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73节

封景澜眉尖微挑,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主动上前打了招呼:“常太傅,真是巧了啊!”

常太傅脚步略快,乍一听到有人打招呼,还吓了一跳,心想谁没眼力劲这个时候找他说话,抬头看见来人,顿时一惊,支支吾吾的说:“九、王爷……您怎么在这里?”

“本王的大舅兄不是要参加春闱么,我送他来。”封景澜笑眯眯的看着他,状似无意的问:“听闻太傅是今年春闱的副考官之一?”

春闱比去年秋试人数少,但规矩更加严格,今年主考官是太子,还有常太傅和礼部尚书做副考官,这些人选在年前就已经定下了。

常太傅不知九王爷为何会特意又提这茬,忙点头称是,封景澜睨着他,缓缓道:“那相信太傅大人一定会保证公平公正,让每位考生都得到该有的成绩!”

封景澜意有所指,常太傅不是白痴,哪里会听不出来,顷刻间便觉得冷汗直流,有些笑不出来了:“王爷您说笑了,这春闱何其重要,微臣身为考官,自然不敢徇私舞弊,在太子殿下面前,更加不敢放肆!”

“那就好。”封景澜轻飘飘吐出这几个字,在常太傅准备要松一口气的时候,而后又听见了九王爷的声音幽幽响起:“令郎的腿伤可痊愈了?”

常太傅脸上的表情一僵,好半晌才尴尬的扯出一个笑容:“谢王爷关心,已经痊愈了。”

常太傅之子常玉被九王爷断了一条腿的消息众人皆知,当时封景澜并未下狠手,将养几个月还是能正常走路的。

如今三四个月过去了,常玉走路也不成问题了。只是常太傅的脸,被那个逆子给丢尽了,逢人便会被调侃几句,常玉是不是和九王爷有过什么恩怨,才会被一向温润谦和的人断了一条腿。

常太傅虽然心里责怪过封景澜心狠手辣,不讲情面,可到底是自己儿子做的孽,如今陆清竹已是正经的九王妃,所有的不满和愤怒只有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科考如火如荼的举行,陆清竹的病养了好几日才痊愈,皇后知她风寒派了人送来各种补品,陆清竹想着病好后也该进宫谢恩。

封景澜陪她一同入宫,皇上有召去了御书房,陆清竹便一人留在未央宫,彼时太子妃也在,还有一个四十岁上下,打扮端庄的妇人带着一个年轻的姑娘。

那姑娘似乎也就十五六岁上下,年纪不大,却又一股张扬的英气,她的五官略显硬朗,浓眉大眼,英姿勃勃,透着一股灵动狡黠。

陆清竹心里暗自猜测着她们的身份,才给皇后行了礼,便听皇后与她介绍:“这是英国公府的大夫人和孙小姐惜茗,你们年岁相当,来认识认识!”

陆清竹闻言,朝顾大夫人微微一福:“见过大夫人。”

顾大夫人没想到陆清竹会给自己行礼,受宠若惊的站起身,忙回了大礼:“王妃娘娘折煞臣妇了,不敢担您的大礼!”

“大夫人客气。”陆清竹露出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一旁顾惜茗投来打量的目光,忍不住说道:“王妃娘娘您还真年轻!”

听见这话,陆清竹顿时一怔,哭笑不得的说道:“顾小姐也是如花似玉。”

“茗儿,不得无礼!”顾大夫人皱眉低喝一句,顾惜茗小声嘀咕道:“我就是觉得惊讶而已啊!”

毕竟她很小就听说过九王爷的大名了,想着九王爷‘一把年纪’,娶的妻子肯定也有岁数了,没想到和自己相差无几,真是让人意外呢!

陆清竹笑着打圆场:“顾小姐说话直爽,正是性情中人,我很喜欢顾小姐的性格,夫人不必责怪于她。”

顾夫人垂首道:“是臣妇管教不严,让娘娘们看笑话了。”

皇后看了看顾惜茗,笑吟吟的说道:“夫人说哪里话,惜茗这性子养的好,不必压抑了她的天性,年轻的小姑娘,爱笑爱闹才正常,整日端着体统规矩,本宫也看得烦了。”

作者有话要说:快要完结了,写到转折的地方,有点卡文,头都挠秃了……

第102章 福荣公主

顾大夫人自然不敢说女子应该恭顺温谦,皇后既然不介意,便松了口气,笑着说道:“皇后娘娘说的是!”

皇后看了眼顾惜茗,又看了看陆清竹,温声道:“你们两个人年轻人,拘在这里肯定无聊,自己出去转转吧!”

“好呀。”顾惜茗眼前一亮,心里当然求之不得,连忙应了,朝陆清竹眨了眨眼:“王妃和我一起吗?我们去御花园走走吧!”

陆清竹当然不会拒绝,皇后有话跟太子妃和顾大夫人说,她也不能厚着脸皮留在这里,和顾惜茗一前一后出了未央宫,往御花园去。

假山流水,亭台楼阁,九曲白玉廊,蜿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

初春时节,御花园还稍显萧条,唯有湖边垂柳吐绿,几朵小花含苞待放,散发着勃勃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