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74节

仿佛宫里就没这个公主似的,长街那边的月华宫修葺不算新,冷冷清清的连守门的人都没有,陆清竹想,莫非她刚才听见的哭声就是福荣公主发出的?

金枝玉叶的公主,好端端的为何会在宫墙里哭泣,那声嘶力竭的哭声,仿佛包含了无数哀伤的情绪。

福荣公主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人生,以至于在宫里几乎和透明人一般,被人遗忘,被人抛弃,郁郁寡欢。

封景澜握着陆清竹的手,沉声道:“这些事你还是别打听了,对你没好处,往后也不要随意在别人面前提起福荣,父皇母后他们都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陆清竹秀眉轻蹙:“为什么?”

“都说了别打听了,你还问为什么?”封景澜哭笑不得,伸手捏了捏她柔软的脸颊,嫩滑的肌肤自手心滑过,自是一番心神荡漾。

陆清竹心知有些事不该打破砂锅问到底,可一旦有好奇的事摆在面前,心里就像挠痒痒似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真相,尤其是封景澜说话说一半,她就更加想了解了解那个神秘的福荣公主了。

奈何封景澜岿然不动,对于陆清竹的威逼利诱无动于衷,陆清竹恨得要命,却无计可施,折腾了半晌他都不开口,只能作罢,暗道一定要个机会,打听清楚。

太子妃满脸怒容地回了太子府,彼时封珏正在书房叫云齐写字。

云齐快十岁了,身量窜的很快,来太子府几个月,更是长了一截。原本羸弱瘦小的孩子,也在优渥富贵的太子府里养好,唇红齿白,浓眉大眼,面容和太子越来越相似。

云齐本也是个聪明的孩子,虽然长在乡下,却十分善于察言观色,偌大个太子府里,不喜欢他的人居多,唯有封珏这个哥哥不计前嫌,教他读书习字。

封珏文采出众,自幼长在皇宫的长孙殿下,学识自然渊博,云齐只读过论语诗经,略微识得一些字。

但小小少年,上进心强,为了能让别人容纳他这个身份尴尬的外来人,拼命的读书,一段时间过去倒有几分起色。

封珏对此,也忍不住刮目相看,云齐比他想象中还要努力,还要聪明。

进府这么久,四书五经,已经能够完全熟读,歪歪斜斜的字也慢慢有了流畅的笔锋。

太子妃一听下人禀告长孙殿下在教二殿下读书,就忍不住头疼,面无表情的去了书房,站在门口喊了一声:“珏儿,你出来,母妃有话和你说!”

云齐乍一听见嫡母的声音,吓的一激灵,手一颤,笔下的字便划了出去。

“儿臣见过母妃。”云齐有些战战兢兢额的走过去,恭敬的行了礼。

太子妃冷冷看了他一眼,对于这个半路出现的庶子没有什么好脸色,不闻不问已经是最大的容忍,除此之外,她连见也不想见到他,偏偏她的亲儿子,对云齐却百般友好。

母子俩本该站在一起,沆瀣一气,如今封珏竟然为了个外人鞍前马后的,太子妃心里就更加不是滋味了。

“你读你的书去吧。”太子妃到底还是保持着面上的涵养,当着封珏的面没有发火,等云齐小心翼翼的应下回到书桌前,太子妃才转身往外走。

封珏叹息一声,抬脚跟了上去,心知躲不过,也就不再逃避了。

太子妃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坐下,有奴婢乘上两杯热茶,她也不喝,直直地盯着封珏,声音冷淡:“珏儿,你还要我为你操心到何时?”

封珏从善如流的告罪:“儿子不孝,请母妃恕罪!”

“你……”太子妃仿佛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毫无波澜,一股火气从心里冒出来,一想到今日在顾大夫人面前的难堪,就控制不住的发了怒:“你究竟想要什么?我为了你的前程,你的将来计划了那么久!那英国公家的孙小姐多好一个姑娘,你为什么就看不上?每次提及婚事,你就开始逃避,你难道是有喜欢的女子了?”

封珏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太子妃瞥着他的意味不明的神色,着急道:“你若是有中意的女子,大可以告诉我和你父王,便是家世低一些,也没关系,进了府抬做侧妃。往后等你娶了正妻,你喜欢谁,疼爱谁不由得你做主吗?为什么现在非要耗在这里,你岁数不小了,你父王像你这般大时,已经娶了妻,纳了妾了!”

封珏眸光幽深,盯着茶杯里漂浮的茶叶,半晌才开口:“儿臣没有喜欢的女子,母妃不必揣测儿臣心意,现在不想成亲,全因儿臣没有这个心思,九皇叔不也二十四了才成亲了吗,儿臣也能多等几年!”

“你和你九皇叔比什么?”一听封珏提起封景澜,太子妃气不打一处来:“他是个闲散的王爷,身上没有挂一官半职,这辈子他都只是个富贵闲人。可珏儿,你和你九皇叔不一样,你是皇长孙,将来时太孙,日后你皇祖父百年归去,你父王登基你就是太子,就是储君,你肩负正统嫡出血脉的传承,万万不能意气用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