眼的双眸,流光溢彩,带着令人痴迷的惊艳。

陆清竹就这样看着他,一时入迷忘了挪动脚步,直到封景澜带着一股寒风走近,温热的手握住她的手,才幡然回过神。

“怎么穿这么少?”封景澜有些不悦,皱着眉把身上的大氅脱下披在陆清竹身上,原本只到封景澜小腿的大氅披在陆清竹身上瞬间及地,纤细的身躯包裹在大氅里更显娇小柔弱。

封景澜身上有还有未散去的酒味和血腥味,陆清竹动了动鼻子,嗅了一下,秀眉轻蹙:“你身上有什么味道?”

“和皇兄他们喝了一点酒,不碍事。”封景澜看着陆清竹俏皮的动作不禁莞尔,视线落在她粉嫩的红唇上,原本已经清明的脑子,似乎又有些混沌了。

封景澜轻咳了一声,压下心里的躁动,牵起陆清竹的手往前走:“陪我走走吧!”

封景澜的手有些灼热,陆清竹甚至能感觉到他手心里微微的湿润,往前走了一阵,她抬头看见他略微泛红的脸,问道:“王爷你很热吗?”

陆清竹的声音软糯温柔,在寂静的夜色中格外清晰,封景澜不受控制的盯着她看,有些不自在的说道:“是有一点……”

陆清竹被他灼热的目光看得发毛,想要分开一点距离,手却被他攥得更紧,封景澜略微一用力,她便失了重心,撞在他坚硬的胸膛上。

陆清竹吃痛的捂着额头,嗔怒道:“你干什么?”

“阿竹……”封景澜长臂一伸,将她圈去怀中,清润的声音越来越低沉暗哑,也不知是不是酒劲上头,他此刻觉得燥热难耐,陆清竹秀美的面庞越来越清晰,鬼使神差的说道:“阿竹,我能亲亲你吗?”

陆清竹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忽然意识到他说的什么顿时脸色爆红,恼羞成怒:“不能!”

话音刚落,封景澜的俊脸突然在眼前放大,浓重的酒味伴着淡淡的血腥味钻进嘴里,混合着封景澜身上特有的味道,强势而温柔。

唇齿间弥漫着令人心醉的气息,陆清竹连呼吸都忘记了,脑海一片空白,只能任由封景澜肆虐,攻城略地,汲取了她所有的力气。

陆清竹脚下一软,无力的靠在封景澜胸口,下意识的伸出手去环住他的腰。

封景澜只觉得鼻翼间都是陆清竹清甜的馨香,控制不住的想要索取更多,搂着她的一只手从大氅里钻进去,扶住她的纤腰。

因为裹着披风,陆清竹的身上很温暖,带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她温软的身躯贴在他的身上,封景澜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一般,手指一动,从大氅下伸了进去,软玉温香在怀,不禁令他满足的喟叹了一声。

腰间突然多了一只手,陆清竹吓了一大跳,旖旎的气氛顿时散去,即刻恢复了清明,顿时生出一股惊惧感,可封景澜舍不得放手,她越是挣扎他便将她禁锢的越紧。

滚烫的身躯挨在一起,陆清竹挣扎之下还能感受到有什么东西摩擦过小腹,无边的惶恐涌上心头,陆清竹伸手去推封景澜的胸膛,他却始终纹丝未动,唇齿相依的暧昧甜蜜也被惊慌所代替。

陆清竹从未见过这样的强势猛烈的封景澜,仿佛下一刻她就要被生吞入腹,立马就吓得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