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68节

“我知道,身为人子,我不能任由父亲的遗体被敌人侮辱践踏,身为人臣,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些边关将士们白白牺牲!”盛兰舟艰难的开口:“我有责任为父亲未完成的使命而努力,家国天下面前,我不能退缩。相信我母亲会理解的,如若我出了意外……家中还有兰洵,他还年轻,定能撑起整个家,扬我顺安王府的威名!至于月言……今生是我对不住她,我若能平安回来,必然娶她为妻,若是不能,我等会儿便去高家取消婚约,决不会让她落一个望门寡的名声……”

封景澜震撼不已,原本反对的态度,竟然渐渐动摇。

盛兰舟不能看着父亲遗体被侮辱,百姓流离失所。他同样也不希望无休无止的动荡,影响家国安宁。

可他从边关回来,自然知道那里的环境,风沙满天,人迹罕见。还要面前数以万计凶狠的敌人的威胁,想要夺过顺安王的遗体,何其艰难!

一场胜仗的确令人欢呼雀跃,心潮澎湃,可那是无数血肉之躯,皑皑白骨堆积出来的。盛兰舟没有领军的经验,他长年生活在安宁富贵的京城,想要融入血流成河的边关实在不容易。

“兰舟,打仗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稍有不慎,就会尸骨无存,你是天子骄子,理应站在朝堂上谈笑风生,而不是在艰难困苦的边关随时命悬一线。”

“王爷不也是天之骄子吗?”盛兰舟忽然看着他,封景澜一怔,然后听盛兰舟说:“可王爷不也是毅然决然的上了战场?王爷平安归来,我也不会有事!”

封景澜按按眉心,有些头疼:“兰舟……”

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兄弟,他不能看着盛兰舟去送死,可眼下,盛兰舟如此执拗坚决,这件事似乎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兰舟,你考虑清楚了吗?“

盛兰舟颔首:“我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可我父亲英魂未灭,身躯未归,我不能躲在京城独享安逸!”

封景澜知道盛兰舟的性子,他若做了决定,别人都劝不住,盛兰舟心怀天下也是好事,他不能为了兄弟之间那点私心,就强行拦住他。

“罢了,你既是非要去,我也拦不住。不过,你能否去边关,还需父皇同意,我做不了主。还有,你得给你母亲一个交代,她养你这么大,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只要她同意,我会尽量说服父皇让你去。”

盛兰舟如释重负,恭敬的朝封景澜道谢:“多谢王爷!”

只是顺安王妃的态度正如封景澜所料那般坚决,听盛兰舟说他的决定时,顺安王妃刚哭过一场,双眼通红准备丧仪,迎接客人吊唁。

盛兰舟的话让她如坠冰窖,手里的白蜡烛掉在地上碎成几截,犹如她此时飘摇破碎的心。

“兰舟……你真要去边关?”顺安王妃声音颤抖,抓住盛兰舟的胳膊,眼泪簌簌往下掉:“你要去边关,你叫我怎么办,啊?”

盛兰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有热泪落下:“母亲息怒,是儿子不孝,让母亲担忧,可父亲的遗体尚在千里之外的敌人城门上,儿子不能任由英雄让敌人侮辱践踏!”

顺安王妃看着他,小心翼翼的说道:“你父亲死了,我也难过啊!他没了,我只有你们兄弟俩了,如今连你也要离我而去吗?”

盛兰舟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哀声道:“求母亲成全!”

顺安王妃气得浑身颤栗,纤瘦的身子几乎站立不住,盛兰洵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扶着她:“母亲,您别动怒。”

盛兰舟的决定太突然了,盛兰洵一时错愕不已,他还未从顺安王去世的伤痛中走出来,他大哥竟然就要往边关去。

那可是比虎穴狼窝还要恐怖的地方啊!

“大哥,你别冲动!”

盛兰舟跪在地上,打定主意要让顺安王妃松口,只是一味的说道:“求母亲成全。”

顺安王妃心如刀绞,捂着胸口失声痛哭:“兰舟啊……你这是要你娘的命啊!”

顺安王妃到底还是妥协了,盛兰舟一不做二不休的态度,让她生出无可奈何的无力感。

她的丈夫领兵二十余年,驻扎边关已有近十载的光阴,这十年里,她统共见过丈夫三次,一家人团聚的时间还不足半月。

时间久了,她连他的容貌几乎都快忘记了,可是她仍旧怀着期待,等他凯旋而归,功成身退。

可等啊等啊……等了十年啊,换来的却是顺安王全军覆没,尸骨无存的消息。

她多恨啊!恨顺安王薄情寡义,一心只有家国天下,忽略了他们母子三人多年。

可她同样明白,顺安王府今日之荣耀,是他以无数刀伤剑痕,血肉之躯换来的。

他心怀天下,壮志凌云,作为妻子无话可说,她早该料到会有这一日,她想即便顺安王的遗体无法归家,她也会给他立一个衣冠冢日日祭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