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75节

相比三场考试,前两场最为重要,尤其第一场顺利结束,只要第二场发挥如常,就不会有太大问题。

陆清竹一面觉得应该相信陆长筠的实力,一面又忍不住操心担忧,怕陆长筠与面前的机会失之交臂。

整日疑神疑鬼,心神不宁,导致了陆清竹夜夜睡不安稳,连睡着了说梦话都是陆长筠的名字,封景澜牙酸极了,他还从未听过陆清竹在梦里叫他的名字呢!

陆长筠多大的人,哪里还需要她这个做妹妹的瞎操心,有那时间不如多关心关心他这个空虚寂寞的夫君。

偏偏陆清竹一心记挂兄长,对封景澜热切的期待视若无睹,陆长筠第二场考试的时候,陆清竹还特意去送他。

封景澜哀怨的瞪着陆清竹,憋屈的跟在身后,看着自己的王妃和大舅兄亲亲热热的说着话。

“王爷,王妃?你们在这里呀?”一道悦耳的声音从人群里传来,封景澜循声往去,便见一个身着男装年轻貌美的姑娘走了过来。

陆清竹也回过头,看到来人,微微一惊:“顾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英国公府似乎没有人参加科考吧,顾惜茗为何出现在这里,还穿着男子的衣服?

顾惜茗一身利落清爽的男子装扮,粉黛未施,透着几分硬朗的英气。

“这几日不是科考么,我还没见过这种热闹呢,今日特意来看看。”顾惜茗笑着挑了挑眉,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男装:“怎么样,王妃娘娘,我这身行头看起来,是不是像个英俊潇洒的翩翩少年郎?”

顾惜茗身材纤细高挑,面容带着几分男儿的英气张扬,但姑娘就是姑娘,白净的皮肤,灵动的眼眸,还有耳朵上明显戴耳环的痕迹,仔细辨认还是能知道这是个如花似玉的女子。

不过,陆清竹倒也没实话实说,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是的,很英俊!”

顾惜茗尾巴都要翘起来了:“那是……我以前可经常扮男装的!”

陆长筠适时的插一句嘴:“阿竹,这位是?”

顾惜茗吹嘘自得的话,在看到陆长筠时戛然而止,毫不掩饰的惊艳从眼眸里跳跃出来。

在顾惜茗愣神之际,陆清竹解释道:“这位是英国公府的小姐!”

陆长筠恍然,客气的拱了拱手:“顾小姐有礼。”

顾惜茗俏脸一红,莫名的结巴起来:“公子客、客气了……”

陆长筠一身青色长袍,墨发束顶,面如冠玉,举手投足都透着读书人特有的清雅温和的气质,是让人看一眼就忘不了的俊朗少年。

陆清竹注意到顾惜茗突然扭捏的神色,心神微动,正巧贡院开了门,便催促着陆长筠进去:“大哥先进去吧,时辰还早,能再看会儿书。”

“好,那我先走了。”陆长筠也没多看顾惜茗,与封景澜打了招呼,便转身进了贡院。

顾惜茗不自觉的盯着陆长筠的颀长挺拔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然后才回过头来小声问陆清竹:“娘娘,他是谁呀?”

“那是我娘家兄长,名叫陆长筠,参加今年春闱考试。”

“陆长筠……”顾惜茗嘴角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喃喃道:“真是个好名字!”

“顾小姐说什么?”顾惜茗声音不大,陆清竹没听清。

顾惜茗脸上有些发热,不自在的轻咳一声,硬着头皮的说道:“我是说令兄前途无量!”

作者有话要说:推一本基友文《美人可采撷(重生)》by某韫

以下是文案:

上一世,姜娆这朵矜贵名花,香消玉殒于叛贼入京的那个雪夜中。

这一世,她只想凭着自己的媚色,嫁与一方权势,于风雨飘摇中,保全自身。

可要怪就怪她不该因一时怜悯,救下那个连话也说不全的如狼少年,从此,那少年便死死地黏上了她。

每当她要去攀迎权宠时,那孩子总是扯住她的袖子,红着眼,百般阻挠。

她终于忍不下去,在他面前褪了衣衫,背对着他,冰肌玉骨,横鬓微乱。

“想要我?”

“嗯。”

“我姜娆只嫁权势。”

少年一愣,眼眶泛红,终是没让眼泪落下,咬牙道:“我懂。”

只是姜娆无论如何也无法想到,数年之后,当年那个整天在她面前晃晃悠悠的自闭少年,竟成了权倾朝野的东宜王。

于一排莺莺燕燕中,他单独挑中了她做自己的东宜王妃。

这个万人口中阴狠乖戾的男子,逆着光,朝她走来。

“当年你说要嫁权势,而如今,本王便是你的权势。”

第105章 一见钟情

陆清竹眸光不经意的落在顾惜茗微红的脸颊上,到底没有多说什么,闲话了几句,才道了别,各自回家。

封景澜一直作壁上观,不闻不问的上了马车,才懒洋洋的靠在那里,缓缓说道:“那英国公府家的小姐,是不是对你大哥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