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77节

脸还未洗,陆清竹突然一阵激灵:“明珠今天可是放榜的日子?”

明珠点头:“是啊!”

陆清竹连忙洗了脸,在妆台前坐下,“那赶紧梳妆吧,我等会去看榜。”

“您别急,午时才放榜呢。”明珠忍不住揶揄道:“又不是您自个儿考试,怎得比大少爷还着急?”

陆清竹一边拿着珠花插在发髻上,一边说道:“我若是自己考试,大概昨天夜里就等在贡院外了!”

等陆清竹收拾好刚到巳时,吩咐门房准备好马车,便匆匆往贡院去。

贡院外熙熙攘攘,人头攒动,许多人伸长了脖子,焦急的往贴榜的方向看。

与此同时,礼部尚书和常太傅恭迎太子殿下,亲自将五十名及第进士糊住的名字揭晓。

周尚书撕开考卷上的纸,由太子报出考生名字,常太傅执笔记下名次。

太子接过写着‘第一名’的考卷,微微挑了挑眉,笑道:“若是不出意外,这第一名就是将来的新科状元了。”

周尚书颔首:“极有可能。”

常太傅握着笔的手紧了紧,然后若无其事的蘸了墨汁,准备提笔写字,太子展开考卷,不轻不重的念了几个字。

“会试第一名,高嘉行!”

常太傅赫然一惊,难以置信的抬起头,待看到考卷上清晰的三个字,顿时手一颤,一滴墨汁落在宣纸上,晕染了一大片痕迹。

太子笑容渐深,侧目看着常太傅,打趣道:“太傅大人这是怎么了?”

常太傅如梦初醒,艰难的开口:“微臣有些激动……恭喜太子殿下,恭喜太子妃娘娘……高公子真是少年英才!”

太子露出恍然的表情,半开玩笑地说道:“我还以为太傅大人不相信这个事实呢。”

常太傅快笑不出来了:“殿下说笑了……高公子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能得第一,实乃众望所归!”

周尚书也十分赞同的奉承道:“高公子必定连中三元,一举夺魁!”

太子不置可否,又瞧了常太傅一眼,才道:“继续吧。”

第108章 高中

常太傅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没这么恐慌过,太子的眼神并不锐利,可有意无意的落在他身上,常太傅觉得浑身冷汗直流。

心中更是有无尽的疑问和惶恐,明明他已经偷偷换过了高嘉行的考卷,当时他早有准备,拿了一份与高嘉行字迹相似,却是出自别人之手的考卷与之替换。

分明是滴水不漏,无人知晓的,可为何高嘉行的考卷会重新出现,他之前替换的那份呢,被谁拿走了?

难道是太子?

常太傅摇摇欲坠,脸色惨白,太子难道已经是他做的?他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革职,抄家?还是杀头?

常太傅脑袋里百转千回,手里的笔竟是控制不住的落在了桌上,墨汁四溅,如同他此刻绝望的心。

太子眉心几不可见的蹙了起来,有几分严肃的看着常太傅:“太傅可有哪里不舒服?若是哪里有不适,就让太医看看,毕竟太傅一把年纪了,可经不起折腾了。”

常太傅本来就心中有鬼,听见太子这番话,更是觉得意有所指,仿佛太子已经洞悉了他的想法。

不过太子就是稍微严肃的提醒几句,并没有别的话,常太傅心里紧张,写不了字,最后也由周尚书代笔。

在午时正,会试考中的名单贴在了贡院外。

彼时,陆清竹恰好看到陆长筠和封珏盛兰洵高嘉行一同过来。

几人都是气宇轩昂,芝兰玉树般的俊美少年郎,一路走来,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有路过的少女,娇羞的望着他们掩嘴偷笑,私下里议论纷纷,满脸的惊艳。

陆长筠率先看到陆清竹,惊了一瞬:“阿竹,你为何在此?”

陆清竹笑吟吟的说道:“特意来看榜的呀,希望大哥高中!”

言罢,又转头向高嘉行说道:“高大哥如今是京城里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了,今年的新科状元必定是你了!”

高嘉行也不过分谦虚,客气的拱了拱手:“承王妃娘娘吉言,但愿如此!”

“你俩都别谦虚了,若是将来殿试得了名头,一甲说不定你们就要占俩!”盛兰洵啧啧称奇,自打顺安王过世后,他消瘦了一些,但精神还依然十足,还是那个潇洒倜傥的盛家小公子。

高嘉行也笑道:“当初你若是没落榜,将来岂不是我们三人占了出尽风头,状元榜眼探花都是咱们几人了?”

盛兰洵听出了高嘉行话里的揶揄,也不生气,摇了摇手里的折扇,尽显风流:“我还是有自知之明,我这水平只能垫底,将来哪怕入朝为官了,也是芝麻绿豆的小官,干点粗活,给你们打杂的!”

陆清竹听着盛兰洵夸张的比喻,颇有几分哭笑不得,单凭着顺安王的功绩蒙荫子孙,将来盛兰洵入朝为官,怎么都不会是个打杂的芝麻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