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72节

那人神秘一笑:“陆大小姐只要配合,你想要的,都会有……”

说罢,那人便转身离开,很快隐没在夜色中,风吹过树梢沙沙作响,带着春夜里乍暖还寒的冷意。

陆清荷颓然一松跪坐在地上,火盆的纸钱燃尽,星星点点的灰烬飞上天空,一眨眼便不见踪影。

云霞被这一变故惊呆了:“小姐……那是什么人?”

“不知道……”陆清荷眼中有冷凝的光芒,声音仿佛来自深渊,带着彻骨的寒冷与疯狂:“可我想要的,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得到!”

“小姐。”云霞被陆清荷骇人的目光吓的心乱如麻,她不明白自家小姐为何变成如今这般面目全非,与当初皎皎如月,风华万千的模样大相径庭。

“云霞。”陆清荷突然开口:“你过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什、什么话……”云霞愣了愣,靠近陆清荷,听她在自己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顿时脸色大变。

“小小小姐……这怎么可以呢?奴婢,奴婢已经是二少爷的人了,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再去跟……大少爷呢?”

陆清荷忍住嘲讽的笑意,心道,你一个不知廉耻的丫头,早就爬上了我二哥的床,现在说洁身自好了,是不是为时过晚了?

心里这么想,但陆清荷面上没有表达出来:“云霞,你不是说过我帮我的么?更何况,我不是真的要你勾引陆长筠,只是想让你拦住他,让他去不了贡院考试!”

云霞将信将疑:“真的吗,小姐?”

“当然!”陆清荷笑得极其温柔,拉住云霞的手,循循善诱:“你将来可是要成为陆家主子的,这点牺牲不足挂齿!”

云霞很快被陆清荷说动了,迟疑着点头:“那奴婢试试……”

陆清荷转过身进屋,在云霞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神秘莫测的笑意。

陆清竹发烧风寒持续了两日才好转,大病初愈难免憔悴无力,封景澜一边自责,一边心疼,吩咐厨房炖一些补品给她补身体。

花园中阳光正好,陆清竹闲来无事,让人支了贵妃椅躺着晒太阳,围墙边的迎春花开的正艳,凛冽的寒冬过去,春意悄然而至,生机无限。

陆清竹翻看着封景澜从及第斋带回来的话本闲书,正看到劲头上,门房匆匆来人,说高家三小姐来了。

“月言来了?快请进来。”这还是除了大婚那日,高月言第一次主动上门,陆清竹心里暗暗思量着,大概是因为盛兰舟的事。

没曾想,正如她想的那般,高月言一来就红着眼,抽抽搭搭的掉起了金豆子。

陆清竹一惊,放下书,将她扶在身边坐下,关切的问:“怎么了月言,怎么哭了呢?”

人一旦被问为什么,情绪就会如洪水一般泄闸而出,高月言顿时哭得更加厉害了:“阿竹,兰舟哥哥不要我了……”

陆清竹一怔,抱着高月言轻轻拍着她的背:“怎么会呢!世子只是去打仗了而已!”

“不、不是这样。”高月言晃着脑袋,伤心地说道:“前日,他离京之前去了我家还庚贴,说要和我解除婚约。”

“什么?”陆清竹神色微变,怔然道:“他还庚贴……那你父亲他们?”

高月言情绪低沉,闷闷的说:“他话还没说完,顺安王妃就追上来了,以死阻拦,说兰舟哥哥如果敢解除婚约,她就立刻撞死那里,去找九泉之下的老王爷。兰舟哥哥自然不敢再冲动了,我父亲母亲他们知明白他的用意,也就不计较了。”

陆清竹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完全没有料到盛兰舟临走之前,还会做这样的事,她这两日病了,只听说她归宁那日午后,盛兰舟就领着一支士兵启程去关外。

他对自己如此没有信心吗?那么肯定自己有去无回,非要在临走时还要想解除婚约?

陆清竹没有勇气再细想更深的缘故,只是柔声的安慰高月言:“世子只是担心自己去了沙场出现意外,不想损坏你的名声,影响你将来嫁人。”

“阿竹你不用安慰我了,我明白他的意思……”高月言眼中的伤痛和失落显而易见:“他就是不喜欢我,所以才会退亲,他心里若真有我,怎么会如此绝情呢!”

她喜欢他好久了,从年少懵懂不经事的时候,她就爱跟着哥哥和盛兰舟后面,一见到他,心里就欢喜的不得了,后来年岁渐长,少女的心思一点点萌生,她才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盛兰舟了。

女儿家脸皮薄,高家家教森严,少女怀春,却始终难以启齿,有时候稍微明显的一点暗示,盛兰舟却故作不知,从来没有回应过。

但即使如此,她还是义无反顾的付出自己所有的真心,等了这么久,盼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等到两家订了婚约,盛兰舟对自己却依旧不冷不热。

那个时候,她很乐观地想,或许盛兰舟只是不够了解自己,等将来成了亲,他一定会正眼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