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66节

等封景澜满面春风的离开房间,陆清竹这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明珠见证了今日惊魂未定的一幕,仍旧心有余悸,小心的问道:“小姐,今日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些刺客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那些人一看就是乔装打扮,混入宾客之中,穷凶极恶,竟然连朝廷官员的府邸都敢擅闯,实在令人心生寒意。

陆清竹秀眉微蹙:“我也不知道,或许是什么见不惯王爷的恶人故意寻仇吧,等王爷查清楚便水落石出了。”

封景澜可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今日的事,必定不会轻易了结,不过有封景澜在,这些也轮不到她来担忧。

莫名的,她对封景澜就有一种从心底生出的信任感,相信以他的能力,很快能解决这件事。

“对了明珠,明日你亲自回去看看大姐的伤势如何了,她毕竟是因为我受的伤,总不能不闻不问。”虽然她对陆清荷为何这么好心救自己而感到疑惑,但她为自己挡剑的一幕,那么多人亲眼所见,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表示谢意。

她本不该质疑陆清荷的好意,可今日事发突然,她又突然出现,还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待明珠应下后,陆清竹这才把心思放到今日的洞房花烛夜之上,想起封景澜说的那些话,她又不禁浮想联翩,脸颊绯红。

王府的下人送来几样小菜,都是陆清竹喜欢吃的,不用多想,这肯定是封景澜的吩咐。

明珠和青柳紫云跟着她一起折腾了这么久,陆清竹叫她们几个一起,主仆四人用了晚膳,才伺候着陆清竹脱下身上厚重的嫁衣沐浴更衣。

王府里有伺候的婢女,封景澜似乎还安排了不少,但她向来习惯明珠她们几个伺候,其余的人都在门口等候差遣。

洗净一身疲惫,陆清竹换了轻薄的红色里衣,满头青丝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

时间渐晚,陆清竹让青柳紫云也下去休息,明珠一人在屋子里伺候,见四下无人,她神神秘秘的掏出几本小画册,满脸通红的塞到陆清竹手里,支支吾吾的说:“小小姐……这是方才进府时成平公主让我给您的,说您一定要看。”

同样的东西,昨晚她就看到过了,不用翻开,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成平公主为了弟弟的婚事,可真是操尽了心啊!

陆清竹哭笑不得,羞答答的接过,故作镇定的轻咳一声,掩饰住这尴尬的气氛。

“我知道了……”

“王爷应该快回来了,奴婢在外面侯着。”明珠见此,很识趣的退了出去。

陆清竹点点头,小心翼翼的翻开看了两页,顿时面红心跳,燥热不已。

关于床笫之事,昨天从宫里来的嬷嬷也隐晦的跟她提过,可毕竟是受四书五经熏陶的后宅女子,自幼养在深闺,便是今日洞房花烛夜,她还是无比的羞涩。

一想到册子上那些奇奇怪怪的动作,脸上就臊得慌,看了一阵后实在没有脸再看下去了,外面响起一阵喧哗声,陆清竹蓦地一惊,匆匆把那些册子给塞到了枕头底下。

封景澜一跨进门,便是看到了这一幕,身着红色里衣的陆清竹愁眉苦脸的屈身坐在床上,白日里的妆容尽数洗净,白玉一般的肌肤在烛光下更加动人。

当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封景澜下意识的咽了咽唾沫,小腹似乎有一团火在热腾腾的升起,原本只有几分薄醉,此刻却有些飘飘然了。

封景澜低哑着声音,动情的唤了一声:“阿竹……”

乍一听见声音,陆清竹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浑身僵硬的回过头,封景澜长身而立,身上还是大红色的喜服,说不尽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陆清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忽然加快,原本就红彤彤的脸颊此刻更像是天边的云霞,娇艳欲滴。

封景澜长得……可真好看啊!

看着陆清竹不加掩饰的惊艳的眼神,封景澜忽然觉得无比的骄傲,果然有一副好皮囊,还是格外吸引女子欢心的。

“你一脸愁容在想什么?”封景澜大步流星的走到床边,目光落在她纤细白净的脖颈上,感觉自己的呼吸又沉重了几分。

陆清竹原本坐在床上,封景澜突然靠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些,脑袋顿时撞在床头,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封景澜好气又好笑,伸手抬住她的后脑勺,问道:“撞疼了吗?怎么这么傻……”

“没、没事……”陆清竹很不争气的结巴了,两人靠在一起,封景澜说话时,有淡淡的酒气扑鼻而来,陆清竹心如鼓擂,封景澜的眼中带着某中火热的光芒,肆无忌惮的盯着她的脸看。

暧昧旖旎的气氛悄然升起,红烛摇曳,晃的人心神荡漾,封景澜情不自禁的伸手抚上陆清竹的红唇,哑声道:“阿竹,你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