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71节

“大舅兄,其实这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都亲耳听见了,王爷还狡辩吗?”陆长筠眼神如刀,嗖嗖嗖的落在封景澜身上,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没想到啊……王爷早就居心叵测了,连夜闯女子闺房这等事都能做得出来?”

而陆清竹这个小傻子,竟然都不知道呼救,不止一次的让封景澜给翻窗进去了。

陆长筠打量的眼神落在陆清竹身上,然后又凉飕飕的看了封景澜一眼,仿佛他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般,只差没给他身上挂一个淫贼的牌子了。

封景澜知道自己让陆长筠给记恨上了,本来他对自己这个妹夫就没好脸色,好不容易松了口,同意让妹妹出嫁,结果现在让他听见了那些话,封景澜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大舅兄千万别误会,我可没对阿竹做过什么。我们发乎情,止乎礼,绝对未曾逾越一步!”

最多搂搂抱抱,亲了几口。

陆长筠明显不怎么相信,探究的目光落在垂着头的陆清竹身上,后者惊了一下,忙不迭的摆手:“大哥别乱想,王爷说的是真的……”

“即便如此,你也不该允许一个陌生男子进你的闺房。”陆长筠没好气的瞪着她,低声斥责:“我从小就教你,需要时刻谨记礼义廉耻,你一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和一个男人私下往来成何体统!若是别人心怀不轨,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你这一生就完了!”

封景澜喉结一动,莫名心虚起来,他怎么觉得这位大舅兄是在指桑骂槐呐!

陆清竹很诚恳的认错,低眉顺目的任由陆长筠训斥,封景澜在一旁敢怒不敢言,一开口就被大舅兄狠狠瞪了回去,顿时悻悻的不敢说说话。

今日的运气真是不大好啊,让大舅兄听见这些话,从此他在陆长筠心里的形象,估计更加一落千丈,跌入谷底了吧!

封景有些头疼,好在陆长筠没忘记他是个王爷,训斥的话只对陆清竹讲,然后时不时地甩给他一个冰冷的眼神。

过了好一阵陆长筠才停下来,陆清竹忙倒了一杯茶递到兄长面前,略带讨好的笑了笑:“大哥,你别生气了吧,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敢了!”

陆长筠鼻子里哼了一声,端起茶喝了一口:“你如今嫁做人妇,我也不好掺和你们的家务事,该怎么做,你自己掂量着办!”

“是是是……”陆清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余光瞥见陆长筠缓和了脸色,忙转移了话题:“大哥近来读书可还顺畅?还有些日子就是春闱了,大哥定能金榜题名,扬眉吐气!”

第99章 刺客

春闱在二月初九,还有几日时间,先前录选的三百名考生多数都齐聚京城,开始彻夜苦读,应付即将到来的考试。

三年一次的会试,隆重开场,三百名优秀的考生从万人中脱颖而出,今年春闱需要面对的压力,也同样加倍,三百择五十人参加殿试,想要跻身一席之地,实在艰难。

陆长筠去年秋试取得了第二十一名的好成绩,今年春闱如果不出意外,也是有很大机会的。

时间越是临近,陆清竹心里就更加担忧,但她不想在陆长筠面前给他施加压力。

陆长筠看出陆清竹眼中的忧虑,本想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但忽然想到什么没有抬手,只是道:“放心吧,考不过再等三年就是,我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话虽如此,可陆清竹哪里不明白陆长筠为了这三年一次的科考做了多少的努力。

他迫切的需要一个大展宏图的机会,这些年苦苦读书,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出人头地,改变自己的境遇。

尤其在陆清竹和封景澜在一起后,陆长筠更是恨不得一朝成名,给妹妹一个雄厚坚强的背景。

不过,陆长筠也明白,这事急不来,一急就容易错失良机,他等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科考那一日,即便不能成功,也会全力以赴,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退一万步说,他还能再等三年,竭尽全力,总会有出头之日。

陆清竹注意到陆长筠眼下淡淡的青色,柔声道:“大哥读书辛苦,可也要注意身体,千万不能累垮了,否则才真是功亏一篑了!”

“我明白。”陆长筠叹息一声,目光幽幽落在封景澜身上,见他一脸讨好,心里就是有气也发不出了,随口道:“我先走了,一会儿用膳早些过来。”

等人一走,封景澜还扒着门确定隔墙无耳,才彻底松了一口气,颓然道:“完了阿竹,我又让你大哥记恨上了!”

陆清竹忍俊不禁:“无碍,他记恨你的事多了,也不差这一件!”

“是吗?那我这个做妹夫的真可怜!”封景澜故作哀愁,一把将陆清竹抱了满怀,低着脑袋往她肩窝上蹭。

嗯!真香!想一口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