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63节

按一按?

这什么破要求?

盛兰洵想说不是有宫女在吗,封珏已经侧过身坐好:“来吧。”

“好吧……”盛兰洵闭了嘴,担心封珏难受,拨开衣袖,抬手按在他的太阳穴上。

盛兰洵活这么大还没伺候过人,作为家里的小霸王,还没人能指使他干活,要不是看封珏难受,他是不会干这种事的。

盛兰洵的动作略显生疏,他的手指修长,刚从外面进来,手还有些冰凉,封珏躺了许久身上很暖和,微凉的手指点在额头上,封珏浑身一僵。

偏偏盛兰洵就坐在他身后问:“殿下如何?我还没干过这种事呢,你可是第一个!”

“挺好。”封珏背对着盛兰洵,唇角上扬,眼中有温润的笑容:“那你以后尽管在我身上试手吧。”

“可别……”盛兰洵想也不想就拒绝:“我这下手没轻没重的,万一把殿下你给你弄残了,岂不是还得养你一辈子?”

封珏略微怔然,眸中情绪万千,半晌才轻轻开口:“好啊!”

“什么好啊?”盛兰洵一头雾水,偏过头去问。

“无事。”封珏笑容渐消,闭上眼睛,将一切情绪隐藏在看不见的地方。

“说话怎么又是说一半……”盛兰洵不满的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便听封珏忽然开口。

“兰洵……你要打算成亲了吗?”

盛兰洵手指微顿,然后又若无其事的替封珏揉按着额头,闷闷道:“我也不想成亲来着,可我母亲总得逼我,我别无选择了!”

成亲这种事对他来说完全可有可无,他这么多年,并没有喜欢的女子,之前对红雁姑娘的好,也只是心疼她的遭遇,没有掺和多少男女之情。

红雁离开京城,他也颓然了一阵,可转念一想,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过的人生,当初他义无反顾的要替红雁赎身却被她拒绝,连父母和大哥也不允许。

久而久之,他渐渐地也就看得开了,红雁姑娘走了也好,天高海阔,总比在京城自由。

说实话,盛兰洵对未来的一切,还是深感茫然,顺安王远在边关,大哥盛兰舟便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自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有受过一点苦。

一些富家公子也和千金闺秀一样,存着攀比的心思,比盛兰洵身份还贵重,能力还要强悍的人多的是,有人看不起他父王异姓王的身份,时常跟他过不去。

但他成了封珏伴读之后,就没人敢小瞧他,同样年纪相仿的少年,却没有一个人能比得过皇长孙,他与生俱来的尊贵身份,就注定和普通富家子弟不同。

而封珏对他这个伴读似乎还尤为满意,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总是第一时间给他,若遇到什么困难,封珏也是挡在他前面。

昔日朝夕相处的玩伴挚友,都要各自成婚,盛兰洵心里就觉得不太痛快,明明这一日,是迟早都会来的,这奇怪的想法因为什么缘故,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盛兰洵莫名觉得烦闷,沉沉道:“殿下不也是要成亲了吗?”

“不!”封珏忽然睁开眼,眸光坚定不移:“我不会成亲……”

盛兰洵这下就好奇了,问道:“为什么?难道殿下有喜欢的人了?”

封珏轻轻拨开盛兰洵的手,动了动身子转头过来看着他:“是啊,我有喜欢的人了,喜欢了许多年!”

盛兰洵来了兴致,笑问:“是哪家姑娘,竟让殿下喜欢这么多年还没娶回来?”

“他不知道。”

“啊?不知道吗?”盛兰洵摸摸下巴,开始给封珏出馊主意:“殿下,你喜欢一个人,你就要主动说出口啊!你若不说,人家怎么会知道你的心意?所以啊,你得找个机会表白心意,说不定你一开口,她就答应嫁给你了呢。殿下,你说你迟迟不愿意成亲,是不是就是因为你那个意中人?”

盛兰洵坐在旁边,屋里燃着炭盆,说话的时候有热气喷洒出来,封珏看着他,喉结一动,弯了弯嘴角:“他太傻了,什么都不知道,别人也不会同意……我和他在一起!”

“为什么,那个姑娘是家世太低了吗?宫女?歌姬?罪臣之女?”盛兰洵很替封珏惆怅,要是他喜欢的姑娘,真是这样的身份,怕是做不了正妃,只能做了侧妃偏房。

不过也没事,封珏向来温文尔雅,若是疼爱一个女子,必定会将她捧在手心,和正妃也没区别了。

封珏听着他叽叽喳喳的说话,真的有些头疼了:“你别猜测了,他不是宫女,不是歌姬,也不是罪臣之女。他也要成亲了,他有他的未来,我不让他也被别人看不起……”

盛兰洵更糊涂了,喜欢一个人为什么会让别人看不起?又不是见不得人事,封珏这么沮丧干什么?

盛兰洵还欲多问,封珏已经不耐烦的赶着他走,盛兰洵临走时,还小声嘀咕骂封珏不识好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