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65节

翻窗离开时,封景澜又忽然回头,唇角上扬,眸光如水:“阿竹,等着我来娶你!”

陆清竹朝他点头,随即把被褥里的那个小匣子藏好,躺下睡觉。

一夜好梦,醒来时才过卯时,天未见亮,陆家已经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陆清竹睡眼惺忪,就被宫里来的几个嬷嬷折腾着洗脸绞面,大红的嫁衣一层层的往身上穿,这种时候明珠她们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看着。

那几个嬷嬷长得凶神恶煞,对陆清竹却倒是很客气,一边替她梳妆一边说道:“今日起姑娘就是正经的王妃娘娘了,皇室婚仪不同寻常人家,这每一步都要好好走,不能出错让人诟病。奴婢等先替您梳妆,稍后您用点吃食,过了晌午来客人了,可就不能再随意走动了。”

“好的,嬷嬷,我记住了。”陆清竹应了嬷嬷,听话的吃了一碗粥,和两个点心。

临近晌午,高月言就只身进了陆清竹的闺房来,看到嬷嬷把凤冠往她头上一戴,顿时眼前一亮:“阿竹今日可真好看啊!”

陆清竹也望着镜子的自己,眉眼如画,明眸皓齿,大红的嫁衣穿在身上,配着头顶厚重奢华的凤冠,少了少女的青涩娇羞,皎皎如玉,风华绝代。

她弯弯唇角,镜子中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当真是貌若天仙,倾国倾城!

陆清竹自己也看得有些痴痴然,直到嬷嬷放了一个红苹果在她手里才回过神来。

“王爷很快就要到了,奴婢给姑娘盖上盖头了。”

绣着鸳鸯戏水的红盖头,遮住了眼前的视线,陆清竹长长的深呼吸,惹得高月言娇笑连连:“阿竹,你在紧张呀?”

“才没有呢。”陆清竹忍不住脸红,不过隔着盖头什么也看不见,她也能理直气壮的反驳:“你现在取笑我吧,你迟早也有这一日!”

高月言但笑不语,屋子里很快有客人来,各种祝福奉承的话在耳边响起,陆清竹听得多了,都不知该如何回应了,好在嬷嬷说待嫁的新娘子不宜多说话,她便只是点头摇头一语不发。

直到午时过了不久,外面响起热烈的脚步声,外面有人跑了进来,扬声说道:“九王爷迎亲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就洞房了(捂脸……

第91章 洞房

陆长筠午后就到漪澜院来了,听见这话便问:“到哪里了?”

“在大门口了,马上就到。”

很快有喜婆笑眯眯的进来,恭敬的说道:“姑娘,吉时已到,王爷已在前厅等候,该出门了。”

陆清竹点了点头,原本平静的心,又开始澎湃激动起来,隔着大红盖头,陆长筠温和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走吧,阿竹,我送你出门!”

陆清竹听出陆长筠话里的不舍,突然觉得有些心酸,宽厚温暖的手掌从盖头下伸进来,她怔了一瞬,然后把自己的手交到陆长筠手中。

陆长筠小心搀扶着陆清竹出了闺房,跨过的时候,陆清竹轻声开口:“谢谢大哥!”

握着自己的手掌,略微一僵,然后若无其事的开了口:“傻丫头,谢我做什么,我盼这一日,盼了许久了!”

陆清竹眼中有热意,忽然有落泪的冲动,陆长筠能陪她走的路,就只有脚下这么长了,等出了大门,把她交到封景澜手中,兄妹俩往后相见的日子,就越来越少了。

相依为命这么多年,陆清竹早就把兄长视为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人,她曾想过陆长筠送自己出嫁是什么样子,可真到这一日,却尤为想哭。

明明陆长筠才年长了两岁,却自小操心照顾她长大,比起同岁的二哥陆长鸿,他不知要成熟稳重多少。

“大哥……”陆清竹声音闷闷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陆长筠握着她的手紧了紧,淡淡一笑:“别胡思乱想了,王爷来了。”

进了前堂,封景澜早已等候在那里,他一身大红色喜服,站在人群中尤为耀眼,墨发束冠,气宇轩昂,眉眼间都是温柔的笑意,看到陆清竹出现,眼眸中的光芒更甚,如星似月,熠熠生辉。

前厅中观礼的客人多是陆通的亲友同僚,许多人没有见过封景澜这样的身份的贵人,一开始以为传说的九王爷丑陋不堪,身患隐疾,才会愿意娶一个身份卑微的庶出。方才乍一看见一个俊朗无匹的新郎官,顿时惊为天人!

不止是封景澜,九王爷迎亲的气势自然的非同反响,随行来的人有三王爷六王爷七王爷,以及皇长孙封珏和盛兰洵。

拥挤的人群里突然出现这么多,一辈子都无法见到的皇家贵人,观礼的众人皆是心神震荡。

连陆通都大吃一惊,得这么多王爷殿下同来迎亲,是多大的体面啊!他从前想都不敢想的场面,真实的发生了,让人高兴的同时,又忍不住提心吊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