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62节

封景澜一怔,低头看着自己手上散发着幽香的香囊,暗红色的香囊上绣着几片翠绿的竹叶,针脚细密,十分精致。

封景澜不自觉的扬起笑容,唇边绽放的弧度越来越深:“这是你做的?”

“随手做的,不怎么好看。”陆清竹颔首,觉得有些忐忑,毕竟是第一次送东西封景澜,也没问过他喜欢什么,完全凭着自己一时兴起做好的。

不过看到封景澜惊喜的目光,就知道他是喜欢她的礼物,心下也不由得窃喜,眼角眉梢都漾开了笑意。

封景澜心尖上像是涌上的阵阵的暖意,寒风凛冽的冬日里,竟觉得有几分热意,四肢百骸都舒爽起来。

封景澜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沙哑:“很好看,你做的真好,我很喜欢!”

不止是喜欢,而是令人欢呼雀跃的惊喜,明明只是一个不值钱的香囊,他却觉得格外高兴,和当年战场上打了胜仗一样的热血沸腾。

陆清竹也因为封景澜一句赞扬而喜不自胜,眉飞色舞,原本柔和的五官,顿时鲜活明亮起来。

头顶的日光明晃晃的刺眼,封景澜却觉得陆清竹的笑容比天上的日月星辰还好好看。

他伸手摩挲着陆清竹的秀发,白净的小脸近在眼前,他又觉得浑身燥热起来,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她更近一点。

然后才低下头,他忽然感觉鼻子一样,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流了下来,他伸出舌头一舔,顿时变了脸色。

陆清竹哭笑不得,手指指着他的鼻子:“王爷……你又流鼻血了!”

封景澜伸手捂住鼻子,见了满手的血颇为无语,陆清竹拿了帕子给他擦血,等把血迹处理干净,封景澜尤其郁闷的望了望天。

一定是最近天干物燥,火气太旺,才会流鼻血。希望以后和陆清竹成亲的时候,不要在洞房花烛夜出丑就好!

陆清竹掩嘴嘲笑封景澜,被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陆清竹不怕她,笑得眉眼弯弯,封景澜见她心情愉快,也跟着笑了起来。

封景澜亲昵的抓住她的手,陆清竹挣扎无果,被他牵着往前走,才过御花园,就见一行人迎面而来。

正是顺安王妃和其子盛兰舟盛兰洵,有未央宫的宫女在前领路,封景澜便知顺安王妃的来意。

乍一见到盛兰舟,陆清竹还愣了一下,他抬起头遥遥望过来,隔着五六丈远,黑眸如星,情绪万千。

看到陆清竹和封景澜交握的手,眸光一沉,一丝黯然飞快掠过。

难得见一次面的欣喜,都不及心中浓浓的苦涩万分。

如今陆清竹身边已经有了心爱之人,他还在期待什么?

今日顺安王妃带他进这皇宫目的人人皆知,那丝不该存在的情愫,也该掐灭了……

盛兰洵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叫苦不迭,缘分啊!

怎么在这里遇上了呢?

他偏头小心翼翼的去观察盛兰舟的脸色,好在他大哥只是略微的失神,并无失态之处,顺安王妃过去和封景澜说话,没有注意到盛兰舟的异常。

盛兰洵松了一口气,便听封景澜问顺安王妃:“娘娘是要去未央宫?”

顺安王妃客气的笑了笑,不自觉的瞥了一眼陆清竹一眼,眼中暗光浮动:“正是。”

封景澜眸光轻闪:“那娘娘可要小心些,刚才出了点事,父皇母后的心情可能不太好。”

顺安王妃困惑不已:“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封景澜迟疑着说道:“皇长孙今日在未央宫晕倒了,刚请了太医来看。”

盛兰洵‘啊’了一声:“长孙殿下不是壮得和牛一样吗,怎么晕倒了?”

封景澜抚额,跟牛一样……这是什么形容?

“太医说气血攻心所致,现下没有大碍了。”

顺安王妃忙说:“那我们等会儿去探望长孙殿下。”

封景澜颔首,和顺安王妃寒暄了几句,等他们进了未央宫才和陆清竹往外走。

陆清竹瞥他一眼:“王爷,你刚刚故意的是不是?”

封景澜笑了笑,不置可否。

出了皇宫,封景澜带陆清竹往天香楼去吃了一顿饭。

陆清竹蓦地想起很久之前和封景澜在这里吃饭时的情景,一时感慨万千。

世事难料,谁能想到原来互不相干的两人,竟然会成了未婚夫妻呢!

虽然封珏的事,让陆清竹觉得惊讶,但今日的心情却无比晴朗,封景澜送她回家后便离开了。

陆清竹一路漪澜院去,却不想在半途听见青柳来说夫人和老爷在如意园吵架,万氏一直骂骂咧咧,摔了很多东西,下人都不敢靠近。

陆清竹挑了挑眉,刚从宫里出来,好端端的,万氏又在闹什么了?

陆清竹脚下并未迟疑,转头往如意园去,才进院子就听见万氏尖锐的怒骂声从屋里传来:“陆通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如今你飞黄腾达了,做了皇帝的亲家,是不是就看不起我们,不要我们母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