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78节

虽然陆清竹知道封珏对顾惜茗绝对不会有什么心思,但太子妃已经在皇上皇后面前明言,认定了顾惜茗做儿媳妇。

封珏如今是册封太孙的关键时刻,即便不能成太孙,以皇上的身体状况,已经坚持不了几年了,他日太子登基,封珏自然就是储君。

太子妃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唯一的儿子,久久不成亲,哪怕将来知道他喜欢的是男人,也会想方设法的让封珏留下子嗣,皇室嫡长孙,是名正言顺继承皇位的人,太子妃不能任由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夺走。

从封珏这段时间的动作,陆清竹大概的明白了他的目的,只是以太子妃的性格,恐怕不能如愿。

私下里有传言说,太子意欲和英国公府联姻,陆长筠知道顾惜茗将来是要嫁进皇家的人,自然不敢与之纠缠不清。

他今日若是多和顾惜茗说几句话,皇长孙不悦不说,要是被有心人看见,传出什么流言蜚语,于他于顾惜茗的名声都不好。

他是男人无所谓,可顾惜茗是女儿家,向来是谦谦君子的陆长筠于心不忍,不希望顾惜茗的一时好感,就舍弃了大好的姻缘。

陆清竹自然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她今日特地留意着兄长对顾惜茗的态度,若是他表现出对顾惜茗的在意,那她私下里势必还是要提醒他几句的。

如今刚放榜,陆长筠又处在殿试的紧要关头,不能出了差错,影响将来的仕途。

顾惜茗若是没有和皇长孙牵扯上关系,陆清竹还是十分乐见其成,尽量撮合她与陆长筠,毕竟陆长筠这个年纪,也是该找个情投意合的妻子了。

只是顾惜茗的那边,陆清竹不好多说什么,将来要是她还要想去接近陆长筠,那么陆清竹就要想办法,让他们少见面了。

兄妹二人各怀心事,彼此又都心照不宣的不提那些事。

到了陆家,陆长筠下了马车,也没请陆清竹进门,他之前考试回来,听说了万氏朝陆清竹发火的事,如今这个家已经摇摇欲坠了,陆清竹能不掺和进来,也是好事。

从陆家离开后,陆清竹正要回王府,却在半途遇见封景澜骑着马,和六王爷一起说话。

陆清竹怔了怔,她出门的时候听下人说王爷进了宫,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封景澜。

她心里带着疑惑,但六王爷在,她不好问封景澜,下了马车客气地给六王爷见了礼:“六哥。”

六王爷显然也没料到会碰见陆清竹,客气地回了一礼:“九弟妹这是出门吗?”

封景澜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褐色的眼眸中有流动的光芒,陆清竹也没多想,直言道:“今日放榜,我兄长正好也参加春闱,我去瞧了瞧。”

六王爷才和封景澜从皇宫出来,还不知道放榜的事,当下微微变了脸色,好奇的问:“我早有耳闻令兄文采过人,想来必然是高中了!不知道是第几名呢?”

陆清竹笑了笑:“老天眷顾,得了第四名了!”

六王爷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一瞬,很快又恢复如常,笑着道贺:“那真是众望所归了,恭喜弟妹,恭喜令兄了!”

陆清竹没有察觉到六王爷突然变化的神情,谦虚的说道:“只是好运罢了,比不过高大哥连续第一,才是真正的让人钦佩。”

六王爷眼中有震惊,几乎控制不住面上沉静的表情,连陆清竹也有所感,六王爷追问道:“你是说高嘉行?”

陆清竹点头:“是啊,如今就等着下月殿试了,若是连中三元,那高大哥真的是百年才出一次的少年英杰了!”

陆清竹和高嘉行因为高月言的关系,自然也相熟,他不负众望连续考中第一名,实在令人敬佩不已。

六王爷眼中飞快掠过一抹锐利,失态只在一瞬间,就恢复了从容淡定:“那可真是要恭喜嘉行了!”

封景澜似笑非笑的看着六王爷,困惑的问:“我看六哥似乎对嘉行考中第一很意外啊?”

六王爷动了动唇,扯出一个笑容来:“只是感叹而已,高大人教子有方,生出这么优秀的儿子,实在让人羡慕。”

“是吗?”封景澜面上云淡风轻,视线却一直锁定在六王爷身上,半开玩笑地说道:“六哥也不必羡慕高大人,你如今不是也有儿子了吗?将来好好培养一番,必然还要胜过嘉行一筹,封王拜相,都是最基本的,甚至还能更上一步,六哥,你说是吧?”

封景澜意有所指,六王爷何曾听不明白,将来太子登基,他的儿子封王拜相已经是极致,若要再往前一步,除非他代替太子将来的位置,才有可能让自己的儿子,坐上比王爷皇子还要尊贵的位置。

“九弟真是了解我啊!”六王爷皮笑肉不笑,三言两语间,已经过了招,如今还能彼此心照不宣的保持面上的和平,是因为还未到撕破脸皮的时候,各自明里暗里的嘲弄一番,便又能相安无事的做好兄弟。